遙遠的祁連山外,塞外烽煙的黃河邊,佇立著千年古城。

在歲月歷史的長河中,這里誕生過無數充滿著異域風情的才子佳人的故事。獨特的地理位置,也讓這里的女生,產生了一種獨特的氣質。

既有敦煌飛天中,異域仙女的那種嬌艷纏綿;也有對酒當歌,玩世不恭的不羈風采。

而我在成都認識的小舞,無疑就是她們中間最為炫麗奪目那類人。

一見

依稀記得那是2018的夏天,一個燥熱的夏天傍晚。

我和以前的老同事浪子,承接了公司電音節計劃的教學工作,正帶隊漫步在九眼橋,打望著來來往往的行人,試圖從中認識到那些外形靚麗,面貌姣好,性格開朗活潑,樂於結交新朋友的女生。

走到廊橋的時候,不經意間,一個高個子175上下的女生,和我們擦肩而過。

一股淡淡古龍水的香味,在身邊飄散開。

我回頭看過去,只看到一個靚麗的背影。

長長的頭發,隨意的披著,彰顯出簡潔的青春氣息。

休閒的外套下,黑色小背心,勾勒出完美的身材線條,不含半分多餘的脂肪。

修身的牛仔褲,一雙精緻的高筒皮靴,將她修長的雙腿,映襯的動人心魄。

「妹妹不少,看來是個深藏不露的海王」丨夜店往事(上)

一個顯眼的彩色鳳凰紋身,高傲的仰著頭,翱翔在在她光滑的脖頸間。

一副巴掌大小的銀色方形耳環,更映襯她狂野而冷酷的氣質,不知會讓多少信心不足的男人,望而卻步。

大家齊刷刷的止步望向她,卻沒有一個人敢於行動。

我心中的閃過一霎的猶豫,隨機果斷的跑上前去,輕輕拍了下她的肩頭。

女生停下腳步,轉過身來。

和她整體魅惑性感的氣質不同的是,一副精緻略帶調皮的面容,映入我的眼簾。

看到她的一瞬間,一股熟悉的感覺湧上心頭。

無論外形相貌,還有看人的眼神,都像極了我以前曾認識並且曖昧過的一個女生——雖然「她」最終和老王(我的朋友兼導師兼老闆)談起了戀愛,讓我每次想起「她」,心頭都會有股酸酸的痛楚。

沒想到的是,在這里還會遇到這樣一個酷似「她」的人,這種異樣的感覺,讓我突然卡了殼,連慣常的開場白都忘了說出來。

女生看著我,見我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輕輕皺了一下眉頭, 沒錯,就連微顰的樣子,都像極了曾經的那個」她」。

「你有什麼事嗎」女生似乎有點困惑,畢竟有勇氣攔住她搭訕,卻突然傻乎乎看著她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的男人,可能是生平頭一次遇到。

「哦,不好意思,你太像我一個朋友了,我差點就以為遇到的就是「她」。

我開口想表示一下歉意,沒想到一下子被她打斷了。

「兄弟,你這個搭訕的套路,也太過時了吧。」她似乎有點輕蔑的看著我說道,「是不是還要說,那個人就是你前女友啊,哦對,再不就是你喜歡的人。」

我:「......」

「現在都2018年了,這種老掉牙的方法,拿來蒙小朋友的嗎。要不我教你兩招,你拿去哄哄那些沒見過世面的女孩子?」

「唉,我是真的覺得很像。你這人咋這麼厲害呢,我啥都還沒說,你就八百句在這里等著我了」我一臉無辜的樣子在那裡叫屈。

也許是我委屈的樣子,讓她覺得很有趣,噗嗤一聲笑了出來,說道:「不欺負你了,怎麼滴,說來說去,你是不是想要我的微信啊?」

我趕緊點了點頭,說道「是啊是啊」,然後迫不及待的拿出來手機,說道「朋友還在那邊等我,要不,我掃你?」

她戲謔般的打開了二維碼,遞到我的眼前,我掃了一下,結果彈出來一個轉帳的頁面。

我一臉黑線的看著她,女生卻一副玩世不恭的樣子,說道:「本來想給你的,不過,你說我像你以前的朋友,這讓我很不開心,等什麼時候你忘了她,我們有緣再見的時候,再加微信吧。」

說完也不等我反應過來,伸手拍了拍我的頭,留下一串銀鈴般的笑聲,然後在我眼巴巴的目光中,扭頭一蹦一跳的走了。

二見

隨後幾天,我們忙碌的陪著學員認識女生,在各大夜店流連,帶著他們去體會成都夜生活的魅力,漸漸的淡忘了這段插曲。

周五的晚上,帶著他們來到了成都蹦迪聖地——水碾河的playhouse,在震耳欲聾的音樂聲中,在花團錦簇的人叢中,感受著那種內心深處那種原始的快樂。

時鍾指向了1點鍾,一天中最嗨的時段就要來臨了。

此時我已經有了七分醉意,因為位置的關系,正對舞台的我,一抬頭,正好看到一個火辣的身影走上了DJ台。

然後傳來的似乎有點熟悉的聲音:「成都的朋友們你們好嗎,我是愛你的DJ —— linky!」

在我訝異的目光中,看到一個女DJ,一身黑色性感的裝束,一邊熱舞,一邊打著碟,帶動著全場的人,陶醉在澎湃的電音中。

當然,她不會注意到,在她的眼皮底下,就站著我——那個三天前被她狠狠擺了一道的男人。

我努力晃了晃頭,讓自己清醒一下,然後招手喊來服務生,掏出100塊小費塞進他的口袋。

服務生一臉開心,殷勤的服務起來,又是遞煙,又是倒溫水,我試圖跟他說上幾句話,都在震耳欲聾的音樂聲中,沖散的無影無蹤。

我只好示意他扶我出去上個廁所,走出大廳,沒那麼吵了,問道:「這個DJ似乎以前沒見過啊?」

「是啊,哥,今晚特邀的,聽說還是個學生,長的夠味道,打的音樂也挺嗨,好像是我們這邊一個股東推薦過來的。」

「她是我以前認識的朋友,不過可能記不得我了。你能不能,喊她來我們這里喝一杯。」

服務員有點為難,「哥,你知道的,我們店裡有規定,像這種表演性質的工作人員不能來客人卡上玩的。」

「那這樣」我走到前台要了筆寫了張便條,遞給服務員,「你幫我把這個遞給她就行,說是下面卡座的客人給她的,剩下的事你就不用管了,ok嗎?」。

「哥,這沒問題,交給我辦」。

我回到了卡座繼續待著,看到不一會兒,服務生趁著音樂的間隙,把紙條遞給了她。

她展開看了一下,然後一臉意外的望向我們這里。

我舉起酒杯,對著她示意了一下,她笑著對我比了個槍斃的姿勢。然後指了指DJ台,意思大概是我還在工作,等下結束了找你。

時鍾指向三點,下一個DJ過來接班,她走下了工作檯,徑直走到我的卡座,我伸手拉住她的手,把她牽上了我們的位置。入手溫潤細膩,一股輕微的悸動,帶著她的體溫,傳過我的身體。

我醉眼朦朧的看著她的面龐,之前熟悉的「她」的音容笑貌,仿佛又浮現在我的眼前。

「沒想到你是個DJ,而且打的這麼好」我夸道。

「我也沒想到,你看著老老實實的,還是個蹦迪選手,而且...」她環視了一周我的卡座,看到幾個傻乎乎在那裡群魔亂舞的新手學員,還有一些我們喊來一起玩的網紅妹子,說道:「妹妹不少麼,看起來還是個深藏不露的海王。」

我搖了搖頭說,「她們這些人綁在一起,在我看來,也頂不上你一條腿好看。」

本來駕輕就熟,手到擒來的一句撩妹話術,可此刻在我說來,卻顯得那麼的情真意切。

也許是因為,我等著跟「她」說這句話,已經等了太久了吧。

「切」,她又不屑的哼了一聲,「嘴巴夠甜,一看就是老渣男了,不過...」她環視了一下位置,看到我們喝剩下的幾個空酒瓶,說道:「你們這酒量也不行,酒都不咋喝,就這還想撩妹子呢?」

陡然間一股豪氣湧上心頭,我拿起野格和香檳,咚咚咚的兌在一起,滿滿的一大杯,挑釁似的看著她,下巴一抬,示意她要不要干一杯。

她輕笑了一聲,貼到我耳邊,帶著一股香風,輕輕的說道:「怎麼,深水炸彈都來了,你是想灌醉我,還是想灌醉你自己」,說完一雙俏目似笑非笑的看著我。

我看著她和之前那個「她」,真的十分酷似,就連調皮的樣子都一模一樣。

然而,一瞬間,之前那個女生,和我朋友老王秀恩愛的合影,又湧入我的腦海。

本來就已經有了酒意,一股又酸又澀的氣流泛上心頭。

我搖了搖頭,一聲不吭,一仰脖,一滿杯的酒就灌了下去。

然後胸口好像被什麼東西堵住一樣,一股熱流湧上頭頂,沖向眼角,兩眼之間模糊一片,濕乎乎的看不清東西。接下來,頭重腳輕的從卡座上摔了下去。

「哎喲,這麼大的男人,開句玩笑,咋還喝趴下了呢?」她手忙腳亂的扶起我,倉促之中,耳環在我臉上,劃出一道血印。

哎呀對不起對不起,她忙又從桌上順手拿起一張餐巾紙,想給我擦拭傷口,結果上面沾滿了酒精,一沾到傷口,痛得我更是齜牙咧嘴的。

「害」她乾脆賭氣一樣扔下了紙巾,手足無措的站在那裡。

這個時候,我倒是從之前那種酸楚的情緒中清醒了過來,輕輕拍了拍她肩膀,示意她沒什麼關系。

「作為補償,把我的微信給你吧。」她氣鼓鼓的打開微信的二維碼,看著我掃了她,點擊了通過隨後貼上來說,「我要去開會了哦,我們團隊的人還在等我。」

我點點了頭,酒意上涌的我,已經說話都說不清楚了,就打開手機,發了一行消息給她:後天晚上,還是這,w18,不見不散。

沒錯,後天是我帶著這些電音節學員,在成都鍛鍊的最後一天,隨後就要飛赴廈門電音節了。

我希望在離開之前,和她好好的見上一次。

雖然我心裡沒有拿她當做「她」的替代品,可無形之中,還是有種復雜的感覺。

既想見到她,但在內心深處,更想狠狠的涮她一下,發泄一下心中郁結的怨氣。

雖然,她並不是「她」。

三見

回去之後,在微信上跟她聊了起來。

從她的回復中,知道了她叫小舞,linky只是她打碟時候的藝名。

翻了翻她的朋友圈,還看到了她多姿多彩的照片,看到了她的另一面。

有時候是個狂野不羈的DJ,有時候又是個甜美溫柔的小女生。

尤其是幾張穿空乘制服的照片,更是引人注目。

燦爛的微笑,雪白的牙齒,配上剪裁合身的衣服,顯示出她另一面的風采。

  • 男:怎麼,你還是個預備空乘啊。
  • 女:是啊,今年大二
  • 女:以後就是空乘里最會打碟的,DJ里最美最會飛的,哈哈
  • 男:你不要臉的樣子,頗有我當年的神韻……
  • 女:怎麼說話的,小心我大耳刮子扇你
  • 男:……你看著這麼千嬌百媚,咋這麼兇巴巴的,動不動喊打喊殺?
  • 女:「西北漢子,懂不懂?女人中的大哥,懂不懂?」
  • 男:「我也是北方的,不過是河北」
  • 女:「那你能不能別那麼多愁善感啊,大老爺們,喝個酒還把自己喝掉淚了」
  • 男:「你看見了啊」
  • 女:「我又不瞎,我只是當著那麼多人,給你留面子而已」
  • 男:「還不是因為你太像了」
  • 女:「你再說這,小心我給你刪了啊,我最討厭當別人的替代品了」
  • 男:「行,不說了,記得明天晚上再來ph找我玩啊」
  • 女:「嘖嘖嘖,還說自己不是渣男,天天在夜店泡著。你們那天卡上8個小姐姐,怪不得在w08,數目都對的上」
  • 男:「別鬧別鬧,我只是來了幾個外地朋友,帶他們感受下成都的生活而已」
  • 女:「還順便感受下成都的小姐姐吧?哈哈哈,別否定,懂的都懂」
  • 男:「你不也是小姐姐,感受你就好了」
  • 女:「那到時我帶幾個小姐妹來,讓你們好好感受下」
  • 男:「舉雙手歡迎!」

時光一晃,就到了我們約定的那天。

我早早的就和浪子約好了今晚來一起玩的朋友,差不多十幾個各種各樣的女生,沒辦法,帶著這麼多學員,總要讓他們感受下成都這座城市的魅力。

當然,還包括小舞,和她說的要帶來的4個朋友——加上她,自稱為成都某航空學院某系某級的5朵金花。

九點左右的時候,我收到了小舞發來的信息:「我們已經翻牆出來了,打個車就過來。」

  • 我:「????」
  • 女:「沒辦法,我們還在軍訓,封閉化管理,不過既然答應了你,肯定不能爽約啊」
  • 我:「這麼說來,我感動死了。今天要好好一起玩一下」
  • 女:「我還有別的朋友也在那裡,你們今晚人多嗎」
  • 我:「不管人有多少,你在我眼裡永遠是最美」
  • 女:「行了行了,你留著一肚子情話去撩別的小姐姐吧。你大哥我不吃這一套」
  • 我:「那你吃哪套」
  • 女:「我哪套都不吃,好好喝酒,喝的過我再說」
  • 我:「一言為定!」

十點鍾,我獨自坐在w18的卡座上,百無聊賴。

ph大廳的入口傳來一陣騷動,我抬眼望去,小舞帶著她的四個姐妹,大搖大擺的從門口走了進來,坐在我的旁邊。

每個人的裝束都是一摸一樣,帶著軍帽,身穿迷彩服,腰扎武裝帶,腳上別出心裁的穿著高筒馬丁靴。

然後每個人人手一副GM的墨鏡,在整個場子裡面,顯得格外的扎眼,頗有一副中華女兒多奇志,不愛紅裝愛武裝的氣魄。

我瞠目結舌的看著小舞,她頭一仰,介紹到「麗麗,莎莎,彤彤,月月」

然後指了指我,這是robin哥。

幾個女生不約而同的倒了幾杯酒,輪流跟我喝了起來。

幾杯酒下肚,女生們的臉上都泛起了紅潮。而小舞幾乎面不改色,似笑非笑的看著我說:怎麼你的妹子還沒來呢啊?

我晃了晃頭,努力讓自己清醒了下,然後給浪子和學員們開始發消息,讓他們趕緊到卡座集合,不然真的還沒開場,我就要被喝趴下了。

隨著男生們的紛紛到場,這些軍裝女娃們,也紛紛開始放鬆起來,大家你來我往的喝酒玩起游戲。

然而,隨著後續女生的紛紛到來,小舞臉上的表情,也開始變得精彩起來。

從開始的一臉不屑,到後來的慢慢嚴肅,再到後來的一臉不開心。

直到最後一個女生入座,她實在憋不住了,捏著我的耳朵說道:「怪不得今天定了個w18啊,我數了一下不多不少正好18個。」

我滿不在乎的看了她一眼,說道:「這有什麼奇怪的,還不是因為我人緣好,所以大家愛來跟我一起玩。再說,我指了指160的浪子。他正在跟一個足足高了他一個頭,將近有1米8的女生在那裡抱抱搖。

努力的踮起腳尖,讓自己的手臂可以搭在別人的肩膀上。

「其實大部分女生,都是他喊來的」。一邊心裡默默的念到:對不住啦浪子,反正朋友就是拿來背黑鍋的,反正以前我也幫你背了不少…

小舞半信半疑的看了浪子一眼,似乎有點不太相信,這麼一個相貌平平無奇的矮個子男生,怎麼會有這麼多網紅小姐姐願意過來擠在他身邊玩。

我湊過去,偷偷在他耳邊說,「你別小看他,他可是有名的受女孩子歡迎。別看站著不高,可是人家躺下去不矮啊。」

「你要死了」小舞狠狠擰了我一把,然後惡狠狠的跟我說道:「早知道你們這里一卡座的女孩子,我就不該帶姐妹們過來湊這個熱鬧。」

「哎呀,沒關系的嘛,反正你在我眼裡是最美,這些繁花俗柳,怎麼跟你們這些金花比嘛。」

小舞鼻子裡哼了一聲,然後說道:「你們慢慢玩著吧,待會兒我去朋友的卡座。」

我看著一開始趾高氣揚的小舞和她的姐妹們,面對著越來越多的人,變得臉色越來越不好看。

心裡突然湧出一種異樣的開心的感覺,隨即又覺得不好意思,畢竟別人千辛萬苦的翻牆出來,發現只是當了個陪襯。換了誰心裡應該都不是個滋味。

我好說歹說,她們才在卡座上勉強呆了一會兒,大概11點多的時候,小舞冷冷的丟下一句:我去朋友卡了。隨後帶著她的朋友,揚長而去。

我先是不開心了一下,隨即和卡上的朋友繼續玩,順便幫了一下還在奮力爬樹的浪子——那個足足高他20公分的女孩子,最後還成為了他長久的女朋友,也是我當時沒有想到的。

第二天酒醒後,我給小舞發了一堆消息過去,然而,她一個字都沒有回復我。

我有點慌。

直到傍晚,她才回了我。

  • 女:我期末考試完,就回老家了。
  • 男:那你啥時候再回來,開學?
  • 女:我不知道,男朋友不想我繼續讀了。
  • 我:你有男朋友?
  • 女:之前分了,在找我復合。
  • 我:……你跟我說這些啥意思,意思是我騷擾你了唄。
  • 女:沒有,我覺得你其實挺有趣的,只不過,我不喜歡hold不住的男人。
  • 男:我有那麼hold不住?還是你喜歡舔狗,天天趴著討好你的?
  • 女:我不喜歡,我喜歡控不住的,但又覺得很不爽。我微信里一堆男的等著約我,我為啥要去你那裡受這個氣。
  • 男:所以你前任也是這樣的
  • 女:嗯,他纏著我,對我很好,不過我總覺得這樣的男人沒意思。
  • 男:那你還說要跟他復合?你故意拿這個干我的?
  • 女: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心裡很亂。我看不上他,但又覺得他對我挺好的。
  • 男:你真是個渣女
  • 女:沒錯,是又怎麼了,你們男的不都是喜歡渣的嗎。
  • 男:男的是喜歡自己得不到的,說到根上就是人性本賤。
  • 女:我也一樣,喜歡我的我不喜歡,我喜歡的我又不想讓他得到我。
  • 男:那我呢?
  • 女:你比我看起來還要渣,我覺得hold不住你。雖然有點喜歡你。
  • 男:改天一起吃個飯吧……每次見你都是蹦迪,都沒好好聊過天。
  • 女:好。

我躺在床上,一夜無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