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網路上都在熱議高房價的時候,我們不禁感嘆,當代年輕人的生活好苦啊!休息時間被加班占據,上班的工資根本無法支付高昂的房價…

在這林林種種的問題背後,年輕人的「性生活「也間接被壓縮著。

26至30歲年輕人中,擁有性生活的比例,遠不及30歲到50歲的群體。

低欲望社會:性生活正在變成一種奢侈

最近,一部由香港TVB電視台出品的電視劇就真實地反映了都市年輕人被壓抑的「性空間」,也因此大受好評。

小成本製作,被稱為2020年度黑馬,在豆瓣上獲得8.7的高分。

它就是《香港愛情故事》。

開房式「快餐愛情」

故事的開始,30歲出頭的男主陳子朗帶著那女友邱凱琪,火急火燎地沖進一家時鍾酒店。

卻被酒店員工告知,房間已滿,想開房要等三個小時。

低欲望社會:性生活正在變成一種奢侈

男主求情道:今天是對他們很重要的日子,希望可以通融一下,插個隊。

在一旁排隊的男子說,他可以把自已的房間讓出來,但是要支付雙倍的房費。

盡管男女主都是公司白領,收入屬於中上,女主還是覺得貴,心疼錢包,但是男主豪爽地答應了,嘴裡一邊說著虎狼之詞。

低欲望社會:性生活正在變成一種奢侈

付了雙倍的錢,他們成功進了房間,男女主角迫不及待地,想進入「正題「。

低欲望社會:性生活正在變成一種奢侈

因為這個「春宵」,是雙倍的錢買來的,不可以浪費。可是,美好的時光還沒開始,就被殘忍地打斷了。

他們被告知,時間到了,該輪到下一對顧客了。

電視劇看似戲劇化了年輕情侶開房的倉促過程,但其實現實生活中,許多人的性,就是如此「快餐」。

低欲望社會:性生活正在變成一種奢侈

BBC的一部劇紀錄片中,也曾采訪了一對來自香港的年輕戀人,他們與父母同住,想親密,只能去酒店。五星大酒店對於他們來說,太昂貴了。

便宜的時鍾酒店,才是最好的選擇。

低欲望社會:性生活正在變成一種奢侈

盡管,有時候設施簡陋,衛生條件也不如人意。因此,時鍾酒店總是供不應求,常常要等一個小時以上。

有次,他們跑遍了整個九龍地區的時鍾酒店都找不到空餘的房間,只能在24小時營業的麥當勞坐了一個晚上。

調查發現,大部分香港年輕人,一個月去四次時鍾酒店。

其中70%的年輕人感覺,找到性空間,是一件十分困難的事。

在擁擠的大城市裡,擁有屬於情侶間的私密性空間,似乎成了一種奢侈。住在二三線城市的男女,比一線城市的男女,用於性生活的頻率更高。

與父母同住,性愛不易

女主因為不滿父親再娶一個年紀跟她差不多的後媽,生氣得離家出走。

不捨得花錢租房子,住進了經濟實惠的太空艙旅店。

低欲望社會:性生活正在變成一種奢侈

太空艙規定,一人一艙。

可是情到濃時,男女主似乎也管不了那麼多規定,想偷偷在太空艙享受一下兩人世界。因為動作太大,被太空艙的管理員驅逐了出去,還罰了款。

低欲望社會:性生活正在變成一種奢侈

無奈,兩人商量之後決定,女主搬到男主家。

男主來自普通的工薪家庭,家裡只有20坪左右,空間十分擁擠,連獨立的房間都沒有,只能靠幕布隔開,還有父母和妹妹同住。他們每天早上都在父母的吵架聲中醒來,更別提性愛了。

低欲望社會:性生活正在變成一種奢侈

按照香港地區年輕人的平均月薪13000至19300港幣來計算,他們至少需要100年,才能買到一套房子。

房價一路飆升,物價不斷上漲,工資卻「紋絲不動」,讓許多年輕人望洋興嘆,無奈只能與父母同住。

據數據統計,有四分之一的已婚夫婦,與父母同住。

低欲望社會:性生活正在變成一種奢侈

如果房子大,還能保留一點隱私。而如果像電視劇里男主父母家那樣,在狹小的空間里,doi不能發出任何聲音,做什麼都要講求「克制」二字。

不僅二人世界不方便,也可能產生其它問題。例如,婆媳矛盾,兩代人生活習慣的沖突等。

高昂的房價,逼迫著年輕人與父母同住。看似解決了住房問題,卻無形中影響了性生活。

加班後,還有精力做愛嗎?

婚後,男女主終於租了一間劏房,搬出去住了。(劏房,常見於香港,廣州等地,指將普通住宅單位分為不少於兩個細小的獨立單位)

低欲望社會:性生活正在變成一種奢侈

盡管房子依然迷你,但至少有了私人空間,可以盡情享受二人世界。

低欲望社會:性生活正在變成一種奢侈

沒想到,加班成了「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為了存錢盡快買房,男主換了一份忙碌,但工資更高的工作。加班的男主,常常在女主睡了之後才回到家。有時候甚至,熬夜加班。

低欲望社會:性生活正在變成一種奢侈

女主常常只能一個人對著空盪盪的床。

低欲望社會:性生活正在變成一種奢侈

終於有一次,男女主都按時下了班。但由於男主太過於疲憊,等女主洗完澡,他已經累得昏睡在床上了。

低欲望社會:性生活正在變成一種奢侈

連他們倆自已也不禁感嘆:以前不住在一起的時候,經常一起逛街,有錢就去開房,特別開心甜蜜。反而,住在一起之後,男女主相處的時間越來越少。

低欲望社會:性生活正在變成一種奢侈

這正反映了當代年輕人,在日復一日的工作之後,喪失了性生活的現實問題。

不只是隱私空間的缺失會影響親密生活,職業和收入也會對性生活產生影響。據調查,領導比普通員工的性生活比例更高,更「性福「。

性生活頻率也與收入形成正比,收入越高,性生活越頻繁。

低欲望社會:性生活正在變成一種奢侈

大陸一線城市的平均月薪過萬,而這群人裡面,只有一半的人,每周有固定的性生活。

每天的工作已經讓年輕人筋疲力竭,加班更是變成了常態。住得遠的年輕人,甚至需要2個小時以上的時間通勤。一回家便「葛優躺「,連做飯的力氣都沒有,只能叫外賣。

當然,更沒有力氣去享受性。

低欲望社會:性生活正在變成一種奢侈

- 終於不用加班的男女主,卻累得沒有力氣親密 -

最近,「低欲望社會」這個詞,悄然在網絡上引起熱議。

「低欲望」源自於,日本管理學家大前研一的著作《低欲望社會》。所謂低欲望社會,是指年輕人對未來失去想像,逐漸喪失購物慾、結婚欲、生子欲…

人之大欲,也包括在其中。

低欲望社會:性生活正在變成一種奢侈

大前研一在他的書中,總結了造成低欲望社會的原因:

  • 階級的固化,讓年輕人失去了奮斗的動力;
  • 不願承擔購房、組建家庭、生兒育女而帶來的債務;
  • 比起傳宗接代,更加注重精神世界的追求。

年輕人不是沒有欲望,只是高壓的工作、昂貴的房價、嚴峻的就業形勢,迫使他們降低自已的欲望,選擇「喪」、「原地躺平」這樣的生活方式,來逃避殘酷的現實。

想要解決這個問題,靠自身的力量並不足以完成,需要整個大環境做出改變。

低欲望社會:性生活正在變成一種奢侈

然而,我們個人又能做些什麼呢?或許,在電視劇的最後,給我們提供了參考答案。

男女主依然買不起房子,還要繼續加班,生活充滿了無數的未知。可是,他們終於認識到:無論生活多麼艱難,只要兩個人在一起,就是幸福的。愛人在的地方,才是溫暖的港灣。

面對無法改變的現實,我們只能相互支持,攜手一起走下去。

低欲望社會:性生活正在變成一種奢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