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常情感咨詢工作中,花塘經常遇到一種很棘手的咨詢者,這種咨詢者往往對自己的社交表現要求非常高。例如,他們認為自己應當做到人見人愛。這種咨詢者還特別關心社交中的消極方面,苛刻的評價自己的行為。他們總是傾向於留意有潛在威脅性的社交線索(例如,聊天時對方沒有及時回信息,對方回的信息很簡潔)。並以自我挫敗的方式對這些線索做出錯誤的解釋(例如,自己是不是說錯話了?對方不想搭理自己了?)。

除了以上這些以外,這種咨詢者還過分在意自己的表現和內心感受,並因此感到焦慮,然後他們又會採取一些「安全行為」來減少焦慮。他們可能會迴避目光接觸或迴避社交互動;過度排練他們在互動中將要說的話;他們無法自我表露,並因此降低了社交質量以及他們實際留給他人的印象。另外,這種咨詢者在一次社交之後,還會過度地反思自己的表現和他人的反應(例如,反復的琢磨自己跟他人的聊天記錄)。

從心理學的角度上講,這種咨詢者,多多少少是有一些社交焦慮障礙傾向的。

社交焦慮障礙,也叫社交恐懼症,社交焦慮障礙患者在社交情景中會變得極為焦慮,極為害怕被拒絕、被批評、被不歡迎,或者害怕在他們一直擔心且極力迴避的社交遭遇等諸如此類的場合出醜。

心理學研究發現,社交焦慮障礙相對常見,美國社交焦慮症協會曾公布數據,在世界范圍內越有7.9%的人患有不同程度的社交焦慮障礙。女性某種程度上比男性更可能患此障礙。社交焦慮障礙多發於學齡前早起和青春期,很多人在這一階段開始變得更加自我意識,並在他人對自己的看法。90%的成年社交焦慮障礙患者報告過去的難堪經歷導致了他們的症狀,如在孩童時期被取笑。社交恐懼症一旦產生,如果不加以治療,就會長期存在。可是讓人遺憾的是,大多數社交焦慮障礙患者都不會主動尋求治療。

敏感、焦慮、脫不了單,這可能是社交恐懼症的原因

那麼,如果有社交焦慮障礙傾向應該怎麼辦呢?

一、調整自己的認知。

當我們遇到事情的時候,我們會問自己為什麼會發生這件事。這個「為什麼」的答案就是我們對該事件的因果歸因,我們對事件的歸因能夠印象我們的行為和情緒,因為它們印象我們賦予事件的意義以及今後對類似事件的預期。

比如,聊天的時候對方沒有及時回信息,如果我們把對方沒有及時回信息歸因為對方不想回,那麼我們可能就會感到沮喪、焦慮。可如果我們把對方沒有及時回信息歸因為對方不能回(手機沒電,開會,開車等等),那麼我們可能就不會感到沮喪和焦慮了。

二、調整自己的信念。

除了對具體事件的歸因,我們還對我們自身、對人際關系以及這個世界抱有寬泛的信念。這些信念既可以是積極的、有幫助的,也可以是消極的、破壞性的。此類寬泛的信念被稱為整體性假定。整體性假定是指,大多數消極情緒或適應不良行為都是一個或多個整體性假定功能失調的結果。下面我們列出一些常見的功能失調假定:

1、無論我做什麼,都應該人見人愛。
2、遇到問題時,逃避優於面對。
3、我必須有絕對的自我控制。

抱有上述信念的人在應對情境的時候,往往會帶有非理性的思維和行為以及消極情緒。例如,認為無論自己做什麼,都應該人見人愛的人。他們在人際交往中遇到微小的忽視或不如意時,就會感到極度的沮喪。

三、直面恐懼。

大多數社交恐懼症患者,會盡力避免接觸讓他們感到恐懼的社交,因而他們也就失去了消除恐懼的機會。如果突然面對令他們恐懼的社交,他們會感到極度的焦慮並盡快逃離。逃離行為減輕了焦慮,因此,迴避所害怕的社交通過焦慮的減輕得到了強化。也就是說,越害怕社交,則越害怕社交。

所以,要想不讓自己恐懼社交,最佳的策略就是直面社交。當然了,應該先直面產生焦慮最少的社交,比如,先和樓下5歲的幼兒園小朋友交談開始。

記住,我們越是害怕某樣東西,就越應該去接近它、了解它、正視它。這不僅對解決社交焦慮有效,實際上,這對我們人生中的很多事也同樣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