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1

如果女人在男女關系中,不再重視情感,而是如部分男性一樣,側重於性,那是否還有被男人利用愛情收割的機率?

這是一個挺有爭議的話題,先看一封來信——

拾一,您好。我單身四年了,今年32歲,至今未婚。

能自食其力,雖不算大富大貴。有套一室一廳的房子,一輛10萬的代步車,一份不太穩定的工作。

早些年,我就是為愛情生為愛情死的女人。只要一有感覺,便會全情投入,飛蛾撲火。

有三段愛情,都傷我至深。以至於我走了另一個極端,頗有些非主流式的幼稚宣言:從此之後,封心不再愛。

之後,我與每位男性接觸,只會走腎,從不走心。

開始挺爽的,充分感受到一種把控內心情感的自由與暢快。

可慢慢的,這種關系如同沒有前戲的活塞運動,生理碰撞後徒留無盡空虛,以及欲求不滿。

拾一,你說,女人是否不適合只走腎,不走心的兩性模式呢?

想聽聽你的見解。

Part.2

陸拾一:

感謝信任。

這是一個有張力和延展性的話題,昨晚我沒睡好,此刻能想到哪些就寫哪些,有遺漏的地方,歡迎大家補充。

這幾年,女性逐漸退去愛情的濾鏡,開始還原它本身的姿態。

外加個人成長與成就的需要,女人不再全心身地停留於此。

從而在形式處理上,的確會有些簡單粗暴的應對方式。如同,走腎,不走心。

甚至,有那麼一段時間,走腎好像更酷,更「新女性」。爭取愛情、博心上人一笑、願此生白頭、依舊想要因愛而婚的念頭,似乎成了不夠與時俱進的老掉牙。

我是絕對的現實主義者,但不意味著我不具備浪漫情懷。

走腎、走心,皆是個人選擇。我也只能從個人的角度,談一談自己對它們的處理方式。

若能具備參考意義,那是我的榮幸。

曾經,愛情主導了女性的思想、抑制了審美、狹隘了人生。

以至於我們常常可以聽見這樣的話:

1、只要男人愛你,外在不重要,成就能力也不重要。

這是審美被抑制。多少女人為了愛情,而主動割讓自己對異性的形象、能力、眼界、實力上的要求與期待。

2、女人最大的幸福,就是有一個愛他的男人。

人生的幸福千姿百態,一道靚麗的風景,一個推心置腹的好友,一段奇妙的人生之旅,一場知識的盛宴,一次勢均力敵的交鋒……

在這些碰撞之中,女人會成長、收獲、開拓……你能說這不是一種幸福嗎?

將愛情定義為女性宿命,這就是在狹隘我們的人生。

多數姐妹意識到這些思維和精神上的禁錮後,勇敢地掙脫出來。她們依舊會追求愛情,但不再如曾經那般只追求愛情。

這是好的走向。但有一部分掙脫出來後,從愛情這個極端,走向了「性」的極端。

愛情可以讓女人暈頭轉向。性,就不會嗎?

走心後,不管是被傷了心,還是被負了情,從而又轉戰到走腎。

本質上,這是才出狼窩,又入虎口,都是在被收割。只不過之前是被愛情,之後是被性。

我有個幾個好閨蜜,對於她們的個人能力、思維、見解、格局、心胸,我沒有任何微詞。

只有一點,男人會被下半身拖後腿,強哥都沒能倖免。女人同樣會被下半身拖後腿。

要想走得越高,走得越穩,女人也要學習控制自己的下半身。

當女人決定走腎後,男人還有多少贏面?

Part.3

以上是從理性角度來講,再從個人審美和感性的角度談一談。

自問一句,你接受自己成為哪種姿態的女性?

這個世界上,永遠有人刷新你對各種姿態的認知。下流無止境,放盪無邊界。

當然,我並非是指當事人放盪。

女人有最性感妖嬈的曲線與肌膚,我們的身體生來就是誘惑男人的陷阱之一。

但有格調的身體運用,才能讓自己成為陷阱。沒有格調的放縱,對於男性而言,你不過是不花一分力氣就能得到的餡餅。

可有些女性會認為,誰吃虧還不一定呢。只要我願意,我爽了,之後的那些是是非非,who cares?

但這涉及到主觀和客觀,自我與環境的一種平衡。

早幾年,我過於重視主觀和自我。認為,只要我覺得沒問題,就沒關系。

但事實並非如此。任何一個人在社會上行走,都不能完全按照自己的邏輯去做人和做事。

所謂我喜歡,我願意——看似自由的背後,都是幼稚在鬧鬼。

哪怕你真的不需要平衡客觀與環境,但只以身體作為承載兩性關系的器具,久而久之,人的生理和精神的潔淨尺度會發生變化。

對於心身的冰清玉潔,會降低標准。對於放浪形骸的程度,會加大標准。

從一而終,是男權強加給女性的束縛。但冰清玉潔在任何時代,一定是女性最珍貴的自尊自愛。

我好色,眾所周知。

有些男人不吝嗇自己的身體,在朋友圈各種展示,各種撩人。

我喜歡看,若很有美感,還會流口水。但真讓他們做我的枕邊人,我是不願意的。

我介意他曾經的搔首弄姿,更介意他被那麼多女性看過,以一種半欣賞半色情的目光。

而我的男人,可以是女性意淫的對象,但絕不能有公開挑逗女性的行為。

這是一種適合意會,不適合言談的心理。一旦言談,很容易被斷章取義我在物化男性的性感自由。

也正因為如此,我是能理解部分男人說,「這個女人的經歷好像很豐富,她的姿態挺隨意,我不太想娶她」的想法。

也許這類女性的內心,並不是如表現得那麼沒規矩。但因為她沒有重視主觀自我以及客觀環境的平衡,從而留下了讓人誤會的把柄。

曾經我寫過,一個女人的形象管理絕不僅是穿什麼衣服,用什麼口紅,噴什麼香水,這麼表象。

還包括你的個人自尊、自強、獨立、堅持、審美、格調、層次上的高級感。

性感是兩個人之間的春藥,但不曾設置邊界,放射性的性感,是媚俗又廉價的。

清高、桀驁、純淨,這些品質,就是需要一定的自控,才能換取。

Part.4

至於在兩性關系裡,要不要談愛情,我以為是很有必要的。

誠然,我說過,早就不介意男人是否愛我。想要愛的背後,無外乎是渴望被尊重、體貼、照顧、以及忠誠對待。

若男人能提供這些,我體驗到位,那是否夠愛我,則不是最重要的。

但不意味著每個女性都適合參照我的個人標准。

愛,對於多數人而言,它的確不是定心丸了,但依然是一道保險。

如果一個男人對你有情,情就是保險,但你需要知道,保險不是萬無一失的。

它存在的價值是,情可以一定程度上規避他人性中對你有害的屬性,從而提高你的安全性。

最淺顯的一個例子,愛你的男人在你不想懷孕時,會帶套,顧及你的身體。但不帶套,他肯定更爽。

可是他對你的愛,能相對抑制他的自私。不過,不等於能抑制他身心裡暗藏的所有對你有害的屬性。

但蒼蠅再小也是肉,有點保險總比一點都沒有好。

雖然愛情無法完美關系,但在不具備愛的關系裡,隱藏著比前者更大的風險。

前段時間有位讀者留言咨詢,她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拿下一個青年才俊,可謂是山雞進了鳳凰窩,問我接下來怎麼穩定這段關系,並且向幸福靠攏。

當時我的回復只有一句話:利益大於情感的關系,成立之後,一定要培養情感。情感大於利益的關系,成立之後,一定要重視利益。這叫均衡。

個人以為,女性的姿態非常重要。

男人走腎,傷害了你的情感,因而你不再走心,也跟著走腎。

看似你清醒了,冷靜了,實在一直是在一個低層次里不斷循環。不一樣的是,之前在盲目的愛情里循環,之後在片面的性行為中循環。

你體會不到高級的情感共鳴、互敬互愛、靈魂吸引。

在任何時代,高貴都是女性必須捍衛的個人魅力。

男人會喜歡各種各樣的女性,風情萬種、青春肆意、知情識趣、賢惠可人——但高貴,應該是最有力道讓他們甘作裙下之臣的精神品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