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關於愛的想像與實踐中,人類早已經邁入了未來主義。

大量的科幻電影開始描繪人類與機器人的愛,不單單是浪漫的情感關系,還有體驗帶來的生理和精神快感。

今天我們就來盤點一下,在想像中的未來時代,人們如何繼續愛。

VR性愛體驗——《黑鏡》

丹尼和卡爾是一對多年的好友,丹尼擁有穩定的家庭,和妻子茜爾按照智能軟體提示的最佳受孕時間做愛。而卡爾則在約會軟體上dating不同的女孩。兩人年輕時都喜歡一起打電子游戲,在丹尼38歲的生日時,他收到了卡爾送的一款VR搏擊游戲。

寫給未來時代的

這款游戲通過體驗磁片,使玩家達到「興奮不已、靈魂出竅」的狀態。只需要將晶片貼在頭上,人的意識就會進去游戲中,並模擬真實的體感。

打擊、疼痛和流血都將按照一場搏鬥的激烈過程展開,而一輪K.O之後,人物將會重設,一切又完好無損。丹尼選擇了男性角色,而卡爾選擇了一名女性角色,在幾輪纏斗之後,兩人吻上了。

丹尼感到無比驚慌,因為在和自己最好的朋友「虛擬輕吻」之後,他的身體迎來了久違的喚起。

之後,丹尼逐漸沉迷於虛擬世界中的愛游戲,對於茜爾提出的需求再三拒絕。二人的相處也逐漸產生疏離,不再有各種親昵的表達。

茜爾控訴這種忽視,控訴無聊的家庭生活,控訴自己的忠誠和犧牲。隨後,丹尼埋著這個秘密,衷心於家庭,卻也時常感到缺失。

因為他和卡爾都知道,游戲中是他們彼此最美妙的愛體驗,超越一切。

為了給猶疑、不安和內疚的矛盾感找到一個支點,丹尼在39歲的生日將卡爾叫出來,通過現實中的親吻,他們明白了真實的對方並沒有任何的吸引。一切只存在游戲中。

茜爾最終知道了真相,結局是40歲生日時,丹尼和茜爾給予了對方有責任的、對等的自由,丹尼和卡爾能在游戲中完成糕潮,而茜爾也能去酒吧約會浪漫的對象。

技術無疑會給我們的生活來帶更多新奇的體驗,也會賦予我們更多超越時空甚至是肉體的自由,但這些新體驗,新自由也會反過來沖擊我們既有的行為模式,道德認知。

丹尼與卡爾

在虛擬的游戲世界裡,用不屬於自己的肉身和另外一個同樣附著於虛擬肉身的真實人格交往,算真實的感情嗎?丹尼的行為是體驗了高級色情片,還是出軌呢?人在未來能不能同時在虛擬世界和現實世界裡享有兩種截然不同的人生呢?

新的愉悅方式也許會給我們帶來自我認知上的混亂,但它同樣也會幫助我們更好的認知自己,理解自己的欲望。與其通過抗拒這些新的可能性來避免不安和麻煩,不如更積極主動地擁抱這些可能性,用溝通和不觸及底線的改變去消解新可能性所帶來的沖突。

或許說到底,無邊界的VR游戲是真實生活的鏡像,呈現出了親密關系中和愛的邊界與模樣。

VR色情是指虛擬現實色情。你需要戴上某種護目鏡,然後就可以播放完整的3D立體色情視頻了。60幀,360度立體聲,並且是1080p/1440p/1600p/4K高清的影片會在你正前方180度的視野范圍內播放。

因為有了頭部追蹤技術,你可以通過左右上下轉動頭部來觀看原鏡頭以外的東西,真正地融入到「重口味」的虛擬澀情愛場景中。

無肉身的性——《上載新生》

擁有無人駕駛汽車的世界最荒誕的死法是什麼?
是一次車震之後車禍離世。

不過,好在那個世界中,人類可以通過將自我意識上傳獲得永生。技術和資本打造的烏托邦,能夠滿足一切關於完美後人類生活的想像,包括一場無比性感與真實的性愛。

寫給未來時代的

洛杉磯一位科技公司的新星內森在自己的無人駕駛汽車中遭遇了車禍,奄奄一息的他,被自己的富豪女友終止了低質量的生命,將意識上傳,在數位化的「天堂」中,獲得了新的生命。

不明就裡的他難以適應一切,已經死去的肉身和尚存的意識,自己好像活著,卻又不再真實。而他與女友的感情也面臨著超物質的阻礙。

但現實世界中的伴侶仍可以通過租借穿戴特定的服裝,進入虛擬的永恆意識世界,肉體能夠感知到任何細膩的觸碰,或許糕潮也不是沒有可能。

技術消解了「人鬼情未了」帶來的遺憾和悲痛,給有情人跨越死亡、再續前緣的可能性,但另一方面這場重逢建立在純粹的金錢之上。伺服器的時間和空間皆根據階級高低來劃分,死亡徹底被異化成數據場里的金錢游戲。

有錢人通過繳納高額的服務費,享受著各種細膩逼真的感官感受,窮人卻困頓於「無感」與「定格」之中。死後還能享受高潮,多麼偉大的發明啊,但卻是絕大多數人遙不可及的夢。

如果《黑鏡》旨在告訴我們,技術將改變我們每個人的生活,那麼《上載新生》便是讓我們看到,並非所有人能都享受到技術革新所帶來的紅利。不平等的階級劃分永存,更恐怖的是,韭菜死後還會升級成為沒有知覺的韭菜。

歡迎回到現實世界

之前大熱的游戲《電馭叛客2077》,這款游戲背景設計在未來世界。

上線一天,超過8億的的閱讀量。

寫給未來時代的

很多人建立帳戶的第一件事,是捏JJ。

並且,「捏JJ」也上了熱搜。

網友通過自己的想像力,「創造」出了有JJ的女孩,沒有JJ的男孩,大JJ的男孩等不同的角色。

游戲沒有性別選擇。相反,女性和男性的特徵是裝飾性的,因此,正如Polygon所指出的,你可以將傳統男性的聲音與傳統女性的身體相匹配,反之亦然。生殖器甚至是一個單獨的選擇,你可以選擇陰道或兩個陰莖之一(包皮環切或未包皮環切)。

在未來的世界,就應該是有足夠的包容性的。

寫給未來時代的

上圖是來自gamefaqs的一項調查,在《電馭叛客2077》游戲角色器官設計中:排名第一的是「大號男性JJ,且未割包皮」。

你將會成為此虛擬場景的一部分,你將懷疑自己的眼睛。

與此同時,和機器人做愛已經不止停留在幻想階段。Realbotix是一家高科技公司,致力於研究和生產最新的人工智慧和機器人技術,以構建未來。Realbotix於2017年生產的第一個人工智慧愛機器人是名女性,名叫Hamony。

大量的學者在討論愛機器人上提出的一種憂慮是,
愛機器人是否再次「物化女性」,以及是否會產生對於機器人的剝削。

古希臘神話里,皮格馬利翁雕刻了一個美麗的象牙少女,並在她身上傾注了所有的愛。被感動的愛神賦予了這座雕像以生命,從此皮格馬利翁擁有了一個滿足他所有要求,也能夠滿足他所有欲望的妻子。

盡管性機器人離擁有一個真實的人格還很遙遠,但這則神話已經開始上演。市面上銷售的百分之九十的愛人偶都是女性,她們被製造成能夠滿足顧客幻想的模樣,並且擺出性感誘人的姿態供消費者光明正大的凝視,不過也忽視了女性的欲望滿足。

愛機器人成了物化邏輯的衍生。它是把人當成工具當作財產這種觀念的實質化,很容易翻過來吞噬現實世界裡活生生的女性。

同時,這些機器人的「性別」化,很有可能不會像之前的賽博個女性主義者預想的那樣,模糊性別的界限,建立更多的酷兒空間,反而是強化傳統邏輯中的性別二元論。

技術從來都不是中立的,因為所有技術都會面對「社會化」這個過程。我們不能寄希望於用技術來解決所有的社會問題,但我們至少可以努力讓技術不要進一步惡化這些問題。

然而科技公司和使用者並未考慮太多,最直接的動力僅僅是人類對渴望的滿足。最新代的愛機器人,是名為亨利的男性,身高1米8,五官深邃,膚色黝黑,有結實的胸肌和八塊腹肌,售價12000美元。

它由頂級矽膠人偶製造公司提供外殼,內置人工智慧深度學習平台和語音系統,還可以根據客戶需求搭配定製化性官,以同時滿足女性用戶的生理需要與陪伴需求。

毋庸置疑,在未來,與非人類的機械產品或人工智慧發生親密關系,哪怕在眾多偏好中,也會有著自己的一席之地。它代表著一種必將到來的賽博朋克式生活。

當科技邁入加速發展時,人類的幻想與欲望將會被如何改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