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合,人類哲學史上一個永遠無法超越的難題。

復合 or not 復合?

要麼被他全盤接受?要麼被他再次全盤否定?

但作為一個男生,我告訴你,分手後能不能復合就取決於三點

1.是否能成為前任心中的阿尼瑪/阿尼姆斯(理想的人格)

2.是否能向前任承認你帶給他的傷害

3.是否可以自己治癒自己,擺脫感情中的缺愛心理

我們一個一個來說。

A、成為他心中的「阿尼瑪/阿尼姆斯」

你知道為什麼你苦苦忘不掉自己的前任嗎?

心理學說,因為他是你心目中的阿尼瑪/阿尼姆斯,也就是你潛意識里最完美的情人意象。

什麼是阿尼瑪、阿尼姆斯?

這是榮格提出的概念,簡單來說阿尼瑪就是男生心目中最理想的女性,而阿尼姆斯就是女生心中最理想的男性。

所以我們之所以能愛上一個人,不是因為他是吳彥祖金城武還是林青霞王祖賢,更多是因為他剛好符合我們內心形成的對完美伴侶的幻想。

而這個完美人格意象的形成,可能是來自於原生家庭的塑造。

比如控制型家庭的孩子往往會尋找民主型家庭下的孩子作為伴侶,忽視型家庭下的孩子可能會渴求溺愛型家庭里的孩子作為伴侶。

所以分手後的我們,總是感覺到身體里缺失了一部分,那是因為向外「投射」的完美人格的伴侶的幻象破碎了,也就是你的完美情人消失了。你身體自然會感覺到莫大的喪失和沮喪。

但你的伴侶卻沒有這麼多的喪失與沮喪感,因為在之前的交往中,你已經失去了他完美情人的資格,他覺得你們的性格就是不合適,你內向,他外向,你理想,他現實,一次次的失望,一次次的矛盾,讓他意識到你根本不是他的完美伴侶。

所以能否和他復合,也就取決於你是否可以喚起他心中的完美人格,也就是讓他承認你就是他當下最好的選擇。

你也需要向他證明,他經歷了這麼多人後,你依舊是最懂他、最理解他、知道他的敏感點、知道他的弱點的那個特殊的人。

他永遠不會愛上那個一成不變的你,因為以前的你總是透露著失望與矛盾。

當你們再次相遇時,他能愛上的,永遠是嶄新的人格,成熟的人格,你不會像以前那樣情緒化、不會患得患失、不會道德綁架,更不會以愛為名傷害他。

如何再次成為一個人心中的阿尼瑪/完美伴侶?

兩個核心點:

① 擺脫自我中心化
② 情緒管理

具體點就是:
1、學會控制自己的情緒
2、學會站在他的角度上思考問題
3、提高理解情緒的能力
4、面對矛盾沖突不迴避

我們試想一下,「最合適的人」不就是我們內心的心理醫生,我們的父母嗎?他能一下子知道我們在想什麼,一下子看透我們的內心,能理解我們的選擇,無條件的關注我們、信任我們,從不拋棄、嫌棄我們。

所以如果你能學會先治癒他、那麼他才會再次選擇你。

成為他心中的「理想人格」,才能讓他愛上你

B、意識到這段感情里,他才是那個「受害者」

有一個致命的問題:我們內心完美的阿尼瑪/阿尼姆斯,是會傷害到別人的。

因為「阿尼瑪」本身是帶著完美的傾向的,你如果用你心中的完美主義去要求伴侶,那伴侶肯定是會被你傷害到,因為他根本達不到你完美苛刻的准則。

當伴侶達不到你苦苦守護的完美標准,你可能就會失望,甚至覺得全世界都是有錯的,自己是最可憐、最傻的那個人,他根本不理解自己,自己是那個受害者。

但你有沒有想過,你認為別人在傷害你的同時,其實你也在不經意間傷害別人?

可能你不經意間就在漠視他的自尊,忽視他的情感需求,你只希望他強大,他能保護你,你卻學不會如何去愛他,守護他,成為他的依靠。

我做了多年的咨詢,發現很多人在感情中都有著「被動攻擊人格」傾向,面對沖突都會選擇「消極攻擊」。

什麼意思?就比如說,當你意識到伴侶是不完美的事實之後,你不會把當下內心最真實的情緒表達出來,你自認為掩飾和迴避也許是感情里最合適的方法,所以選擇壓抑自己的不滿。

但到最後,這部分無法化解的憤怒會支配他們的人格,讓他們覺得自己有權有資格傷害別人,他們變得喜歡諷刺、喜歡陰陽怪氣對待伴侶、變得多疑,總是會懷疑另一半是否忠誠。

你會變得越來越不滿足,你覺得你犧牲了這麼多,想多要點愛有什麼過分的。你覺得你妥協了這麼多,他為什麼不能回應你一下?

看見了嗎,這就是你的被動攻擊人格在作祟,你口口聲聲說愛他,但其實是在用你心中理想的愛傷害他,綁架他。而且這是你潛意識里渴望的,想要懲罰他,想證明他愛你。

很多人是看不到自己給別人帶來的傷害的,他們覺得所有人都應該認同自己,不能對自己有偏見,不能拒絕自己,但這在對方眼裡,就是自私、索取、綁架、勒索。

所以你現在知道了吧,為什麼他會說他覺得很累,為什麼他會越來越沉默,越來越沒有耐心,最後和你狠心的分手?

所以如果你依舊在不斷破壞這段感情里最後的一絲信任,看不到他在感情里隱藏著的需求,也看不到他在愛情之外遭受了什麼委屈,面對他,你總是訴苦,總是想著辯解,想證明自己是清白的,自己是最可憐的受害者,全世界都應該愛護你——

那麼在前任眼裡,你依舊是一個不會愛人的利己主義者,因為都到最後了,兩人本該坦誠相待了,你還在想著為自己開脫,你可能永遠都學不會如何去愛人、去尊重別人。

你也只有先去剖析自己帶給了別人什麼傷害,別人才會站在你的視角上考慮你的感受,去考慮他給你帶來了什麼傷害,你只有提高愛人的能力,別人才會比以前更愛你。

我們要先去承認我們傷害了他,先放下自己高傲的態度,他才會卸下他們的強硬,用溫和的態度和我們對話。

C、如何掌握自愈的能力,擺脫感情中的缺愛心理?

最後,我們來討論,怎麼在感情中擺脫缺愛的天性,能更加自如地愛人。

可能很多人都會問我:你說我心中有阿尼瑪也好,說我總是被動攻擊別人總是不經意間傷害別人也好,但我已經活了20多年了,我缺愛的性格早已經形成了,要改早就改了,有那麼容易嗎?

我們怎麼樣才能戰勝自己內心缺愛的病魔,怎樣才能讓我們愛的人也愛我們呢?

想要擺脫內心缺愛的缺陷,首先就是要看到、並克服自己內心最恐懼、最焦慮的那部分內容——被拋棄。

只有當你不害怕被拋棄,不擔心被前任再次拒絕,當你再面對他時,他才會刷新對你已經形成的負面印象,不會只把你列為一個「前任」的角色,而是重新把你當做一個嶄新、豐富完整的靈魂來看待。

那怎樣一步步褪去自己的焦慮和恐懼,面對前任不再緊張呢?

我教大家一個方法:系統脫敏治療法。

我們可以在腦海里想像一下前任,是不是想到的都是痛苦和不堪,想讓對方立馬從自己的記憶里消失?

因為現在對方對我們造成的傷害記憶還是特別強烈的,我們無法擺脫這種被拋棄的恐懼感。一想起前任,就想到他對自己的狠心,對自己的橫門冷對,所以我們也遲遲邁不出下一步。

所以你一直困囿於當下,不知道怎麼面對那份巨大的失去,既走不出失戀的痛苦,也不知道怎麼和前任提出復合。

但是如果你把對前任的應激反應、你們兩個人之間的痛苦記憶當作「脫敏」的過程,一層層褪去,一步步適應,那麼到最後你就會適應這份痛苦、接受這份痛苦,最後擺脫這份痛苦,讓他能再次接受你的存在。

具體的做法就是:去主動體會前任帶給自己的傷害,一遍又一遍的感受痛苦,想像再次面對前任你會說什麼話,希望他怎麼看待自己。

一次次體會、一次次想像,他帶給你的陌生感、揪心感就會減少。

即,慢慢接受和前任分手的事實,慢慢接受前任拋棄自己的現實,慢慢接受自己被拒絕的事實,甚至面對前任時被再次拒絕的事實。

只有先面對自己最恐懼的那一部分,你才會成長,面對他的拋棄、拒絕才會更理智,你也不會反復糾結他怎麼看你、還會不會想起你。

因為你清楚,你自己永遠不會拋棄你自己。

那個時候在他面前你才是自由的那一個,因為你不會被他所影響,就算你們是彼此的阿尼瑪和阿尼姆斯,你也不會就非他不可。

當他終於意識到你才是他的最完美的伴侶,但你卻已經不准備和他共度餘生了,因為你已經慢慢走出來了,你可以選擇他,也可以不選擇他,那個時候他才會慌,才會體驗到失去你的痛苦,才會想主動去挽留你。

那個時候你才是最自由的那個人,你也不會再糾結前任是何方神聖,因為選擇權利完全在你手裡。

因為你看到了你內心最純粹的阿尼瑪/阿尼姆斯,也化解了自己潛意識傷害別人的沖動,最後也通過系統脫敏讓自己重新進入了新生活。

比起復合,先成為一個靈魂完整的人,比什麼都重要。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