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我說一句不中聽的話:分手後還要做朋友, 你是有多缺朋友。

但糾結要不要和前任做朋友,真的因為你缺朋友嗎?

恐怕不是吧,你真正擔心的是,和對方自此失聯;你真正害怕的是,你和他,從前那麼相愛那麼親密的兩個人,日後成了毫無關系的陌生人。

捨不得,放不下,所以哪怕做不成愛人,也想用新的關系模式「綁定」對方,和他產生聯系。

因為有關系總比沒有關系好對吧,即使從戀人降級到朋友,也是維系關系的一種。

本該一刀兩斷的分手,成了藕斷絲連的做朋友,其實只證明了一點:

你對這段感情仍懷抱期待。

但坦白說,因為放不下,選擇和前任做朋友,真的合適嗎?

感情問題,不像是走錯路,可以換個方向繼續。分手後,你的每一個決定,每一次行為,都會消耗兩人之間僅剩的真情。一旦情感消耗完了,想做什麼就都晚了。

所以,面對「分手後做不做朋友」這個問題,你要做的,不是簡單的回答「做」或者「不做」,而是先深入自己的內心,想明白這些問題。

與自己有關

1、我已經消化好分手這個事實了嗎?

分手後,人會陷入巨大的喪失感中。為了抵禦這種喪失感,常常會下意識抓緊快失去的東西。

比如愛情走時,有的人可能比較瀟灑,直接拉黑刪除一條龍服務,但有的人卻始終放不下走不出。

他們不僅不會刪除對方,反而因為迫切地想要抵禦喪失感,比戀愛時更依戀對方。但此時兩人的關系已經發生了變化,怎麼辦呢?

為了維持這種依戀、舒緩痛苦,他們不會選擇與前任斷聯,而是用朋友的方式保持弱聯系。

然而一旦從難熬的喪失中恢復過來,這種微弱的朋友關系就基本沒有存在的意義了,兩人也會從朋友默契地轉向「熟悉的陌生人」。

說白了,在這種情況下,做朋友,並非是因為放不下前任,而是暫時沒有消化好分手這個事實。

如果連結束這段關系的決定都沒消化好,還想著退一步做朋友,不僅不能解決問題,反而給自己選了一個困難的失戀應對模式:不斷挑戰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和占有欲。

你以為兩人舊情仍在,但其實對方已經徹底放下,開始move on。他有了新的寶寶,作為朋友你本該淡然祝福,但實際上你卻分外受傷、憤怒、甚至瘋狂嫉妒。

他其實沒做錯,你的感受也沒錯,只是你們的進程沒同步而已。

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分手後你需要的,不是趕緊和對方做朋友,保持弱聯系,而是給自己一段冷卻期,忍住打擾對方的沖動,讓兩人陌生化,等起伏的情感潮退。

2、是想要真的朋友關系,還是復合的緩兵之計?

分手不是拆散兩個相愛的人,而是有一個人或者雙方都覺得沒那麼愛了。

當雙方都覺得親密關系都沒有維系的必要時,退回當朋友當然也是一種不錯的選擇。

但若是一方其實根本不願意分手呢?此時,做朋友,只不過是復合未成的退而求其次。

問問自己,和ta做朋友,是自己真的放下了,想成熟的處理這一段關系,還是仍舊心存希望,想復合?

我問過不少咨詢者這樣的問題。他們往往是怎麼回答的呢?

「老師,我也不知道啊。我還是蠻喜歡他,蠻捨不得他的,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算是成熟放下了,還是真的放不下想復合。」

其實這個問題的判斷方法很簡單,基本上我一說你就能明白。

確定邊界。

關系是由邊界決定的。

分手的本質不是關系的終結,而是邊界轉換。兩個人到底是戀人還是朋友,其實只在於邊界不同。

比如說,有些事你會和戀人做,但不會和朋友做,這就是邊界的不同,有些底線跨不過去。

戀人之間的邊界會彼此靠近、融合;朋友之間的邊界會稍稍疏遠,較有分寸。

所以,你可以問問自己,最渴望的親密邊界在哪裡。如果還有親吻、擁抱的沖動,那說明其實你想要的不止友誼。

自我診斷完,如果真的要做朋友,那就把握好分寸感,不要時而曖昧不清,時而退避三舍,用朋友的方式對待對方,避免陷入糾纏的漩渦,影響新的親密關系建立。

如果想要復合,用做朋友過渡,想徐徐圖之,那也不要一開始就試圖突破新的邊界,暴露自己的需求感,因為這樣會讓對方建立起高防禦姿態,抗拒你的入侵。

分手後,有必要和前任做朋友嗎?

與他有關

1、他是不是一個值得的朋友,是不是對你懷有善意?

不是什麼樣的人都適合做朋友,特別在這個人還和你有情感糾葛的前提下。

有些人答應分手後做朋友,是不想鬧得太僵,是顧念過往的情意;而有些人提出做朋友,只是想繼續榨取對方身上剩餘的價值,比如說把對方當炮友、備胎。

在明確自己的需求後,不妨再試著反向思考一下他的動機。

如果是你提出做朋友,他答應了,他的考量是什麼?是心裡仍然放不下你,還是他情商高,為人比較nice,不想太絕情讓你傷心?

如果是他提出來做朋友,那他的出發點又是什麼?是捨不得與你徹底斷聯,是不想承擔背棄愛情的負罪感想讓兩人平穩過渡,還是想繼續享受你提供情侶價值?

拋開情感濾鏡,客觀的衡量一下他的人品,他的三觀,他的為人處世,和善意的人做朋友,拒絕情感壓榨與剝削。

2、兩人是否體面分手,他是否真的有做朋友的意願?

毫無疑問的是,不管採用什麼樣的方式,分手都是令人痛苦的。

區別只是,有的分手方式帶給人的傷害小,如溫和、體面型分手;有的分手方式帶給人的創傷較大,比如冷暴力型分手。

我就接到過這樣一個咨詢。男生以「忙」為藉口,不斷冷落女生。女生受不了抱怨、質疑,男方就會指責女生「作」、「不懂事」。

如果女生不主動找他,他也不會主動找對方,女生實在受不了提出分手,他沉默後接受,並暖心表示「即使做不成愛人,也能當朋友」。

女方想挽回這段感情,問我,老師,你說是不是我把感情作沒了,我知道自己情緒控制力不好,折騰的他離開了我,他對我也是有感覺的,對嗎,不然也不會說做朋友?

我勸女生,放棄吧,這樣的男人不值得你挽回。

用冷暴力逼人分手,再以做朋友為藉口消除自己罪惡感,這樣極度自私又不想負責的男人,十有八九變心且已經找好了下家了。

他這樣說,除了將分手的責任甩給你,也是將你當作備胎,萬一新女友不成還有你當備選。

女生還不信。但沒過多久,她就回來告訴我,老師和你分析的一模一樣。

原來,兩人分手沒一個月,男生就迅速和其他女生在朋友圈官宣了,可笑的是,就在官宣前幾天,他還和前女友聊曖昧的話題聊到深夜。

關系的構建,其實是雙方達成共識的結果,不能一個人單獨決定。

雖然說分手方式決定了能不能做朋友,但也需要確認對方的真實需求,是否和你預期的一致。

比如說,一個想復合,一個將對方當炮友,兩人的需求其實已嚴重沖突,真不適合當朋友。

所以,哪怕是當朋友,也需要友好分開後,明確對方的需求是否有重合部分,共同確認新關系的邊界。

與現任有關

1、做朋友妨礙彼此進入新的親密關系嗎?

分手意味著關系結束,但不是每一個人都能迅速拿得起、放得下。

做朋友,看似後退一步,其實也為彼此留下一個可供騰挪的餘地。

這都是人之常情,但問題就在於,除了做朋友外,雙方還有另外的可能嗎?

如果有一方存在這樣的幻想,就會為了可能復合的前任,放棄進入新親密關系的可能。

假如她的幻想有回應,那自然好,但一旦對方已放下,她還沉湎在過去走不出來,做朋友這個選擇對她來說更多的就只剩下損害。

這種情況下,是絕對不要做朋友的。

2、你的現任或他的現任介意你們做朋友嗎?

要不要和前任做朋友,其實不是你們兩人之間的事,而是四個人的事。

除了你們,還有你的現任,他的現任,他們介意你們之間的朋友關系嗎?

很多時候,不是兩個人心中坦盪就可以的,外界的過度解讀也會造成不必要的誤會。

如果有了新的親密關系,秉承著對新感情負責的態度,一定要征詢現任的意見,不要拉拉扯扯,讓這段早已過去的往事傷害到伴侶的感受。

弄明白這些問題,關於要不要和前任做朋友,想必你心中已有了自己的答案,也能做出恰當的選擇。

有時候,分手一次,並不是壞事。

和親密之人的分離,不僅能幫你戒掉對ta的心理依賴感,也讓你重新將目光聚焦於自己。

一直待在舒適區、一直依靠他人,是很難成長的。

當有一天,你不再把情感問題當成是問題,而是看成自我成長的機會,就能走出禁錮你的小天地,釋放自己的生命能量,將生命中不期而遇的風雷化作滋養和強大心靈的甘霖。

從此以後,不管是關系破裂、重建,還是延續,你都能自如應對,完全承擔起自己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