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侵首先是違背一個人的意願,其次在於身體的傷害,最重要的還有「性」的污名化。目前看來,因為性侵而感到自己被「玷污」了,對整個過程感覺特別「惡心」,好像自己也做錯了什麼,事實真相無法向外人訴說,因為訴說的過程就要忍受社會規訓,就是一個自我辯解自我澄清的過程,這是性侵給人帶來的超大傷害。

很多人聽到某人被「性侵」了,其反應和聽到某人被「搶劫」或」無緣無故被打」,反應是不一樣的。對於「性侵」,定義很模糊,又好像很明確,就是「性的侵害」。很多人關心的一個問題就是「有沒有發生實質性的性行為」。這種評判是否「性侵」或者「侵害的程度是怎樣的?」,會將被侵害者置身於外界的想像之中,隱私被侵犯,這個想像的過程相當於把被侵害者用頭腦又侵害了一遍。

還有一種非常普遍的反應,對於被侵害者傷害更大,那就是反問:「她為什麼不反抗?」有的人更極端,會認為「只要拚死反抗對方就不會得手。」

現實中,有些性侵是在被害者沒有意識到是性侵的情況下發生的,如被害者年紀太小,或者處於醉酒、生病的狀態;有的是兩人是戀愛關系,醫患關系,或者其他的關系讓被害者沒有意識到事件性質變了;還有的是,事件發生的太突然,當事人沒有意識到就發生了,或者短時間處於「僵化狀態」,不明白該怎麼應對事件就發生了。

女人被性侵受到的傷害到底有多大?

大家對性侵事件了解得更多,討論的更多,對於某個特定當事人的責備就會更小一點。然而我們現在社會的氛圍還沒能做到大家都具備健康的防性侵知識,所以當性侵事件爆發之後,責備被害者「不反抗」甚至「給別人機會了」是很常見的。更有甚者,性侵當事人向自己最信賴的家人求助,家人卻因為自己的性觀念落後覺得丟人而責罵被害人,或者因為忌憚性侵者的權力地位而假裝性侵事件沒有發生,這些對於被侵犯者來講有可能造成比性侵事件更大的傷害。

性侵是違背被侵害者的意志而發生的行為,這些行為有的是暴力的,有的則以看起來很溫和的方式呈現,但是對於被侵犯者的傷害卻不能單純以暴力不暴力、或者暴力的程度來衡量。

如今,「性」的污名所造成的心理創傷有時可能遠遠大於身體傷害。比如中國一個大學教師沈陽,二十年前以「談戀愛」為名,和學生高岩發生了身體接觸。高岩當時情緒非常不穩定,告訴閨蜜老師對她做了非常不好的事情,但是她始終沒有說出具體是什麼。後來沈陽故意冷落她,她陷入抑鬱情緒,覺得自己已經不純潔了,最終自殺。二十年後,高岩的閨蜜在網絡上揭發了教師沈陽,他被所任職的大學解聘。

女人被性侵受到的傷害到底有多大?

在這起事件中,我們基本可以斷定,沈陽並沒有動用暴力手段,相反,在生活上、物質上、精神上,給予關懷關心,讓小女生覺得自己是談戀愛。忽然有一天,年長的老師變了臉,不承認戀愛這件事,這時候女生意識到自己被利用了,自己的身體和感情都被利用了,她會意識到原來自己被侵犯了。情感的低落以及「不再純潔」的內心折磨,讓她走不出抑鬱情緒,最終導致自殺。

應該說,被侵害人如果對於「性」的看法較為保守,認為「被人觸摸隱私部位或者發生了沒有愛的性關系就不再純潔了」,這種懊悔的心理變成向內的攻擊,對個人的心理傷害就非常巨大。同樣,如果一個人自主意識非常強,而在特定的情況下感覺自己「被人利用」、「被人擺布」、「意志被強奸」,其所獲得的心理傷害也是很巨大的。

不是要為性侵者開脫,單從保護被侵犯者的角度,拋棄陳舊的性觀念,堅決為自己維權,但是情緒上不要陷入「我被玷污了我的前途完結了」,不要將被侵害的事實轉化成對自己的向內攻擊,這是減少損害的一種方式。從這個意義上來講,大眾的普及的性教育,還是很重要的。

另外再強調一點,性侵的受害人不單單是女性,男性也會被性侵,男性被性侵更加得不到社會的理解和支持,尤其男性被男性性侵,是非常隱形但也不可忽視的社會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