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這篇文章,是應一位讀者的要求所寫,給大家介紹一個你們此前可能從未聽過的群體:

「無性戀者。」

我和他聊天,他反復強調的一句話是,在戀愛中感受不到樂趣。

我問為什麼?

他說:「我好像真的不愛做別人愛做的事」。

「?」

「女朋友嫌我冷淡,懷疑我做了對不起她的事,但我真的冤啊。」

「因為這事,我跟前兩個女友都分了,感覺這次也快了……」

「……」

「聽說我我這種情況叫無性戀者,挪威你能寫寫嗎?」

於是就有了這篇文章。

無性戀者

有一部英劇,叫《性愛自修室》,當然大機率很多人沒看過,因為從這個名字就可以看出來註定它是不大可能被大多數人看到的。

在這部美劇中就提到了這種情況,無性戀者。他們通常感受不到任何興趣,做到了真正的在河邊走但不濕身,不是不想濕,是對河沒有興趣。

我們可能難以想像,這個世界上真的會存在這麼一個群體嗎?哪怕暗戀很久的人此刻坐在身旁也自巋然不動。

答案是當然存在。

1994年,英國做過一個性吸引力調查報告:

研究顯示,18876名英國居民中,有1%表示無法從任何人身上感受到性吸引力。事實上,這組數據可能被低估了,有性心理學家認為這個數字可能更大。

「感受不到性吸引力」,就是無性戀最基本的一個定義。

1%的機率,聽上去不多,但英國人這麼多,一座幾千人的大廈,一條人潮洶涌的大街、兩節摩肩擦踵的地鐵,一眼掃過去,可能就有無性戀者。

網路上,對「無性戀」的定義是:

無性戀者是一個不受性行為吸引,或者不會對性感興趣的人。(性吸引概念:有性者的一種感覺,會讓他們想要和另一人發生性接觸。)

和禁慾不同,那是人們的選擇,無性戀是一種內在的取向。

這並不會讓我們的生活更好更壞,不是精神潔癖或者病,也並不是更純潔更高尚。我們只是會比多數有性者面臨更多的挑戰。

無性戀中有各種不同的類型,每個人對關系,吸引,性慾等都有不同的感受和經歷。只有你自己才最清楚,沒有人可以給你下定義。

無性戀者:自我懷疑的折磨

事實上,無性戀者在生活中面對著各種困難,而最大的折磨,就是自我懷疑。

歸因則在於,無論是周圍人,還是他們自己,對「無性戀」這三個字的了解,都太少了,以至於產生自己是不是不正常的懷疑。

和同性戀相比,無性戀很低調,低調得過分。

這個社會對同性戀的理解與包容,遠遠超過無性戀。

因為缺乏了解,不願意被別人知道、被追問、甚至被同情、嘲笑、歧視,無性戀者很少會討論自己的性取向,但他們一直存在。

而且由於不停地追問,產生了對於自己的質疑:我是不是不正常?為什麼我對性這種顯而易見大家都感興趣的事兒總是提不起興趣?

通常,他們找不到答案,然後陷入持續地自我折磨。

一方面拚命靠近自以為的正常人標准,另一方面又被自己的行為惡心到。

一個人發現自己是無性戀的過程,往往很難,知乎有一個話題,「你們如何發現自己是無性戀的」,裡面大多數人的經歷,都是談了很多次戀愛,被質疑和折磨了很多次,才恍然發覺原來自己對性並不感冒。

有些人說:「活了幾十年,才知道自己是誰。」

有一位網友,她在大學時第一次談戀愛,但是,從接吻那一步開始,她跟男友就割裂了,男友很陶醉,但她很惡心。

在男友的主動下,後來又嘗試了幾次,但她實在是接受不了。

分手的時候,她的感覺是解脫,輕松,爽。

如果說初戀可能是不夠愛,那她第二段戀情是真的很喜歡了,都准備結婚了。

但即使很喜歡,面對這個人的時候,她也只把性當成一種任務、義務。

她無法理解文藝作品中描寫的性的美好,對她來說,性就是忍耐。

她假裝高潮,她求他快點結束,她會走神,好像靈魂游離在肉體之外觀察他們。

她無法享受,無法投入。

後來,她對象出軌了。

她想,可能對方兩人的性生活更和諧吧。

她開始懷疑自己是性冷淡,開始上網查各種資料。

這時候,她才接觸到「無性戀」這個概念。

越是深入了解,她越覺得契合,但隨著對自己的認知更深入,一起來的還有焦慮、不安、恐懼、自卑、抑鬱……

這個過程,艱難的是自我與社會期望的碰撞,接納這樣與眾不同的自己,需要旁人難以想像的勇氣。

她花了漫長的時間去認識自己,之後又花了漫長的時間才接納了這樣的自己。

小眾性向者的路,總是比普通人要難,很多。

不止國內,即使自詡開放的外國,也是。

美劇《性愛自修室》中,就有一位無性戀者,因為自己的「異常」而痛苦,懷疑自己。

她感覺自己是「支離破碎」的。

也幸好,她媽媽了解無性戀者,並接納她,開導她。
告訴她,「無性戀是正常的,我們不會因為性而完整,也不會因為沒有性而破碎」。

正確認識自己,認識到自己不是有病,認識到自己不是一個人,認識到自己是正常的,對無性戀者來說是很重要的一步。
就像對抑鬱症來說,認識到自己只是病了很重要一樣。

「原來我性冷淡的原因是無性戀。」

無性戀者的伴侶怎麼辦?

我們肯定會好奇一個問題,如果無性戀這對任何性吸引力提不起興趣,那他會談戀愛嗎?和他戀愛的對象怎麼辦?

首先無性戀者是會談戀愛的。

無性戀者把關系吸引分為兩類:

  1. 浪漫吸引
  2. 性吸引

無性戀者中有很大比例的「浪漫無性戀者」,以及部分「無浪漫情節無性者」。

他們都無法感受到「性吸引」,但其中「浪漫無性戀者」是能感受到「浪漫吸引」的,他們不缺愛,只是缺點性趣。

「浪漫無性戀者」的「浪漫吸引」里也有不同的傾向,並不都是異性。

根據研究,雙性和泛性的比例也很高。

同性浪漫無性戀者:對同一性別的人有戀愛的興趣,無性吸引,占6%

異性浪漫無性戀者:對異性性別的人有戀愛的興趣,無性吸引,占22%

雙性浪漫無性戀者:對兩種性別的人有戀愛的興趣,無性吸引,22%

泛性浪漫無性戀者:對任何性別包括變性人、中性或雌雄同體的人都有戀愛的興趣,無性吸引,占23%

換句話說,無性戀者,比如「浪漫無性戀者」雖然不會被性吸引,但會被浪漫感情吸引,在情感、心理上,他們仍會愛上別人。

他們真的能分開精神和肉體,他們就是傳說中的「只愛,不做」。

他們可以有底氣的說,「我的愛與性無關」。

他們會享受牽手、擁抱、簡單(表面)的親吻的親密,只是不能再繼續深入了。

這樣的情侶,他們會需要更坦誠的溝通。

比如紀錄片《無性戀》中,就有一對情侶。

女生是無性戀者,男生不是。但男生對女生一直是支持的。

這個男生有點特別,他本身對性也不是很熱衷。

甚至,他覺得性文化中,要求男生主動積極,這很有壓力,所以他完全可以接受親密關系中的無性因素存在。

他們可以愛著對方,不用那種方式。

但如果不是這樣契合的剛好,面對伴侶「是我沒有吸引力嗎?」、「你是不是出軌了?」的懷疑,無性戀者還是很難讓對方理解。

對伴侶來說,他們總是一頭熱,得不到回應。

對無性戀者來說,因為缺少激情的本能,無法回應對方,也在被愧疚折磨。

這種本能造成的鴻溝,可能持續到雙方60歲都無法消禰,讓現代本就不穩定的婚姻,又要面臨一層考驗。

日本紀錄片《戀愛圈外》就是講一位無性戀男生的故事。

他有一個普通性向的女友,也提前就告訴了女生自己的性取向,然後得到了女朋友的理解。

男生認為,他需要這種「安心,互相依靠,可以暴露脆弱」的關系。

女生也在男生的坦誠溝通中,接受了這不是世俗普遍的戀愛。

但男生的界限始終維持在「精神上是搭檔的感覺」,問題就在於,有多少人能接受這樣的關系呢?

我相信如果缺乏坦誠的溝通和長久實驗,能接受的人少之又少。

一個無性戀者和有正常性需求的人戀愛,雙方都隱忍不發的話,對大家都是折磨,事實上,對後者,對有正常性需求的人而言,也不公平。

唯一的解決方法,是坦誠溝通。

坦誠地告訴對方自己是無性戀者,這是非常重要的一點,無性戀者最好的戀愛對象,是能給戀愛的浪漫體驗而又不需要性生活的人,但找到這樣一個人並不容易。

我在查資料的時候,甚至發現了「無性婚戀交友網站」。

最大的挑戰來自父母與周圍人的目光

有人說,那就不找伴侶了,不就可以了嗎?

可以,但他們仍會為自己的性取向承受額外的壓力。

最大的挑戰,其實是來自於父母。

「這麼大了還不找老婆,你還是個男人嗎?」

「哪有什麼無性戀,你就是要求太高,看不上別人。」
……
說實話,我能理解這些偏見。所有的偏見都源自於不理解,你從門縫里看一個物件,物件再怎麼大也還是小,這就偏見。

但偏見是很難、極難被逾越的。

很多人直接放棄被理解,他們不會再討論自己的性取向,大多數無性戀者都像這位網友一樣,根本不會告訴自己父母。

老一輩人總是認為「不結婚的人生不完整」,對於父母來說,大多是很難理解「無性戀」的。
對無性戀者來說,他們出櫃的路不比男同女同簡單,甚至更難,因為父母會更擔心你孤獨終老。
別說老一輩,不了解LGBT的年輕人對無性戀的認識也很弱,很多人以為,無性戀就是性冷淡、或者柏拉圖、獨身主義,他們不相信無性戀存在。

但其實不是,性冷淡可能是由於各種原因壓抑自己的性慾,後期進行心理疏導是有可能緩解的,無性戀卻是天生的不需要。
無性戀也不是柏拉圖和獨身主義,柏拉圖和獨身主義是個人選擇,他們不是沒有欲望,只是選擇了克制自己的欲望。

但無性戀不是他們自己選的,他們的確是沒有欲望。

關於缺乏欲望這一點,有一部被稱為教科書級性教育劇的日劇《17.3 關於性》,其中一位女主原紬就是無性戀者。

和同齡女孩的少女心泛濫,嚮往戀愛不同,原紬一直對戀愛,接吻什麼的沒有興趣。

一次和閨蜜在咖啡廳聊天,突然偶遇帥哥發小,帥哥帥到閨蜜們尖叫的程度,性格也很可愛,他們約著一起去看電影。

卻沒想到,看完電影出來,她還沉浸在劇情討論中時,就被小帥哥偷偷的淺淺的親了一下。

接著帥哥就告白了。

分享這件事給兩位閨蜜時,她們都興奮的尖叫說「他很帥啊」。

但看著閨蜜的興奮,原紬完全不懂,她害怕,她不安。

她當時,其實飛快就逃跑了。

還忍不住在路邊就吐了出來。

她忍不住想,難道她是不正常的嗎?

她本來只想純潔的看一場電影。但為什麼對方似乎就默認了,看完電影後一定跟著「戀愛」的流程呢?接吻,性愛,有什麼必要呢?

對無性戀者來說,異性之間真的有純友誼。

原紬只是想單純的看電影,但卻沒人理解她。他們認為同意一起看電影,大概就默認也同意往曖昧方向發展。

但她只覺的惡心。

因為得不到理解,焦躁、不安、緊張、壓力伴隨著自我懷疑一起沖上頭。

她激動的質疑著:「什麼戀愛了肯定很開心,什麼大家都會做愛做的事,我真的受不了。」

但閨蜜還是那樣疑惑的,無法理解的眼神。

最後,原紬自暴自棄的說:「總之是我有病,你們別管我了」。

這種無法被理解的苦澀,就是無性戀者經常面對著的,格格不入,就是他們常有的感受。

我知道很多人會問,那麼怎麼辦呢?

是啊,怎麼辦呢?

你首先得承認

很多無性戀者都說,他們絕不會對外透露自己是無性戀。尤其是身邊朋友偏向於保守氛圍的話,無論如何都不會承認的。

很多人對「LGBT+」群體的了解只限於LG,BT是什麼都不清楚,何況無性戀這個被省略的「+」呢。

但我認為,對於無性戀者來說,首先,你得承認。

承認的確需要勇氣,但這是讓你免於受親密關系折磨以及你的伴侶免受折磨的最好辦法,是的,無論如何,至少你要和你的伴侶承認。

然後,可以加入你的組織,社區,這樣,你會發現,至少在這個圈子裡,你找到了同類,你們有相似的經歷,面臨著相似的困難,你不是一個人。

這里尤其需要指出的一點是:

無性戀並不是一種疾病,它只是代表某種性取向,和同性戀、異性戀在性質上一樣,是一種對性的態度和感受,也不代表獨身主義,他們依然有正常的情感需求。

所以你不必覺得自己不正常,也不必強行改變自己。

事實上,也很難改變,因為基因如此。

很多人會把它跟性厭惡(SAD)弄混,但SAD是對性活動和思想的持續憎惡反應,他們在性行為中會產生強烈的負面情緒,恐懼焦慮等,SAD主要原因是精神因素,無性戀者可能會勉強自己接受性而焦慮,但性本身對他們來說不是問題,他們只是對性沒興趣。

一切困境的化解,建立在你承認它的基礎上。

我們先明確自己是個什麼人,有什麼樣的需求,才能根據需求去和這個世界對接,也才不至於跌進更大的惡性折磨中。

寫在最後

有人會說,和無性戀者戀愛,如果伴侶不知道事實真相,豈不是對他很不公平。

是的,我認為非常不公平。

所以這需要坦誠溝通,否則雙方一定都會陷入折磨,但我並不覺得我們有任何必要基於這一點去攻擊無性戀這種小眾需求。

大眾主流文化總有攻擊某些小眾的而他們難以理解的傾向,我覺得這很危險,尤其是當他們打著所謂大局、人類傳承、世界和平等等旗號談這種話題時,又覺得虛偽,你們不就是因為看不慣嗎?

每個人都有自己和這個世界相處的方式。

我覺得主流就好好地成為主流就好,不必想著消滅次流,否則就會是洪水泛濫;當然,次流也不必想著成為主流,這樣你會冒犯大多數人。

最關鍵的是,是被看見、被認識、被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