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正文前,我們要先強調,討論今天話題的前提、自願選擇的前提,是在自我意識覺醒及性別平等的關系中。但顯然,我們當下的大環境很難提供這樣的條件。

仍要討論的原因在於,我們常常會收到一些令我們感到無力的求助。

她們陷在「開放」和原有性別規訓的糾纏中,因為無法接受伴侶提出性玩法而感到自責,下意識覺得是自己的錯,同時不知道自己想不想要。

前兩天就有一位女生向我們求助:老公希望她幫自己口,但她接受不了,又不好意思拒絕,問我們怎麼辦。

類似問題我們收到不少,比如自己無法接受情趣內衣,但是伴侶喜歡;伴侶想嘗試捆綁,但自己不敢;對方想玩角色扮演游戲,自己猶豫不決。

更基礎一點的還包括伴侶想發生性行為,我不想,怎麼辦。

歸結起來就是,一方提出想嘗試新玩法,另一方不知道要不要同意。

我們一起來看看吧。

大尺度的新玩法是「變態」嗎?

不是。

很多人都有嘗試新玩法的念頭,為關系增加情趣和新鮮感,甚至享受禁忌感和刺激感。

性愉悅有很多方式,是正當的生理需要。大腦是最大的性器官,納入式性行為只是產生性快感方式中微不足道的一種。

不管是口交、肛交、SM還是什麼,獲得性快感的不同方式是正常的,怎麼實施與感受,與具體的人有關。

在一段平等的關系裡,只要不傷害他人,只要雙方自願、安全地享受其中,都不應該用是否「變態」去評判。

小夥伴問到的口也是比較常見的一種性愉悅方式。

生殖器本質上和其他的器官一樣,只要清洗干淨,注意毛發修剪,都是干淨的。

加上做好保護措施,比如戴套,口交也是安全的。

伴侶提出我接受不了的大尺度玩法,我要同意嗎?

什麼都不想管,只想拒絕也完全沒有問題

上面提問的女生,如果你覺得很惡心,要我們給建議,我們建議是拒絕(第三部分我們會說到另外的選擇)。

基於當下的環境,在沒有感受到安全前,女性不假思索地感到恐懼、憤怒、抗拒,是完全正常的。

哪怕我們說很多玩法是正常的,但不想接受,拒絕對方提出的玩法,是你的權利。

伴侶應該提供無條件的理解,而不是強迫和苛責。

我們也鼓勵女性表達拒絕。男性需要尊重、習慣女性的拒絕。

男性需要意識到,你的每次性請求都可能被拒絕,女性同樣是性主體。

性愉悅要基於雙方的享受,而不是一方的順從與另一方的脅迫。

可能很多男性在成長過程中也會被教導主動出擊、索取性,將女性視為性獵物。女性則被要求順從、對性敬而遠之,保持「純潔」。

在這樣不平等的性別規訓前,很多人容易將性視為一種交換,女性被迫通過性維系感情、修復關系。她們無從選擇。

就像有些女性同意伴侶提出的新玩法,可能也不是真的想,而是擔心拒絕的後果,出於恐懼的同意。

我們希望的是,你的同意建立在知情的前提下,建立在安全的感受中。

知情同意,意味著為自己負責

為什麼在對方提出需求的時候,女性會容易感到惡心、害怕、不安,進而下意識想拒絕呢?

可能因為很多女生很難做到知情同意。

性裡面一切需要另一個人配合的需求,不管是大尺度玩法還是別的,都需要知情同意。

知情是同意的前提。

知情,是說知道各自的生殖器結構,身體的其他敏感點。

了解這次性玩法會帶來什麼:性應該是愉悅的、溫暖的,而不是伴隨恐懼和暴力;可能有懷孕、性病等風險,所以要做好安全措施。

也知道女性有性慾是自然的,享受性是女性天生的權利。

但很多女性在成長過程中,往往被貞潔觀束縛。認為女性只能被動,要服務、迎合對方,這樣才是「好女孩」。

哪怕有了性生活,也只接受與生殖掛鉤的甬道性交。

還認為主動、會接受新玩法的女性是「盪婦」。

她們除了攻擊自己,還可能覺得接受口的女性不正經。很多男性也會攻擊享受性的女性,以「盪婦」的污名。

這些都會讓女性面對性感到有壓力。如果你不想接受,有可能這些原因導致的。

那你可能需要花很長的時間,去對性,對自己,對親密關系做到一個足夠的了解,再去思考要不要同意。

而不是看別人做了,或者別人沒做,就來判斷自己該不該做。

但這很難,即使做不到,也沒關系,能保護好自己就行。

也需要提醒大家的是,實際上,提出非甬道性交的男性,也不一定是意識到現狀的不合理。

你可以思考一下伴侶為什麼會提出這樣的需求。

很多男性因為寬松的性文化,在成長過程中被鼓勵享受性、挑戰刺激。

加上不及格的性知識儲備、不知道如何尊重女性,容易在不知道規則和風險的情況下就對伴侶提出性需求,為的是滿足私慾。

如果你的對象在平時不尊重你的感受,卻喜歡對你提出一些要求、否認你的感受。

除了直接拒絕,你還可以考慮一下自己是否真的想繼續這段關系。

不管你有沒有思考上面這些原因,也需要知道,每個人發生性行為前,都需要徵求對方的同意。

比如說,我們有時候也會接受陪對方吃一頓自己不喜歡吃的飯,但你往往很清楚吃這頓飯會給你帶來什麼樣的後果。

這就已經有了一個「知情」的前提。但哪怕是這樣,伴侶也需要獲得你的同意,而不是強迫你去吃。

在性裡面同樣是這樣,我們在思考是否真的「知情」之後,對方也還需要獲得同意才能繼續下去。

一次詢問不代表後面也同意。彼此每一次、每一步都需要詢問,每一步可以同意,當然也可以拒絕。

很多人可能覺得直接問會破壞情調,但記住哦,安全比情調更重要。

而且當習慣之後,這種詢問就像有性行為之前要脫衣服一樣自然。

伴侶提出我接受不了的大尺度玩法,我要同意嗎?

同意和不同意,怎麼溝通?

可能女性羞於談論這樣的話題,哪怕是和自己的伴侶,原因很大一部分也是我們之前說的,女性很難真正知情,很難被解綁。

女性一直不被鼓勵表達自己的需求。有時候表達了,很多男性也會覺得女性的拒絕、不表態是欲拒還迎。

我們讓女性去主動聊,可能也很難,也需要像我們之前說的,先做到足夠知情。

然後可以試著從說一次「我不想要」,問一次「你為什麼想這樣」,表達一次「我更喜歡你剛剛那樣」開始。

總之,不需要勉強自己接受,以維系關系表面的和諧。

而男性要做的,就是反思自己是不是無視了伴侶的感受,讓女性感受到壓力和恐懼。建議男生學習改變充滿攻擊性的表達,展現情緒和脆弱,真誠地溝通自己的需求。

如果雙方都覺得能接受新玩法,想嘗試新的體驗,可以明確告知對方自己的感受,制定規則,表示願意與其一起探索。然後沒有顧慮地享受。

如果不能,大家也可以溝通自己的糾結與擔憂。

如果對方尊重你,一般不會強迫你。如果脅迫你,那麼又需要思考一下這段關系還要不要繼續。

把性剝離權力,無法僅靠單方面的努力。維系關系也需要雙方甚至多方的努力。

我們期待,性可以只是一件小事

在生活中,我們會有看什麼電影、要不要換城市、要不要結婚之類的糾結,這很正常。

但我們往往會把性復雜化。

如果能剝離權力和生育,性只是一件小事,就像吃飯喝水一樣。

比如對方問你要不要一起吃海鮮,你清楚地知道自己喜不喜歡,不能接受會明確地拒絕,沒那麼不喜歡但可以接受會說「我可以陪你吃一次」。

在吃這件事上,大家都清楚知道自己的需求和底線。

性也可以如此,弄清楚它是怎麼一回事,想明白自己的需求,再堅定選擇。

當你知道自己要什麼,哪怕社會對你的選擇施加壓力,比如穿吊帶,別人對你進行盪婦羞辱,你還是知道自己要堅持什麼。

但現在,迫於壓力不堅持也可以理解。

只是,了解自己,忠於自己,而不是被別人告知怎麼做。這會讓你感到,自由一點。

意識到當下的性別關系,試著給性松綁,給自己松綁,明確自己的感受,可以從了解自己的身體、找身體的快樂開始。

最後,我們還是想總結一下。

一方面我們想說,不管出於什麼原因,你都可以拒絕。

無法接受不是你的問題,而是對方入侵了你的邊界,讓你感到不適。

另外則是,這樣的求助讓我們為許多女性在關系中承擔維護、付出情感勞動的角色而難過。

我們能做的是指出問題,告訴大家有別的選擇,別的可能。

以及重復第101次這件本不必強調的事:女性天然擁有主體性。

同時,不管是性還是什麼糾結,多了解信息、知曉風險,明確自己的需求,都是必要的。這是為自己負責。

最終怎麼選擇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不需要為此自責。這與「開不開放」無關。

意識到這一點,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