「體驗和利益」的對立

一般來說,口感香、脆、滑的多油食物,往往含有反式脂肪。這種物質能讓你的腰身變粗,迅速發胖,增加心血管疾病的風險,還可能誘發老年痴呆,但同時,它卻能讓食物變得噴香酥脆。

為什麼對我們無益的東西常常很誘人?

我很早就發現,那些誘人的、能讓我們沉迷的東西往往是有害的;聽從欲望行事有極大機率違背我們自身的利益。

反之,那些對我們有益的東西,卻並不是那麼誘人,也不容易堅持。

也就是說,那些有害的東西能帶給我們的體驗反而比那些有益的東西更加美妙、愉悅。這也是為什麼染上「壞習慣」那麼容易,養成「好習慣」卻那麼難。

舉個例子,我希望每天睡懶覺、不想學習和工作,喜歡睡覺前玩手機、喝奶茶、亂購物……幾乎這里的每一項都多做無益。如果我執意放縱,就必須承擔我不想要的後果。

我知道很多事情對我有好處,早睡早起,飲食清淡,堅持鍛鍊,重拾寮國語……但絕大部分有益的事都枯燥乏味,甚至要吃苦頭,太難堅持。

我相信大部分人都可以說出一兩樣喜歡去做,但卻不能(經常)做的事;或者一兩樣應該去做,卻很不情願去做的事。

前者是享受,伴隨著多巴胺的分泌,讓人不斷地想重復。若沒有理性的約束,人們可能一路放縱下去,直到某一天懊悔不迭。

後者則需要付出很多努力和克制,體驗起來不那麼痛快,但長期進行可能會帶來一種真正的欣慰和滿足。

為什麼對我們無益的東西常常很誘人?

短期體驗和長期體驗之間,短期利益和長期利益之間常常是相悖的。

我以前去過許多地方旅行。我後來發現,在回憶中印象最深刻、最有意義,讓我最不後悔的經歷,往往在發生時付出了很多努力,甚至犧牲了當時的快感。

譬如我有次被同事叫去凌晨三點趕到海邊,參加當地人的魚市。這對我這種怎麼都睡不夠的人來說太痛苦了,但我卻偏偏對那次魚市的印象極為深刻,慶幸自己沒有錯過。還有那些最美的風景往往是艱苦跋涉後才看到。

壓抑導致渴望

為什麼不利於我們長期利益的東西更讓人此刻內心快樂?

會不會有些東西正因為禁忌才讓人體驗起來更愉悅?人們喜歡的其實是打破禁忌的感覺?

我有個朋友大半輩子都討厭吃甜食。人到中年後,他被檢查出糖尿病,並被警告從此禁糖。但悲催的是,他得病後突然發現,原來冰激淋和奶油蛋糕是那麼好吃呀。他常常因為生日聚會上只有他不能吃而無比沮喪。又過了幾年,他每天會在餐前打一針胰島素,終於可以和大家一樣,在吃完正餐後再吃一道甜點。

有時候,當你發現自己因為客觀原因而不能隨心所欲去做一件事後,就會加倍地渴望。這些東西因為「禁品」的身份反而變得誘人,並且能在你越界時帶給你更強烈的快感。就好像伊甸園里有那麼多種水果,夏娃偏偏要去吃唯一的禁果。

在此類「明知不可為卻偏要為」的行為中,最常見的一項是:愛上不能愛的人。

「你不想得到他」和「你不能得到他」是兩回事。有些人可能會被「不能」兩個字激發鬥志,躍躍欲試,非要證明自己能夠得到。這時候,你想去得到的那個人是不是真的適合自己,反倒不重要了。

這或許從根本上反映了人們對自身能力局限的恐懼,和對命運的反叛。

所以,身邊人的各種告誡、阻撓、勸說,有時候反而是把一段並非那麼美好的關系變成一個門檻很高的獎品。人們大腦最終執行的決定會站到欲望一邊,和自己的好朋友「理性」作對。

理性是欲望的對手嗎?

十級難題!前男友介紹的好工作VS現任優秀男友,你會選哪個?

維多利亞主義的學者曾把生活稱為「永不停止的斗爭」:不僅要抵制欲望的誘惑,還要刻意磨煉自律來獲得自製力。

可惜,理性在和欲望的斗爭中勝算很小。

先講一個源自生活(但細節進行改變)的故事:夏青在旅行中結識了一個長相、談吐各方面都適合他審美的男生英勛。英勛已有未婚妻,但也展示了對夏青的熱情,常常邀請夏青去他的城市。

夏青克制不住自己對他的渴望。平日裡,她一直靠朋友的勸導來堅定和欲望對抗的信心。朋友們有理有據地分析讓她相信,他們這層關系最終會走入難堪的僵局,甚至可能釀成悲劇。

當所有人都以為她已經熄滅了那個念頭時,她卻在某一天瞞住所有「阻撓者」,買了機票,飛去了英勛的城市。那幾千上萬字的聊天內容,那些明明白白的道理,都不抵她的一念之差。她的理智似乎早已被架空,對指揮她的行動喪失了實權。

夏青和英勛的關系經過一夜升華,比她開始採取剎車行動前更深。她體驗到的情感就像堤防被沖破,洪水傾瀉般激烈。她回到自己的城市後,兩人開始更密切的聯系。但同時,她變得更加糾結,因為那點兒殘留的理智戰勝不了欲望,又不願意徹底放棄陣地。

從古至今,人類大多體會過這個規律:你越壓抑欲望,欲望便越反抗。

而欲望一旦起義,相信我,理智肯定不是對手。那些所謂的道德觀、良心、人生規劃、趨利避害,竟在動物本能的食慾、情慾等等欲望面前如此無力。

一張單子上可以列出上百個不要做的理由,但另一張單子上只有一個理由「我想要」便可以完勝。

大禹治欲

我們要怎麼做才能克制那些有損自己長期利益的短期縱樂行為呢?

真沒什麼好辦法。

靠對懲罰的畏懼來抑制,可能越壓抑越渴望,甚至引起心理問題;靠做其他事來轉移注意力,屬於以毒攻毒,可能掉入另一個陷阱;靠清心寡慾,可能引起報復性反彈……

想來想去,這些或許都不如「超量供應」能讓欲望消退得更快。

駕馭欲望靠疏通,不能靠堵,這是跟大禹學的。

讀大學時,有個剛工作的V老師特愛在課上聊天。他說起系裡另一個年輕男老師智勇看黃片看上了癮,每晚都要在宿舍看。智勇很內疚、矛盾,但就是忍不住要看。

於是V老師給智勇出了個主意,讓他在宿舍連續看三天三夜,直到他看吐,討饒。V得意地說,最終是他的這一招治癒了智勇的癮。

欲望已經被勾起卻沒得到滿足時,是最強烈、也能保持時間最長久的。但當欲望得到滿足後,甚至得到超過需求的無限量供應後,愉悅感會迅速下降,直至變得平淡無奇。

如果此時還有理性告訴你這是錯的,那麼很可能會讓人的意識對自己的行為產生惡心和反胃。

拿自助餐為例。美味的海鮮,在你還沒開吃前是如此誘人。你食慾大開,嘗了第一口,也感覺無比鮮美。可當你被昂貴的價格激發出鬥志,非要吃回成本時,你付出的代價正是你的體驗感。

每次吃完自助餐出來,忍受胃的下垂,你可能都曾自我懷疑過:它真的有別人說得那麼美味嗎?

當無限量的「性」或者「愛」擺在夏青的面前,當它是不用付出什麼、輕易可取的,當夏青可以沒有思想負擔地「暴飲暴食」,並始終把激情維持在最高點時,她可能用不了多久便會覺察到厭倦並轉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