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部分人來說,宅家都應該意味著舒服和安全。但也有一些人,深陷不良親密關系,平時專注工作或許還能轉移注意力,假期有了空閒與另一半朝夕相處,反而給負面情緒留出了肆意蔓延的空間。

之前,我曾寫過關於「不要談轟轟烈烈戀愛」的小短文,不少朋友想看我展開聊聊。今天,我們就重新來詳細說說這個話題。

在《史努比》里,有一條著名的安全毯子。小男孩萊納斯到哪裡都拿著這條小毛毯。很多人小時候應該都有特別喜歡的小毯子或者毛絨玩具吧?

它是熟悉的形狀,上面有熟悉的味道,像是一種實體的安全感。後來你漸漸長大了,一條全新的小毯子變得老舊,開始變薄,不再鮮亮。但你不會厭倦自己的安全毯,因為它跟你共同經歷了歲月,有誰會厭倦自己呢?

但在愛情這件事上,很多人對「愛情變為親情」這件事,卻有著本能的警惕,似乎長久而平靜的相處,就意味著乏味;激情的消退,就意味著邁入墳墓。

轟轟烈烈的戀愛,我們是看過很多的。在青少年時期,熒幕上俊男美女的熱烈相愛,總是讓人悸動。偶像劇總以「兩人幸福快樂的在一起」為結局,沒人理會在一起後的平凡日子。

但拋開戲劇邏輯,如果日常生活中的親密關系一直像劇中一樣,充滿節奏緊張的誤會、反轉、重修舊好……又再不停重復,那偶像劇也會變成「鬧劇」。

在正常的戀愛曲線里,熱戀期兩個人的感情濃度到達頂峰後,會趨向平穩。如果持續需要高濃度刺激,仔細觀察的話,總有一種病態感。

羅志祥在與周揚青分手後,曾經寫了一篇名叫《男孩女孩》的長文,詳細記錄了兩人的戀愛過程,他在裡面提到了他給周揚青製造過的幾次驚喜。比如偷偷取消工作,第二天一早出現在熟睡的她面前,比如在異國的街頭,藉口讓她去拿東西,在巷子裡與她相遇。

他在分手後的長文里曾詳細描寫第一次帶周去玩雲霄飛車的過程。周揚青提出「我玩那個真的會死」怕到幾乎落淚,但他不僅堅持要玩,還要坐第一排才有沖擊力……他似乎認為這段經歷很浪漫,以「結束後她一句話也沒說可能也是說不出話……謝謝你你真的很勇敢....」作為結尾,而我只體會到了一種不顧對方感受只圖自己快活的自私感。

喜歡玩雲霄飛車的羅志祥,准備的「驚喜」不止對周揚青一人。他似乎沉迷於輸出這種情緒刺激,與他長期保持曖昧關系的蝴蝶姐姐,就曾數次在節目中收到他送的昂貴包包作為生日禮物。

「做了這件事,100%變成舔狗!」

羅志祥顯然是一個典型的喜歡高濃度情緒的戀愛對象,或許也正因為如此,他無法安於一對一的平凡戀情。

那正常的戀愛曲線又該是如何呢?大概《老友記》里的錢德勒和莫妮卡算是一份標准答案。

他們戀情的開始也充滿戲劇性,在異國參加莫妮卡哥哥羅斯婚禮的兩人「酒後亂性」,不小心滾了(一個雙方都滿意的)床單,從此開始頻頻偷偷見面。為了維護戀情,兩人一開始選擇了不公開,但短暫的曖昧和互相試探後,他們很快成為一對穩定的情侶。

錢德勒從小沒有安全感,害怕面對承諾,莫妮卡就小心翼翼進行引導;莫妮卡好勝心出奇的強,錢德勒永遠都是包容的姿態。當兩人的領養計劃差點因為一場烏龍失敗,錢德勒追上那位少女媽媽,說出「我的妻子已經是一個母親了,可惜沒孩子」時,誰都能感受到他對妻子深入骨髓的了解。

他們有日益深入的關系,彼此深刻的影響,和可以互相順暢表達的情感需求。

我們先將這兩類親密關系稱為「安全毯模式」和「雲霄飛車模式」。

雲霄飛車模式的成因是復雜的,其中重要的一點,是戀愛雙方的信息不對等。在豬揚戀中,羅志祥帶來的那些看似浪漫的「驚喜」,前提是先有意料之外的「驚」。他善於製造驚喜,意味著他也善於隱瞞行蹤。

提供信息較少的一方掌握了戀愛的主動權,他們提供信息的數量相當精確,並不是無條件任對方查看,更多的時候,像一種回報率很高的投資行為,盡量以用有限的付出,換取對方盡可能多的情感回報。雲霄飛車無論是俯沖還是攀爬,都由他們一手決定。

而在一段安全毯模式的關系中,要頻頻製造驚喜是困難的。錢德勒在向莫妮卡求婚前,就曾經鬧出大烏龍。他費盡心機將自己包裝成為不需要婚姻的浪盪子,但兩人距離太近,他能掩飾的部分太少,以至於無法保密,讓莫妮卡誤會他是堅決的不婚主義者,差點親手將女朋友送給她的前男友……

《欲望都市》中,糾纏多年的凱莉和Mr.Big也是典型的雲霄飛車模式。不管是前期Mr.Big離開美國去巴黎工作,還是後來離開紐約去其他城市生活,凱莉的消息都是滯後的。感情濃烈時,知道另一方的未來沒有自己,一定充滿不解、憤懣和難過,這樣的情緒起伏比起模範男友艾登帶來的篤定安全自然更跌宕。

專欄作者凱莉最後選擇了毀掉和艾登的關系,重回Mr.Big駕駛的「雲霄飛車」。編劇最終給了他們一個happy ending,但在現實生活中,多年糾纏讓人心力交瘁,往往是慘淡收場。

說回羅志祥,除了正牌女友,他還簽下情人蝴蝶姐姐做藝人。他在兩人的關系中,顯然更有權勢。羅志祥曾經幫助蝴蝶姐姐得到台灣金鍾獎,也幫助她發歌,在事業上對她的幫助不可謂不用心。

但他也可以不顧及蝴蝶的心意公開跟周揚青的戀情。只要看過在《康熙來了》中,蝴蝶姐姐一度被問及羅志祥與周揚青的戀情到招架不住,就能體會這種關系的畸形,任何人都不會將自己真心愛護的對象置於如此田地。在羅志祥的情感世界中,並沒有什麼平等與尊重。

在心理學中,有一個很有名的概念,叫做「吊橋效應」。指的是當人在提心吊膽過吊橋時,會心跳加速,這時,如果有異性出現,他就會誤以為自己的心跳加快是因為為對方心動。基於這個理論,很多人都會開玩笑建議在發展戀情初期,男生應該帶女生去看恐怖片或者去游樂場玩刺激的設備。

在雲霄飛車模式中,其實是有一方人為設置了心理上的吊橋。當陷入一段情感關系,我們當然會不由自主地揣測對方的心意。對方如果行蹤詭秘,表態含糊,在不停的揣測和試探中,心思一定難免被對方牽動。這時,只要對方做出一些肯定的表態,或者「浪漫」的舉動,我們的情感一定會產生更甚於在安全毯模式時的波動,似乎以為就此遇到真愛。

在安全毯模式中,雙方都有主動權,信息極為對等。兩人共同創建了良性的情感模式,是親密關系的合作者。在這種模式下,安全感來自於穩定的關系本身,而不是來自對方。破壞一段自己親自參與建立的穩定而良好的關系,需要極高的沉沒成本。

在有些情感關系中,會將互相報備行蹤作為一個要求。在安全毯模式中,雙方既沒必要隱瞞,也沒必要探究,因為彼此的信息都是可以互相坦誠的。就像錢德勒被派去外地工作,聖誕節無法回到紐約與莫妮卡共度,還和美艷女同事共處一室,但他沒有對此隱瞞。當對方試圖引誘他,他第一時間想到莫妮卡給他帶來的良好的感受,一個幾近陌生的人,絲毫不值得他破壞現有的關系。

或許親密關系沒有「好壞」之分,但卻有「良性」與「惡性」之分。良性的親密關系,最終一定是近乎「隱形」的,如同空氣和水,習慣到不需要去特別感知,卻不能缺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