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起來他們已經有一個多月沒有發生過關系了。女朋友曾經問過他:「是不是對我的身體沒性趣了?」他說:「怎麼會,只是每天下班回來都很晚了,周末,周末必須安排上。」於是這場「約會」從某一個周末排到了這次小長假。

女朋友也曾經問過閨蜜:「這種頻率正常嗎?一個月也就一兩次...」閨蜜在群組里的感到相當震驚:「這個頻率太不正常了吧,怎麼回事啊你們?」後來他常常感到女朋友會用一些微妙的語言push他。

盡管他知道只要稍微「努力」一點,就可以打破性生活不和諧這個問題,但是每天下班回到家裡,卻只想刷刷視頻、打盤游戲,直到身體被迫睏倦沒辦法再有任何思緒,他才覺得「自己」回來了,才可以繼續過明天。於是長此以往,她焦慮不滿,他愧疚低迷。

這次小長假,他們終於做了一次,像是完成了拖延已久的「任務」,他和她都覺得終於有所交代了,給誰的交代呢?或許並不是給對方。

這樣的他和她並不是孤立的個體,而是習慣了向內push的群體。而人們競爭的主題,無非是物質、金錢與性,前兩者很明顯,而第三者的競爭化可能連人們自己都未察覺。

這年頭,人們連性生活都要競爭

楠囡 「室友們都以為我還是處女」

大一時和前男友在一起發生了關系,但是至今室友們都以為我還是處女。大一時經常會和前男友出去玩,回來室友們會問我倆出去玩如何住的問題,考慮到她們平時的觀念和言語,我不敢告訴她們我倆時住一間房,每次都說是分別開兩間房睡的。

室友們平時人都很好,但是說起專業里哪個女生出去和男朋友開房的八卦,她們就會擺出一副那個女生髒了的神情,自然我在他們面前也要保持一個「處女」的形象。分手後,我自己也很焦慮,之後的男朋友會不會很介意我不是處女,以及我該如何告訴他我不是處女這件事呢?

柯耶夫斯基 「我有一個秘密,30歲了我還是個處男」

每次朋友們炫耀起他們的性生活(准確是吹牛),我基本上是不發表什麼言論的,並且希望這個話題快速略過,因為我三十多歲還沒有過任何性經歷,每每想起都覺得很羞恥,如果到了不得不說的時候,我就會編上一兩段自己的兩性經歷。

之前聽過一個女生說,她寧願選擇離過婚的男人,也不會選擇三十多歲還沒有任何兩性經歷的男人,這種男的多半都不正常。我自己有時候也會想自己是不是哪方面真的不正常。但是想了想,我也談過戀愛,只不過是在高中,上大學時我喜歡的女生不喜歡我、喜歡我的我不喜歡,工作後一直好像也沒時間也沒合適的,我也不想為了「開苞」而去找服務,所以才「處」到現在。

都說女人到了一定年紀沒結婚會焦慮,但是男人到了一定年紀還是處男的焦慮一定更強烈。

這年頭,人們連性生活都要競爭

Yoyone 「我要在我們發生關系之前先減好肥」

最近終於脫單了!和喜歡的男孩在一起了!我計劃我們三個月之後再發生關系,這個時間節奏好像正好?而且我也可以趁這個時間減肥,想想我現在的身材估計很難在他面前脫光吧,誰不想自己女朋友的身材看起來就很有欲望呢?

東子 「時間太短,我覺得自己像個loser」

每次發生關系,我都覺得女朋友還沒來得及享受我就結束了...雖然她從來沒說過什麼,但是我能從她每次有些詫異的表情(怎麼突然結束了?)中感覺到她的失望。我上網查了很多相關數據,我的時長甚至比網上亞洲男性的標准時長還要短些。

我有試過多運動蹲腿,但是發現並沒有什麼改善,也試過吃一些營養品,但是也好像沒什麼提升。這個事情,我又覺得去醫院看醫生很羞恥,會被周圍人知道。搞得我甚至都有些心理壓力了。

一隻白 「很久沒有性生活,是不是我沒魅力了?」

和男朋友在一起一年之後幾乎就沒有性生活了,想想他並不是性冷淡,至少剛在一起時還是很有激情的,但是慢慢的就越來越少到現在基本上沒有了。有時候我想要他反而會用各種理由推脫,比如加班累了之類的,我經常會想是不是自己在他面前太隨便了,也不怎麼化妝打扮了,所以對他就沒什麼性魅力了。

但我健身讓身材變更好、也會在房間製造一些情趣,他也還是無動於衷。我不想自己年紀輕輕就過上沒有性的生活,沒有性就沒有很多親密的舉止,讓我覺得我們兩個之間好像沒什麼愛了。如果一直這樣,我不知道自己會不會出軌。

這年頭,人們連性生活都要競爭

群體的競爭必然是全方位的,從車、房子、鈔票,到身材、容貌、性格,到性慾、做愛、生孕,再到育兒、養老、死亡。

人活著的目標很容易變成「更高更快更強更久」,但其實活著本就無意義,不過是被放行到人間游戲一遭罷了,鬆弛些,沒關系。

最近看到這段話感到非常舒適:

「我從某個時候起認識到,一個人的生活不必負擔太重,不必做太多的事,不必有妻子、孩子、房車、汽車。幸運的是我認識到這一點的時候相當早...這樣,我的生活相比於娶妻生子的平常人的生活輕松多了。」

倒不是必須按照杜尚這種方式生活才能輕松,而是每個人要拋開社會准則來選擇一種自己喜歡並適合的生活,不必對照「標准身材」、「標准性生活頻率」、「標准性能力」、「什麼年齡該做什麼事」等來要求自己,這些標准本就是無的,做到如何做不到又如何?

盡管想清楚了這件事,下次還是會繼續競爭,但不同的是競爭卷的次數和程度會越來越低,直到你完全專注於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