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常說:科技,改變生活!

第一次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我就在想:

既然科技能改變人的生活,那是否也包含「性生活」呢?

我記得我上高中那會兒,有次偷偷在家看片,結果被父親當場抓了包。

電腦中女優「痛苦」的呻吟讓本就尷尬的父子倆更加尷尬了。

最後還是父親拿起滑鼠關掉了關掉了快播,臨走時說了一句模稜兩可的話:

「還是你們這代年輕人幸福!」

當時沒往心裡想,後來長大了,才明白這句話的含義。

你想啊,在沒有網絡,沒有視頻,甚至沒有AV行業的年代,父親往上的那幾輩男人,日子過得該有多不「幸福」。

老一輩男人的「痛點」我們暫且放一邊,咱們先從科技和性的原始起點談起。

在筆墨紙硯還沒發明之前,人類早期的性慾,都是直接通過真實的場景接觸,或參與性愛來獲得性滿足的。

如果拋開所有的道德束縛和世俗倫理,單從人類的原始欲望出發。

即使往後再倒500年,任何刺激人類性慾的科技產品,都不及真實經歷更具有視覺沖擊和感官享受。

舉個例子,哪怕將來VR技術能做到模擬真人場景,哪怕畫質高達80K,但都不及跟嬌妻圓房,看寡婦洗澡,與別人偷情…更能獲得實實在在的性滿足。

真人參與遠比虛幻刺激更有效果。

但問題是,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參與到這種真實的性行為中。

尤其一些這輩子都沒機會接觸到異性的loser,你讓他上哪兒實戰去!

有能力的人,也不是天天都會如此,畢竟一些行為是違法的。

在道德和法律面前,他們欲望再強,也得老老實實憋著。

所以這時候,科技製造出來的性幻想,就有了它的用武之地。

現實中,普通人是不可能做到:跟仙女結婚,給皇帝戴綠帽,幫女王生三胎的。

但在YY的世界裡,這一切都能變成可能。

人類發明了文字,發明了記錄文字的筆和紙。

於是,以文字為載體的性衍生品應運而生。

古人看《春宮圖》,看《金瓶梅》,現代人看YY小說,看色情雜志。

70年代那幫淫賊,最珍貴的回憶都跟「地攤文學」有關。

那時候,改革開放還沒開始,錄像機,VCD這種高科技設備還沒進入內地市場。

那時候的年輕人,解決性需求的方式,就是看色情雜志。

色情雜志除了封面有配圖,內容全是文字,但就是這種簡單的文字,卻能讓當時的老光棍們,獲得靈魂和肉體上的極大滿足。

科技,能否改變人們的「性」生活?

不得不說,色情文學是一種永遠不過時的產物。

即便到了我們80.90後,雖然趕上了AV行業興起的好時代,但還是有人會去看YY小說。

我記得我讀書那會兒,小說在校園非常流行,大家都喜歡去書店租紙質的小說書籍回家看。

那時的出版社,監管也不嚴格,書中充斥著各種香艷的性愛描寫。

大家最愛看的就是書中男女主角,但看得最窩火的地方也是這兒。

因為好不容易看到男女主人公經歷重重磨難,終於走到一起,准備寬衣解帶,要開始滾床單了。

正當你身體內的荷爾蒙多巴胺被全部調動起來的時候,激動地翻到下一頁,發現情節一下就對不上了。

前一頁男女主人還在脫衣,後一頁,已經穿好衣服分道揚鑣了。中間好幾頁的激情戲,全都被一幫手賤的崽種撕下來獨自享用了。

氣得蛋疼的你,只能一邊問候這些賤人的老母,一邊在腦子裡腦補缺失的情節。

與此同時,影像技術的發展,讓錄像廳走進了人們的視線。

那會兒,錄像廳逐漸取代電影院,成了當時社會上的一種時髦。

其實跟時髦沒啥關系,人們之所以選擇錄像廳,只因它比電影院多了兩個好處。

一個好處是,在錄像廳,買一次門票就能看好幾部電影,經濟實惠。

另一個好處是,在錄像廳,能欣賞到李麗珍、葉玉卿、徐錦江等老師的經典作品,滿足欲望。

只有經歷過錄像廳的人,才能理解那個年代人的憋屈。

大家擠在同一間小屋子裡,欣賞著同一部三級片,看到興奮處,想把手伸進褲襠,都得看旁邊人的臉色。

而且在看片這件事上,時常會經歷「眾口難調」的矛盾沖突。

喜歡看洋鬼子的那幫辣雞,最討厭看日韓的那幫憨逼。

喜歡看日韓的那幫憨逼,又最討厭看港台劇情片的那幫low逼。

喜歡看劇情片的那幫low逼,又最恨喜歡按快進的傻b!

最喜歡按快進的那幫傻b,又最惡心看重口味的那幫辣雞…

反正一個鄙視另一個,周而復始,最後形成了一個完整的閉環。

為了解決錄像廳里糟糕的觀影體驗,人們很快就發明的VCD和DVD播放機。

這些CD播放機的發明,讓性體驗變得更加私密,更加隱蔽,極大地方便了成年人的業餘生活。

科技,能否改變人們的「性」生活?

在碟片機興起的時代,誰擁有一張好看的CD,誰就擁有最高的社交認證。

發哥英叔的片子永遠是年輕人之間相互傳閱的經典,而毛片,則是所有男人與男人之間的硬通貨。

那會兒有一個奇怪的現象,就是每個人的身邊,總有一個能搞到很多片兒的朋友,他們有個共同的綽號,叫「黃品源」。

這些人的精神生活,比一般人都要充實且幸福,能跟這種做朋友,就預示著你也能分到精神糧食。

但最令人羨慕的,還是那些家裡開租碟店的二世祖。

所有人都相信,他們家的A片,是可以當作財產,傳給下一代的。

同一時期,網際網路開始興起,性生活的真正變革也隨即到來。

我念書那會兒,電腦房正式改名為網吧,開始在全國普及。

當時的作業系統還是Windows98,滑鼠還是帶滾珠的,上網全靠撥號,現在的小朋友應該都沒聽過。

網速幾十KB就已經堪稱神速,網吧除了玩玩區域網的紅警和CS,基本沒啥別的娛樂項目。

所以,最初的網吧,別說看毛片了,連下載一張黃圖都費勁。

我記得那時,黃網多如牛毛,但大多隻能看看裡面的小說。

想要看,就得進行網絡加載。

那時想要找一找黃圖,還有點難度,畢竟不知道女優的名字,也不知道該搜什麼關鍵詞。

點開一張黃圖,顯示的速度比二戰時的列印機還慢。

有時半個小時過去了,只顯示出了美女的腦袋,想要胸部,還得再續費半小時,如果想要看全身,沒5塊錢根本拿不下來。

上網時間一到,沒錢的你,只能乖乖下機。

那會兒網吧下機都是人工操作,電腦不帶系統還原,下機後你站在一旁,希望新上機的人能接任你的工作,繼續加載你未加載完的。

但那哥們直接關閉網頁,玩起了CS,於是你如鯁在喉,欲哭無淚。

最搞笑的是,那時候只要一個人用電腦下片兒,全網吧的電腦都會卡頓,老闆氣得當場罵人:「誰在網吧看黃色?」

科技,能否改變人們的「性」生活?

再後來,網速度越來越快,電腦系統也不斷更新,各種應用程式應運而生,我們的生活徹底被顛覆。

那個時候,網絡監管就是一片空白!

艷照門發生時,任何一個打開網際網路的人,都能看到早期的「國產自拍系列」,無形之中,奠定了黃網的基礎組成架構。

再然後,澳門線上賭場開始上線,AV行業開始設置門檻,國產片商開始進軍海外市場…

性文化的傳播,從文字,到,到影像,到IP打造,到8K高清,到VR技術,到即將要實現的萬物互聯。

或許不久的將來,你打飛機的數據,你性愛的指標,你庫存的精子含量,你渴望的性愛世界,這些可能都會通過科技來真實地呈現出來。

科技改變人的生活,但更促進人性愛的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