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了幾年的兩性與人性之後,我越發覺得——沒有一個情感博主和雞湯博主在業務范疇是100%成功的。

無論是頭部還是小透明,專業走心或者「割韭菜」型,都沒有辦法完全拯救看過文章的每一個人。

但我知道,這不是作者的責任,至少我本人無愧於心。

我從始至終都只有一個目的——能讓女性從容自如地覺醒「自我」與自信,進退有度地駕馭情慾,邏輯自洽地獲取現實利益與內心的舒適感。

我自認為將感性與理性的纏繞、利弊與情緒的碰撞、道與術的方法論、男與女的現實需求與心態差異都解讀得深入而真實。

內容上,我掌控著客觀與主觀的尺度,傾囊相授、毫無保留。

只不過,我自己也清楚,我文章側重的群體偏成熟。我更關注與自己同年齡層的、渴望提升情感認知,從而完善自我的獨立女性。

所以,很多社會閱歷與情感經歷皆不足的年輕女子不太能順暢吸收,需要時間消化與回味沉澱。

這很正常,若沒有切身經歷,身邊也沒有參考個體,認知與視野的確很容易被禁錮,更容易被情慾所控制,不分年齡層。

今天,就來聊聊「心甘情願被控制」這個話題。

所謂「被控制」,跟「被PUA」相似。

唯一區別是——程度不同,目的不同。

眾所周知,「PUA」已是惡劣陰暗的代名詞。

他們以傷害打擊為「實驗」樂趣,以惡意引導女性自殘自殺為最高成就。輕則騙財騙色,重則追魂索命。

而「控制者」有可能是無意識的,甚至沒有利益需求的。

他們只想獲取掌控的快感,填補內心不為人知的自卑感。

正因如此,「被控制者」往往無知無覺。

從最初的「來去自由無所謂」到「患得患失、糾結不適卻不甘」一步步淪陷。

「被控制」的跡象很明顯——過份重視對方對自己的評價,被對方的態度牽引情緒,以對方的期待值來定義自己。

被對方肯定某種價值,就像獲得了精神能量;被對方否定某次言行,或者對方沒有給予相應的平等回饋,就開始自責、自憐、自省。

她們倒不會全面否定自己,只會將失落與失望歸咎於「不懂套路與手段」,「幼時沒有得到足夠的關注與贊賞,始終缺乏安全感」……

講真,這些話我聽過不下1000遍,已經聽得很麻木……能理解但一點都不認同。

細想想,除了個別極端惡劣、不配為人的父母,我們大多數人的父母真的造成了多大的傷害嗎?

他們年輕的時候,尚處於信息閉塞的時代。即使具備一定的文化水平,認知也受制於狹窄的路徑。

他們沒有機會去了解心理學與親子關系,不懂「賞識教育」與「引導教育」;他們的確會疏忽一些東西,礙於生計也無奈缺失過許多陪伴。

可是,即便他們做得不完美,真有那麼大的殺傷力嗎?成年後的心智鍛造,和自己的知識閱歷毫無關系嗎?

「原生家庭」真的為個體的自私與懦弱背了太大的鍋。

將「傷害」看得重於泰山還是輕於鴻毛,完全取決於自己的心態與視角啊!

當你具備獨立能力和一定話語權的時候,面對所有的「逼迫」、貶低、壓榨,完全取決於你願不願意無視或隔離啊!是坦然放下還是被心魔反噬,都是自身修為的力量在抗衡。

修為的提升是個漫長的過程,別氣餒,更別絕望。

慢慢來,總會撥雲見日。

女人可以柔弱示弱,大大方方地明言「不想承認付出不值得,只想證明自己沒有錯」;或者坦坦盪盪地承認「就是動了情,就是不甘心,就是控制不住自己」,我都會共情並憐惜,真沒必要將自己的軟弱逃避「甩鍋」給父母的影響,顯得很沒擔當。

我個人認為,容易「被控制」只與自身三個因素相關。

一,情感過於豐富泛濫。

沒錯,與固有定義里的「過於匱乏」恰恰相反。

匱乏已久的人,情慾方面更可能會形成慣性的無感或冷淡。

而泛濫的人,往往欲望太強,強烈到一定程度就會迫切地尋找載體。

這種欲望,不是指生理需求,而是指現實層面的「渴望穩定」與心理層面的「渴望肯定」。

所以,在根本沒捋順自己的期望值和出發點之時,就輕而易舉且自以為是地喜歡上一個人。

來得快,去得也快。

如果只想玩感情游戲,這叫灑脫不羈。

如果每一次付出都恨不得原地結婚,這叫敗壞行情。

可惜,容易被「控制者」通常玩不轉感情游戲,所以完全不懂得高段位的「套路」是收斂隱藏。

欲望一旦暴露得太明顯,就相當於把底牌與軟肋全部亮給對方,鬥地主時第一把就出完四個二帶王炸。剩下的招數全在負隅頑抗,不是遞刀就是送人頭,全面失控投降。

一面清醒地明白自己的不堪,卻又掙扎著繼續不堪。

如果對方給予的利益會隨著他的情慾淡化而淡化,而你不能失去這份利益;或者你一無所長,極度需要被「馴養」。

那我可以理解這種心甘情願的「被控制」,畢竟關乎生計、事出有因。

如果本身經濟就很獨立,也不需要依附對方任何資源,卻依然會「降智」被「控制」心態,我就真的……想罵人圖片

要擺脫控制多麼容易啊!

穿上最靚的新衣服,化個美美的妝,拍一張最有范兒的照片,然後對著鏡子裡的自己,客觀又冷靜地問一句:「他配嗎?」

請記住這三個字,感覺「被控制」的時候及時服用。短期療效甚佳,長期堅持能根治自卑。

身為一個獨立的成熟女性,保持心態年輕是指在看透污濁與陰暗之後,依然能保持一種相信純粹與光明的天真,依然相信自己身上有一種值得被珍惜的魅力。

這種天真與魅力不被外界影響禁錮,更不受年齡束縛。

並不是讓你每一次動情,都將自己視作情竇初開的「傻白甜」少女。這樣的弄巧成拙,無比可笑。

30歲以後,美貌都是金錢的味道,氣質都是文化的滋養,沒毛病。

你為自己外貌投資、內涵增值、信息量擴充所砸出的每一分錢,都能獲取實打實的回報;而每一次回報都為「你很貴」這條定義添磚加瓦。

很貴的你,給出的每一分情意更該是無價之寶,真不是隨隨便便哪個男人都有資格享用。

「物以稀為貴」,情意亦如此。

泛濫成災註定廉價貶值,稀缺資源才能得珍惜重視。

情感泛濫者,為何容易被控制?

除了欲望太強,目的暴露太明顯之外,還有關鍵的第二點缺陷——對男性的價值審視缺乏清晰的分類,導致對自身真實需求缺乏理性的判斷。

這也不能完全怪她們,畢竟鋪天蓋地的文章里都在提及「價值」與「增值」,卻沒幾個作者拆解出個人價值的具體構成包含——社會價值、心智價值、婚戀價值三部份。

社會價值,代表學識能力達到的成就、獲得的頭銜、站上的平台、所處的階層。

心智價值,代表情商內涵、心態格局。包含語言表達能力、情緒調節能力,吸收接納新事物新觀點的理解能力;人際交往中的包容度、感知度、柔韌度;以及應對變故與挫折的抗壓力、堅守底線的意志力。

婚戀價值則簡單粗暴得多——顏值、性能力、性格品行;情緒價值的給予能力、情趣氛圍的營造能力,以及凝視異性的角度。

我個人認為,這三類價值是互為體系的。

某些維度能相輔相成地相融,卻並不相通,更談不上相等。

社會價值和心智價值可以互相成就。

學識決定你能抵達的平台,平台決定階層,階層決定見識,見識能拓寬眼界,在一定程度上影響心態格局。

然而,學識、平台、階層、見識,都不能修補或替代婚戀價值中任何一項劣勢短板。

如果從男性視角凝視女性,女性的婚戀價值與前兩種價值之間永遠有壁。

好比一個男博士遇見一個女博士,男精英遇見女精英,在社會價值和心智價值勢均力敵的前提下,這群體中90%的女性很可能會忽視外形,側重前兩種。

而70%的男性第一時間100%看的是長相,緊接著思考的是「她願不願意生孩子?願不願意將家庭放在第一位?」

別懷疑,大多數男人的婚戀需求就是這麼簡單粗暴。

剩下30%境界稍微高一點,會思考得更深入一些,也不過是「她和我能不能聊得來?能不能理解我?她的性格品行我能接受嗎?」

女性的事業成就、情商內涵、見識格局上的閃光點,許多有自知之明的底層男性和高階男性都往往會選擇性忽略,避而不談。

前者是沒資本沒底氣提及,所以被迫簡化,不敢高攀;後者則是堅定地認為自己不需要顧及。

發現沒有,成熟男性在兩性領域裡最關鍵的抉擇環節,永遠天賦異稟——能准確地定義終極需求,也能果斷地摒棄次要需求。

好比喜歡「綠茶」,就完全可以忽視「茶藝師」們目的不純;想找「免費保姆」和「生育機器」,就只盯一無所長「求馴養」那一類;想吃軟飯,就會努力哄富婆開心;想更上一層,就只會重視對方的背景、資源或能力。

他們永遠懂得以「我想要」為首要出發點、「我需要」為唯一評判點;永遠將「我的感覺」置身於「你的感受」之前;並能毫不費力地做到「知而行之」,幾乎不會改變或調整認知標准。

大多數女人則辛苦得多,也「偉大」得多。

盡管她們的社會價值已足夠優秀,婚戀價值亦占據著絕對優勢,心智價值卻仍需進化提升。

因為她們的意識領域尚未徹底清除男權社會的思維荼毒,幾乎天然地將自己擺放到弱勢地位,以致於非常容易將男性的三種價值混為一談,且心理上永遠尋求依賴。

這點,是被「控制」的致命傷。

當然,她們自己也比較貪,想要一個三位合一的理想伴侶——引領者、撫慰者、情趣者。

引領自己拓寬眼界格局,在事業或心態層面能給予扶持。

能撫慰自己的脆弱暗傷,毫不吝嗇地給予理解與憐愛。

知情識趣,能和自己愉快地玩到一起,共同享受生活。

這樣的極品伴侶現實中真不是沒有,但時機與感覺缺一不可,全憑「運氣」做主。

更多時候誤以為自己撞上,很可能是高段位海王在體驗人生。

畢竟,花不開了,花店繼續開;海枯竭了,海王依舊在。

比起那些婚戀價值毫無優勢的男性,能和高段位海王過招倒還真不算虧,至少他三類價值都必須在水平線以上才當得起這頭銜。

除了不給婚姻,不做承諾之外,他製造的氛圍感、體驗感都絕對能得高分。

但令我無語的是,現實中更多男性「控制者」根本不具備海王的外貌優勢和出眾配置,卻也能成功「控制」住女性的心態?

說到底,是女人們自發地「理想化」了他們,將男人的社會價值=引領者,心智價值=撫慰者,以致於分不清自己到底是真喜歡還是不服輸、想征服,或是想通過征服去「掠奪」男人這兩項價值為己所用、為己增值。

在一貫「慕強」的情感需求中,她們開始不自覺地仰視,從而完全忽視了男人在婚戀價值中的缺陷短板。

又長期處於被「神化」母性特質的輿論氛圍中,即便覺醒了一點「自私的自我」,渴望順暢自如地駕馭兩性關系,實現欲望的出發點卻依然是「我要付出什麼?他才能給我什麼?」

想得到,必須先付出,理沒錯。

社會進步、運轉的本質規律就是「交易」

好比你想睡大帥哥,但你沒有與其平衡的顏值;你想嫁大富豪,但你沒有與其匹配的家世,你就必須拿東西去換。

所以,有人用錢,有人用情緒價值,有人靠做小伏低或是當「生育機器」。

可是,若雙方在價值平等,甚至女性綜合實力勝出的前提下,女人們實現情感理想的出發點為什麼一定要先以「他的需求」為行事准則呢?

付出不是不行,為什麼要在絲毫利益都沒獲取,情緒、心態、情慾也都沒得到滋養的時候,依然要率先考慮「他的感受」呢?

男人一貫是從男人的視角凝視女性,我們難道就不能把他們的思維拿過來,也從不同的價值維度分門別類地去評判嗎?就不能抓一下重點嗎?

我如此細致地揭露他們,就為了讓被「控制住」的女人們學以致用啊!

如果他的學識、資源、人脈都不能為你所用,你也壓根兒不想從他身上撈錢,那他的社會價值在你這里就一文不值。

如果你與他交流吸收不到任何營養,甚至感覺到他的冷漠敷衍,察覺到他絲毫沒有去深度了解你、理解你的意向;他甚至完全忽視你精神層面的需求與生活中的感受且視為理所當然,那他的心智價值在你這里就是一串「假大空」的肥皂泡。

如果他在婚戀價值層面還有顏值和性能力的硬傷,情緒價值的給予和情趣氛圍營造也只能打負分;他甚至都當不好一個有居家實用價值的「賢惠婦男」,你還依然欲罷不能地想為自己「搏」一回「賭」一把,我……就真的聊不下去了。

如果你確定自己向來照顧到對方情緒,沒有作,沒有不懂事,沒有任何不妥言行刺激過他,他的所作所為依然令你感到不舒服,沒有安全感。那你翻來覆去地猜測純屬自討苦吃,你就該沒有羞愧感和負疚感地對他傳遞想法。

他愛怎麼想怎麼想唄,你管他怎麼想呢!

他都不擔心這種潤物細無聲的「不在意」會傷害你,你還期期艾艾地擔心會失去他?拜託做個人吧……

多問問自己,你最想要的是什麼?他現在有沒有給到?以後會不會給到?

都是經過風浪,見過世面的女人,請相信自己,切身感受最真實!

所以,不要如此地跟自己較勁賭氣,征途上還有星辰大海在等你!

留一個翩然而去,讓他念念不忘的背影殺方為上策。

就算後續需要修復靜養,暫沒有心力去提升數量,刷經驗值引發質變,也請提高一點對男性品質的審美門檻。

多年以來,我們中國女性受到的兩性教育啟蒙都是「不要以貌取人,男人的樣貌比不過人品」。

所以,很多女人在戀愛或擇偶時,至今都堅信「以貌取人」是淺薄無知的代名。

男人普遍的「普通而自信」就是被這麼慣出來的!

長得帥就一定花心?長得丑就一定懂珍惜?請問邏輯在哪裡?

喜歡帥的就是淺薄?喜歡有才華的才叫品位?省省吧......

才華和品位,是你自己努力就可以擁有的東西,而醜男往往意識不到自己丑,油膩男也完全不覺得自己油膩,看他們作怪才真是讓人冷靜!

講真,敢「以貌取人」的女人往往才能當被仰視的那一方,因為對男人的審美門檻高,被誘惑的幾率就低。不會輕易給那些顏值不達標、氣質太油膩、私德處處槽點的男性一個正眼兒。

So,學一學我們「顏控」吧!放眼看看身邊男性的整體形象狀態吧……

還是那句話,想控制你?他們配嗎?

當然,如果你能說服自己,你認為值得,你所做的一切都只為不辜負自己,所以不願痛快放手,我也決不會瞧不起你,我完全可以理解。

旁人永遠只能是建議,再細致的利弊分析都抵不過當事人一句「我願意」

三,對自身評價體系不夠堅定。

說穿了,就是自卑。中國女性在兩性領域裡根深蒂固且普遍的自卑。

要根治這點,有人或許耗時漫長,有人或許即時自渡。

首先,要降低欲望暴露,擯棄「年齡焦慮」。

30歲以後,你若是能讓「姐姐」這個稱謂在各個維度都充滿含金量,你就一定會知道,張揚的青春在成熟的風情面前,不堪一擊。有糟老頭子追逐「洛麗塔」,就一定有帥弟弟愛姐姐。你配得起!

其次,要做到對無關緊要、不能損害到自己切身利益的人與事無心無謂。這很難,需要努力。(我以前寫過具體方法論,忘了標題,可以去菜單里點全部目錄找一找)

最後一點最關鍵——一定要有自己獨立的社交圈,身邊一定要有真誠相待且互相認可的朋友。

請你一定要相信陪你走過漫長征途,更了解你真實品性的親生朋友對你的評價,勝過相信半路冒出來,對你一知半解的人所下的定義。

這是很簡單的一個區分啊!

他接觸的人與你接觸的人是不同的;哪怕是同階層也有不同圈層,各有各的性格品行,以及不同性質的交往所順應的處事風格。

他的朋友也許更了解他的社會價值,但你的朋友一定更了解你的心智價值。

畢竟男性和女性在觀察同性時,角度側重點從來都不同。

所以,你一定要清楚,當他用他在自己圈子裡提煉出的處事標准來定義你的言行對錯時,只能暴露出他固化的思維與狹隘的認知。

所有不適用於你個體與圈層的標准,你都有權利不接納不認可。

反「控制」記住一句話就行——標准永遠不是一個人制定的,也永遠不以某一類群體為准則!

所有的壓制、改造、歪曲,都是最拙劣的「控制」手法,都存在蓄意貶低你的價值,從而掩蓋自己劣勢的陰暗欲望,狂妄又可笑。

永遠不要丟失客觀評價自身的能力。

哪怕你喜歡他,哪怕他是你老公,你都有不認同的權利。

這種否定,不是聲嘶力竭的辯駁,而是在心底為自己堅守的理念築一道銅牆鐵壁。

可以哄一哄,可以撒撒嬌,可以演一演「被控制」,但你的情感內核永遠要以自己的利益度與舒適度為第一信條。不懷疑、不動搖、不糾結、不留戀。

這就是「自我」,就是情場里戰無不勝的終極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