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個女生來找我做電話咨詢,一上來就火急火燎地問,「我喜歡的男生不理我了,還能挽回嗎?」

她還在上大學,男生是她們學校的街舞社長,顏值不錯,圈了不少小迷妹。她本來也是迷妹之一,後來在社團聯誼活動上兩個人加了微信,時不時能聊聊天,或者一起吃吃飯。

「一開始聊得挺好的,但是後來我的好多朋友都說我不夠矜持,人家男生又那麼受歡迎,我太上趕著了不好……所以我最近一個月回他消息都不太積極,也推了兩次他的約會。」

最初男生的確對她熱情了很多,經常問她怎麼了,為什麼不理他了。後來有一次晚上十一點多,男生發消息給她,說自己跳舞的時候腳扭了,一個人在醫院看病。

女生一看時間太晚了,本想著第二天再回復,但是從那之後,男生就再也不搭理她了。

一個小時的電話咨詢里,女生有一半的時間都在表達她的焦慮和懊悔,她問我最多的一個問題,除了「還能不能挽回」之外,就是「我到底哪裡做錯了」。

其實這件事情如果代入到她喜歡的男生的視角里,大概應該是這樣的:

我機緣巧合認識了一個女孩子,一開始相處得不錯,挺聊得來,我也對她挺有好感。

但後來不知道為什麼,她突然開始對我冷淡,我發三條消息她才回一條,約她出去她也找藉口推辭。我問過她為什麼突然疏遠我,她也沒有給我明確的答復,這讓我非常不安。

前兩天我受傷了,在醫院給她發消息,希望能得到幾句安慰,但是整整一夜她都沒有回復我,我覺得她應該是不喜歡我,所以我決定放下她,不再和她有聯系了。

A嚮往婚姻、B獨闖世界、C善解人意、D精明現實,你是她們中的哪一個?

我能夠想到這個男生的心態變化,因為我經歷過和他差不多的事情。

剛上大學的時候我喜歡過一個同系不同班的女孩,那時候我覺得她對我也有點感覺,因為每次我注視她或者和她聊天,她都會有點臉紅。

那時候沒有智慧型手機,我們就每天晚上發簡訊聊到十二點,我的收件箱裡一度全都是她的消息。

這樣相處了一個多月,她漸漸地開始冷落我,回消息的間隔從五分鍾變成了將近一個小時,甚至經常聊不了兩句就沒有下文了。我在學校里跟她打招呼,她也不再微微紅著臉沖我笑,而是點點頭就快步走開。

我花了很長時間去想我做錯了什麼,卻一直沒有想明白,我想,她大概從來都沒有喜歡過我,只是我自作多情了。

那個晚上,我一條一條地刪掉了她的所有消息,也刪掉了她的電話號碼,從此沒有再和她聯系過。

直到大學畢業的飯局上,她專門跑到我們班這桌來敬我酒。

她也喝了兩杯,帶著點酒意跟我說:「我剛入學就喜歡你了,但我怕我太主動了你看不起我,就不敢對你太熱情,可你後來就再也不理我了……你從來沒有喜歡過我,是嗎?」

那天我大概也喝多了吧,總覺得她臉上酒後的紅暈,像是她曾經看向我時候,微微臉紅的樣子。

有句電影台詞是這樣說的,對面走過來一個人,你撞上去了,那是愛情;對面開過來一輛車,你撞上去了,是車禍。但是呢,車和車總是撞,人和人總是讓。

有很多情感博主說,男生都是有徵服欲的,你不能太熱情,要矜持一點,他才會對你更上心——比如男生發三條消息你再回,要漏接幾個他的電話,聊得最開心的時候你要先終止話題,即使他表白你也要拖延久一點再答應……

女生害怕被喜歡的男人認為輕佻,這我懂。

但我想跟你們說說「矜持」這個詞。

「矜」是一種古代的武器,會客時把它持在手裡的動作就是「矜持」。這個動作通常表示自我保護之下的自信,也表示這把武器同樣可以用來保衛賓客的安全,是一種對賓客的重視。

如果用這個詞形容女生在面對男人時的姿態,我讀出來的是一種自信的態度和恰到好處的禮貌,是在尊重對方的同時有自己的原則和底線,不容易被男人的攻勢沖昏頭腦,也不會盲目沖動行事,而不是矯枉過正的故作姿態。

它的底色應該是勇敢,而不是恐懼。

事實上,包括曾經的我自己在內,大部分的男生都讀不懂女生的欲迎還拒和若即若離,也分不清追女生的時候,「追到一半」和「萬里長征走完了第一步」的進度條在哪裡。

你塑造的「矜持」,在他眼裡往往就變成了「拒絕」。

男人的「征服欲」也沒有大多數女生想的那麼強,特別是優秀的男人。他們每天都要面對很多事情等著他們搞定,實在沒有多餘的精力去「征服」一個總是忽冷忽熱的女人。

可能一開始他們會因為你的冷漠而給你更多的關注,好像是對你「更上心」了,於是,你開始一次又一次地用這種方式去獲取關注。

但反復的次數太多,只會讓男人疲憊不堪,覺得這樣的關系根本不是他們想要的。

有個詞叫做竭澤而漁,是說你抽幹了一個水池的水去捕魚,看上去這一次收獲頗豐,但之後這個乾涸的池塘里再也不可能捕撈到魚了。

希望這不是你經營感情的方式,和你愛情的結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