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出身格外優渥,那麼努力就不是一個可選項,而是一個必選項。

《了不起的蓋茨比》里,女主黛西抱著自己剛出生的女兒,含淚希望自己的女兒將來成為一個「little beautiful fool」——大戶人家,才有資格要求自己的女兒當一個永遠傻乎乎的美麗可愛的小傻瓜。

而普通人家的女生,如果成為一個美麗漂亮的小傻瓜,只怕到最後骨頭都會被吃的不剩。

因為女生不努力的話,可選的道路其實是特別有限的:

1.依附於父母

2.依附於伴侶

3.廣泛出賣自己的色相

就這三條路,沒有了。

但是這三條路,都是死路。

依附於父母或者是家庭的其他成員,有一個很重要的前提:你真的有人可以依附。

但是對於大部分人家而言,真不是我說話難聽——這些人將來不依附於你,你就燒高香吧。

說句實在話:就算你們是中產家庭,也不可能讓你依附父母或者親人過一輩子——中產的財富是相當的脆弱,一場大病,一場意外足夠消滅一個中產家庭。

而且如果家裡有個男孩子,那就有好戲看了:

客觀上來說,就算父母沒有主觀重男輕女,到最後財產大部分還是給了哥哥——畢竟哥哥要養嫂子的嘛。

至於你呢,想辦法去外邊繼續找個男人養活自己得了。

依附於伴侶,也有一個很重要的前提:既然是依附,必須彎得下腰,躺平任嘲。

我很尊重家庭主婦,但是既然我們談論現實問題,我們就客觀一點,那不是我說話難聽,是因為現實難看——對於家庭主婦的認識在我國還遠遠沒有被普及,所以你不要指望你當一個家庭主婦就可以真的和老公平起平坐。

都說35歲的中年男人最卑微,只要錢不要臉;35歲的家庭主婦最憋屈,只要老公不要忠誠。

花塘也是認識很多闊太太的,閒暇時間搓麻的時候,聊起來自己的老公,基本上就是點根煙搖搖頭,笑一笑說「還知道回家,不錯了」——你敢跟老公拍桌子瞪眼?人家直接跟你掀桌子,你想拍都沒地方拍。

什麼叫對你好?

對你好就是把小妹妹帶回家的時候,不在你的床上亂搞,不用你的化妝品,不用你放在臥室的體重秤——這就叫忠誠了。

為什麼我建議女生要努力?

而且更重要的是:

人家那些闊太太,好歹家裡也算是有點家底,也帶著女兒長了一點見識,人家最起碼嫁的也是正兒八經能養家的男人。

對於大部分普通人家,我真的說句難聽的話:

有的人活了一輩子都沒和真正有錢的人相處過,都不具備怎麼判斷真假有錢人的眼光。

你怎麼知道你看上的,是正兒八經的有錢人,不是拼多多富豪中產?

廣泛出賣自己色相的人,包括但不限於:果盤女,會所技師,酒吧公主,網紅,女主播。

別,打住,少來什麼「我是正經主播我不搞亂七八糟的」,非親非故,榜一大哥給你刷那麼多禮物是圖什麼,希望你心裡有點數。

沒事,大家都是出來賣的,沒有誰瞧不起誰,我們只討論可持續模式啊:你的確能賺一點快錢,然後呢?

在外面混的時間久了,我也認識很多網紅和女主播,我發現一件特別好玩的事情:

她們也不是不清楚自己賺快錢,也知道趕緊洗白脫身,但是她們的財富基本上遵循著這樣的流動模式:

出賣色相賺錢——投資加盟P2P暴雷,血本無歸——回去出賣色相賺錢——投資區塊鏈技術,暴雷,血本無歸——回去出賣色相賺錢——投資加盟線下奶茶店,疫情來了,賠本,血本無歸——回去出賣色相賺錢......

她們以親身經歷,見證了整個智商稅行業的興起和衰落,堪稱韭菜活化石。

人只能賺到自己認知范圍內的錢,心靈雞湯誠不欺我。

順便說一句,再扎心一下:出賣色相的前提....得有人買。

據我所知,現在有錢大哥,視頻驗證是要看素顏的,嗯。

所以你會發現一件事:你居然還覺得努力不努力是你可以選擇的,這就離譜。

請大家清楚地認識到一件事:如果你的定位是平頭老百姓,那麼不管你是男的還是女的,你都只有特別努力才能存活下去——社會把你摁在地上摩擦的時候,根本不會看你腰部以下是什麼形狀。

只不過就連老天爺都性別歧視:

對於男性,不努力的直接亂拳錘死,痛揍一頓然後飄然而去;

對於女生,不努力的先支口鍋讓你以為你在泡溫泉,最後把你煮的皮開肉綻,痛不欲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