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受歡迎的成人動畫《馬男波傑克》(BoJack Horseman)里,經常賴在波傑克家沙發上的年輕人陶德(Todd Chavez),努力思考著自己性別認同的問題。

其實陶德不是個例,千禧年之後,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公開自己不同的性取向。

其中,就有許多人,像陶德一樣,表明了自己無性戀(Asexuality)的身份。

隨著時代的進步與發展,這類極少被提及的性取向,逐漸受到關注。

正在看這篇文章的你,是否經常問自己:

我是什麼?

在充滿著欲望的世界裡,表現冷淡,是一種病嗎?

我還能愛人或者被人愛嗎?

今天,就讓我們一起來了解無性戀者的內心世界。

什麼是無性戀?

從字面上來理解,無性戀(Asexuality),通常被定義為不受到任何性別伴侶的性吸引,或是對X行為缺乏興趣的一類人。

2004年,Anthony F.Bogaert教授發表了學術論文,將這類性向搬到台面。

研究指出,無性戀占英國總人口數的 1% ,當中 70% 為女性 。由於懼怕外界異樣的眼光,所以無性戀者實際上會比公布的數據要高。

2012年,他出版了第一本針對無性戀研究的著作《了解無性戀》(Understanding Asexuality),聲稱無性戀可能和同 性戀一樣普遍存在,不過,自認為同 性戀或雙性戀的人卻遠遠多於無性戀。

無性戀者無論對象是男或女,都無法產生性慾。

根據2015 年的一份調查顯示,英國人平均每月做愛三次,而無性戀者的另一半,在親密關系上其實也不全是「看得見吃不著」。

提不起性慾就是一種病嗎?

有些人只是對某些特定對象提不起性致,但無性戀不同,他們對所有人都提不起性趣,他們也不想和任何人發生關系。

無性戀不是性冷淡,也不是性無能,它不是一種病。

世界上有異性戀,也能廣泛接受同性、雙性戀,那麼和它們一樣,無性戀不過是一種性向偏好,既不是疾病,也不是選擇。

就算他們沒有性慾,照樣能談戀愛。

無性戀者,更能享有自己的空間。

他們也會同愛人睡在一起、會接吻,可能不是很激烈的那種。

無性戀者有時候也喜歡被擁抱的感覺。

沒有性慾望就不能一起過嗎?

接受自己的不同

我的一位女性朋友,最近就隱隱約約覺得自己是無性戀。

但是,周圍的人都笑著反駁:」你只是沒有遇到真正喜歡的人而已。「

即使是身在上海這樣發達的城市,LGBT的主題Club各種各樣,但作為無性戀的她還是覺得自己沒有被接納。

大家都默認,性被認為是一種自然的本能,就像生存所需的食物和水一樣自然。

對一些還處於青春期的無性戀者來說,看到男女交歡的畫面,會讓他們感到頭昏不舒服。

但是,周圍的同學們喜歡討論這方面的話題,無性戀者卻很排斥,甚至看書都會跳過做愛的片段。

無性戀的那位女性朋友說:我曾迷茫過一段時間,我覺得和周圍的人不一致讓我格格不入。所以,我在大學交了個男朋友發生關系,後來陸陸續續和其他人試過,不過也就那樣了,現在我沒再與任何人發生關系。

理解幫助更多有相同遭遇的人

剛結束的「驕傲月(6月)」,表明了隨著時代的進步,現在的年輕人勇於站到第一線,為自己發聲、爭取權益。勇於公開承認自己的性向。

但實際上,和其他已經被廣泛接受的性向不同,無性戀的自我認同過程,要比我們知道的更困難。

因為無性戀的狀態的確異常復雜。

無性戀能見度和教育網絡(the Asexual Visibility and Education Network,簡稱AVEN網絡)的創始人戴維·傑伊(David Jay)曾強調:無性戀者也可能會有性沖動,甚至自慰。

但他們不想和其他人發生性關系。

並且無性戀者經常會對其他人產生浪漫的吸引力,只是不涉及性。

當你周圍的每一個人似乎都對性愛充滿興趣時,你對這種社會傳統所認為的「人類本能」毫無興趣,你感覺如何?

2015年英國議會選舉中,首位公開無性戀身份的候選人George Norman說:上大學後發現,我覺得陌生也不感興趣的事,身邊的人卻認為很重要,但心中的疑惑在19歲聽到「無性戀」這個名詞後,豁然開朗。

Norman 說:我其實很害怕,但也有幸得到很多人的支持。會這麼做是因為我曾經覺得自己是個異類,內心沮喪又孤獨,所以希望以過來人的身份,幫助迷惘的年輕朋友認識自我。

情慾可以有一千多種

有些無性戀者能談戀愛、有些不行;有些不全然排斥做愛、有些則完全不能接受。

如果硬要把所有的無性戀者歸於同一類,會形成很多誤解。

在俄羅斯這樣一些宗教主導的國家,歧視是以一種非此即彼的迫害形式存在。

他們認為同 性戀是「you are not one of us」,非我族類。

但對於無性戀而言,歧視其實就是一種不認可。

當有人說:其實你跟我一樣,你只是沒有碰到喜歡的人時,這句話就是最大的歧視。

在這種看似友好的言辭背後,其實是從觀念上不認同你的存在,要從分類上抹殺你。

既然有選擇做愛對象的權利,那麼也有拒絕做愛的權利。

就像美國社會活動家朱莉·桑德拉·德克爾(Julie Sondra Decker)寫的那樣:

我們當中有些人需要愛情,有些人不需要。有些人渴望性愛,有些人並不渴望。

有些人還是處子,有些人不是。

有些人自慰,有些人不。

有些人想要孩子,有些不想要。

有些人感到被孤立,害怕,困惑,被區別對待,被抹去,成為隱形的存在。我們希望我們沒有被這樣對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