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icy Comment:

「我們的愛情就像死在了這些日復一日,一成不變的柴米油鹽中,變得毫無生氣,只剩下雞毛蒜皮,以及一潭死水般的平淡。」

01

到2021年6月26日為止,微微姐跟錚哥的婚姻已經步入了第五個年頭了。

可就是當年的這一對璧人,所有人眼中天造地設的這一對金童玉女,卻在結婚紀念日的第二天,開始協商離婚的事宜。

紀念日那天,微微姐把家裡的家務又全部做了一遍,仔仔細細地把家收拾干淨,用一大早就出門買回來的菜,做好晚餐,就像往常的每一天一樣。

然後她便坐在沙發上,打開電視,一如既往地等待著錚哥下班回家吃飯。

門開了,錚哥回來了,她把電視關上,徑直走到餐桌旁:

「吃飯吧。」

她一邊說一邊整理碗筷,動作數年如一日,錚哥手裡依然是那束她想都不用想的鐵打的玫瑰花,順手就被放在了餐桌邊上:

「紀念日快樂。」

嘴上雖說著快樂,倆人臉上卻沒有絲毫的波瀾,也像往常的每天一樣。

吃飯的時候很安靜,倆人都不說話,彼此偶爾會給對方夾一塊菜,但那更像是一個習慣性的動作,別無他意。

晚飯吃到尾聲,微微姐先開口說話:

「不知道你有沒有發現,這兩三年來,我們是一對再也合格不過的夫妻,卻不再是一對合格的戀人。」

「我們的愛情就像死在了這些日復一日,一成不變的柴米油鹽中,變得毫無生氣,只剩下雞毛蒜皮,以及一潭死水般的平淡。」

「我想了很久,這不是我想像中婚姻該有的樣子,你覺得呢?」

錚哥把碗裡最後一口湯喝了,再吃了兩塊青菜,才抬起頭來看著微微姐說:

「你想離婚?」

倆人畢竟是多年的伴侶,又一起走過了幾年的婚姻,對於彼此的一個眼神都再了解不過了。

所以第二天,倆人便開始著手離婚的事情,錚哥那天晚上雖是一貫沉默,卻是一夜未眠。

02

他倆離婚這事,我們這些外人看在眼裡,雖是覺得十分可惜,但是也十分理解,畢竟當一段感情走到盡頭的時候及時抽離才是最優解。

但這婚離了大半年,也沒離成,按道理來說,微微姐和錚哥是和平分手,也都不是斤斤計較的人,所以不太可能存在因為財產問題引發糾紛導致離婚不順的情況。

所以那天見到微微姐,我便不怕死地問了一嘴這事兒,而微微姐卻笑著告訴我:

「我們不離啦。」

她說,就在結婚紀念日的第三天,也就是他們開始協商離婚的第二天,錚哥就把擬好的離婚協議書稿子給她了,但是連同那篇稿子一起給她的,還有另外一份「附加協議」。

錚哥說,他同意離婚,但是他想了整整一宿,這段感情從戀愛到結婚,已經是第九個年頭了,倆人熬過了異地,熬過了父母不同意,熬過了剛畢業的困境,也熬過了病痛。

那這曾經忠貞不渝的愛情怎麼可能說死了就死了呢?

他說他不信這個邪,要求微微姐再給彼此100天的時間,在離婚前再和他一起做一件「俗不可耐」的事情——

那就是再一起生活、睡100天,在那100天的每一天裡,都像以前談戀愛時那樣過著,每一天都做一件甜甜的小事,他坦言這是他在網上學來的。

一百天過去了,如果還是找不回當初的感覺,那就好聚好散,可如果倆人之間的愛又再次燃起,那就好好地認認真真地過下去,以後再也不提離婚的事。

微微姐同意了。

從那以後——

他出其不意從背後掏出的一朵花;
她精心打扮過後不經意間在他臉上留下的一個吻;

他佯裝漫不經心地從口袋裡掏出來的兩張電影票;
她在他洗碗的時候突然從背後抱住他的雙手;

他第二天出門上班之前突然轉過身來在她額頭上留下的一個吻;
她晚上關了燈後在他耳邊輕輕說的一句「我愛你」……

這一切的一切在持續了一百天之後,倆人都默契地發現,其實不是他們不愛了,只不過是在以往的歲月里,他們沒能好好經營罷了。

那一百天裡做的一百件事情,很小很細微,甚至很多隻是舉手之勞,根本不費任何力氣,是他們在戀愛的時候從未忘記卻在婚後通通拋諸腦後的小事:

「是我們懶到連這樣的小事都不願意去做,卻怪婚姻埋葬了我們的愛情。」

03

我們總是聽到在婚姻里失意的人這樣說,是柴米油鹽打敗了他們愛情,婚姻就是愛情的墳墓。

其實不是的,人生說短不短,也有幾十年,是上萬個日日夜夜的流轉,激情和驚喜雖很吸引人,但總歸是抵不過那些占據了主要地位的平淡日子的。

你問真正的愛情是什麼?

真正的愛情它不是永不中斷永不重樣的浪漫和驚喜,而是在漫長的歲月里,即使平淡,即使安靜,都依然願意去做一些讓彼此開心的小事。

它不用是璀璨奪目的鑽石,不用是閃耀整個夜空的煙火,不用是一整片花的海洋,它或許只是你每天的一個吻,或許只是夜裡的一句我愛你,或許只是某一個平凡日子裡突然出現的一枝玫瑰花。

你總是在抱怨為什麼別人永遠那麼甜,永遠那麼恩愛,似乎都沒有冷淡期。

可你不知道的是,在那些甜蜜的背後,在那些恩愛的底下,全都是倆人因為不曾怠慢那份來之不易的愛情而做一件又一件飽含愛意的小事。

感情總是會有平淡期的,且那才是生活的常態,無論和誰,無論何時,也無論何地。

但是甜或不甜,保鮮與否,全在於你們是否用心經營,是否絲毫不懈怠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