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會經常看到很多女生因為容貌年齡等充斥各種各樣焦慮,特別是在遇到別人批評你的時候,就會把這種批評在內心裏面無限放大。

曾有個女生跟我說,自己每次發朋友圈的時候都會進行編輯打字打了一堆,然後又刪了又改,最後看到發完後沒多少人點贊的時候,就會刪掉。

其實這些問題的背後往往因為太過於在意別人看法所導致,本質來說她們沒有建立起一套完整的內部自尊體系。

關於如何活出自我等類似主題很多,但我個人認為最受啟發的最近我看了一本書叫做《被討厭的勇氣》作者是岸見一郎研究阿德勒心理學的成果。

在讀了這本書之後,我有一個強烈的感受,在我們今天這個時代,很適合重讀阿德勒的思想。

阿德勒的全名叫做阿爾弗雷德·阿德勒,是一位奧地利的心理學家。他和心理學家弗洛伊德同輩,曾經也是弗洛伊德思想的追隨者。

但後來,他也是第一個反對弗洛伊德學說體系的人,兩人因為觀點對立而分道揚鑣。簡單的說,弗洛伊德認為,你現在的狀況,來自於過去的經歷,來自於你的環境和周圍其他人。

這是一種通過原因論的方式去解決問題,比如你去做心理治療咨詢的時候,很多心理咨詢師都會先去問你過往的經歷等,通過這些蛛絲馬跡來找到你會這樣的原因。

比如說有一個女生被渣男欺騙感情導致她再也不敢戀愛,按照弗洛伊德的原因論,要解決這個問題,就是讓努力回想自己被男生渣的過程,讓她勇敢的去面對這個事情,通過脫敏免疫的方式去面對。

簡單來說佛洛伊德他的治療方法注重的是撫平傷痛,建立勇氣。

01

但阿德勒不同意這點,他認為你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你的潛意識並沒有意識這個原因會導致你有怎麼目的?你的大腦已經開始為你尋找各種各樣的理由去支撐這個目的,然後把它合理化,讓你自己都覺得因為這個原因所以造成了結果,而事實上這個原因根本就不存在。

比如他認為你之所以傷痛,恐懼自卑,不幸煩惱?都只是這一切都是你自己做的選擇,也就是說你的人生不是別人賦予的,而是你自己選擇的。

你的選擇與其他任何人無關,與過去發生的經歷也無關,你的現狀只與你自己有關。所以想要治癒你的心理某種問題,唯一的方法就是改變你現在的目的,而不是去尋找過去的源頭。

舉一個戀愛例子你喜歡一個男生,你想去表白可以,但最終你沒有去表白,為什麼?
可能因為你說話緊張結巴,所以你不能表白。

按照弗洛伊德的因果論,就是想讓你去表白,你就必須先解決你緊張結巴這個問題,解決了這個問題你就可以去表白了。

但是阿德勒認為你不去表白是因為你壓根就不想表白,表不表白跟緊張結巴沒關系,為什麼你不想去表白呢?是因為你不去表白會感覺到更安全更舒適,這符合你現在的心理需求,所以你才不去表白,你怕被拒絕。

而現在這種暗戀的狀態,你也可以接受這個現狀,所以你就隨便找了一個理由說我如果不緊張結巴就可以表白。

但阿德勒的方式,就鼓勵你積極勇敢些,他認為你現在是由你現在的目的所決定的,所以你要改變你的人生,改變你的現狀,就是改變你現在的目的。

當然兩個人的理論在學術界都有人支持,不同的心理治療方式而已,如果你去做心理咨詢,不斷的去追究你過去怎麼了,過去發生了什麼,是哪些觸碰了你,這就是弗洛伊德派的。

而如果你去做咨詢,對面不斷的給你灌雞湯,說你要相信自己改變目的,你會變得更好,不斷的鼓勵你,這是典型的阿德勒派的。

不再盲目焦慮,如何獲得幸福?

02

我們再來說說,阿德勒認為我們應該如何獲得幸福?
他認為人際關系是一切煩惱的來源。

為什麼呢?試想一下,一旦想要實現「不在一段關系中受傷」這個目的,大多數人會怎麼做。也很簡單,只需要變成一個只看自己的缺點、盡量不介入人際關系的人就可以了。

如此一來,只要躲在自己的殼里,就可以盡可能少地和別人發生關聯,萬一遭到別人的拒絕或者傷害,還可以用這樣的理由來安慰自己:因為我有這樣的缺點才會遭人拒絕,只要我沒有這個缺點,也會很討人喜歡。

但阿德勒還說,人際關系同時也可以是幸福之源。

因為人際關系可以帶來的幸福,可以是「低級的幸福」,也可以是「高級的幸福」。低級的幸福,是在人際關系中比較得來的。比如上學的時候,你的考試成績比班上其他人都好,回回得第一,你感到很幸福;工作的時候,你的收入比同齡人都高,你感到很幸福;

但是,阿德勒說,這種幸福,只能算是一種低級的幸福。你的幸福,必須建立在別人的某種不幸福上。而高級的幸福,來自人際關系中的「共同體感覺」。這是阿德勒心理學中的關鍵一點。

那什麼才是「共同體感覺」呢?

簡單意思認同自己也是整個社會群體重要的部分,比如說在一個班級裡面,可能你不是班長,就是很普通毫不起眼的同學,雖然班長在這個群體當中扮演了一個非常重要的角色,承擔了更多任務和責任,但你也是這個整體的不部分,因為只有你和其他同學共同努力才會使班級整體變得更加好。

阿德勒的核心思想就是我們應該要通過群體不可分割的部分認同自己的價值,而不要通過和別人的比較才能帶來優越感體現出自己價值,更直接的說如果你通過別人的認可才能得到自己的價值的話,你的存在就沒有意義。

那麼這兩者的最大的區別是什麼?

你會發現如果你是為了獲得別人的認可而存在的話,那麼別人不給你認可的時候你就自暴自棄,比如說朋友不在意天天墮落,你也開始墮落,因為你自己變好是為了獲得別人的認可。

但如果你是為了集體的共同利益為了全人類的話,那麼我根本不在乎有沒有人看,我就是會去做這件好事,這是一種非常高級的心靈上的自由的感覺。

簡單意思就是,如果你是為了別人的評價而努力的話,你就永遠無法獲得自由,因為你永遠被別人的評價束縛住了。

而共同體感覺相反,就是我們是為了我們自己而活,我們認為這就是為集體做貢獻,我這麼做了,別人的評價根本就不重要。

03

當然你不活在別人的評價之中,就有可能會被別人討厭,但你需要勇氣去承擔這種被討厭,因為你想要獲得真正的心靈的解放,獲得真正的自由,就需要有被別人討厭的勇氣,不怕被別人討厭。

因為他討厭你,對你的生活沒有任何影響,他怎麼說都無所謂。

所以你就明白這本書叫做為什麼被討厭的勇氣,但你要知道的是什麼時候你被別人討厭,並且你不在乎了你就獲得自由了。

最後結尾補充一篇我曾讀到過一篇文章,叫做「精英水平的道歉」。裡面談到的精英道歉,精英他不會去關注是否能夠贏回信任,而是「你自己想成為什麼人」。

精英的道歉說的是精英個人從這件事上吸取了哪些教訓,獲得了哪些進步。他們不會去控制對方是否原諒自己,他們只控制自己。

也許就是我們這個時代最需要的「精英精神」。雖然我們普通人沒有像精英那樣為社會做出更多貢獻,難道我們就不能實現終極目標嗎?

就無法認同自己的價值嗎?也不是這樣,因為你也是這個社會不可或缺的一份子,你也在這個社會某個環節做出貢獻。所以如果你能意識到這點,那麼你更容易感受到幸福感。

幸福並不是說我人生最後臨死的時候我達到人生最高目標了,我賺了很多錢,我實現多少人沒有實現的成就。

幸福其實每時每刻都在發生,你意識到你認同你自己的價值,你在努力做一個對共同體有意義的事情,在這一刻你就獲得了幸福。

幸福它都是一件很容易獲得的東西,關鍵只是你怎麼看待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