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我個人以為泡男人是非常靈活的一項肢體及思維運動。以前也寫過一些撩男法則,似乎過於一板一眼,少了幾分張力與灑脫。

這種事吧,如果一招一式地去表達,像取悅,不像「泡」。泡是一種心情,一種態度,一種我吃飽了沒事乾的隨意安排。

「泡男人」是不需要去解釋的,一切類似於這樣的說辭——我主動撩男人,不代表我不矜持不自愛——都滾蛋。

無所謂外界眼光,無所謂個人理由。小事兒,甚至都不是事兒。一旦開口解釋,腔調一下子就降低了。

泡男人並不功利,不一定非要設置一個目標,什麼成為你的男友呀丈夫呀。

它就是你言語之間肢體之間流露出來的女性荷爾蒙,在男人身上撒潑滾了一圈而已。

按照這種節奏,一天泡十幾個都沒問題。吧檯的調酒小哥哥很好看,你瞧著就心花怒放。釋放出你的心花怒放,這就是泡。

不管你是對著他眨眨眼,還是撩撩發,都沒所謂,反正就是一個瞬間的曖昧與纏綿。不需要記得,不需要回憶,只是拿走那片刻的感覺與活力。

無所謂泡不泡得到,只是為了泡一泡。泡男人不一定要談戀愛,它可以是一瞬間的事,也可以是一天的事,還能是一段時間的事。

可以是你與一個人的事,也可以是你與兩個人的事。你從調酒小哥哥那裡離開,坐到卡座,發現隔壁的男人更是令你心花怒放。沒別的,繼續泡。

女人其實比男人好色多了,對於男色那就是風往哪邊吹,人往哪邊倒。今天看宋仲基叫歐巴,明天看肖戰喊老公。

哪怕隔著十萬八千里,一個人泡得也很有勁兒。這種事吧,一頭豬是餵,兩頭豬也是餵。

這是泡的概念,為第一部曲。

女性私房話:泡男人的三部曲

2

為什麼要泡男人?於當代女人而言,鈔票是第一活力,男人則是第二活力。至於親人,是血脈,無關活力。

我有一種十分膚淺的認知,年輕美麗的歲月里,有一半的風采我想用在男人身上。

跟他們在太陽下牽過手,在月光中接過吻。在酒後失過態,在清醒後表過白。在午夜調過情,在黎明問過安。

我既想從男人的心裡和身上都淌過一次,也想他們從我的心裡和身上淌過一次。

每個女人心中都有玫瑰,它必須用男人去澆灌,否則不一定能有花期。沒有玫瑰的女人無毒又無刺,難成佳品。

你可以是單身,但什麼樣的人才能真正享受單身生活,而不是被迫接受單身生活?得具備泡男人的前提與能力。

我們這種上了一丟丟年紀的女人,不太好泡男人。誠心建議,多倒騰一下自己那張臉那點身段。

不要覺得吃好睡好散散步,你就一定美。護膚,醫美,健身塑型,該搞的搞起來。女人是要靠錢去養的。

否則小姑娘泡男人時,對方說「你要干什麼」。你泡男人時,對方說「您要干什麼」。這難道真的不尷尬嗎?

40歲,養成30歲。30歲,養成25歲。沒辦法,上了點年紀的女人必須活得虛偽一點,總要營造「我的年紀我做主」的繁榮假象嘛。

建議大家沒事多出去走走,逛逛,碰碰。否則生活死氣沉沉,連個讓你起色心的人都沒有。

這是泡男人的可行性,為第二部曲。

3

最後的總結,為第三部曲。

其實,泡男人根本不需要太花里胡哨的方法。看著跟勾引或者撩漢差不多,但本質還是有區別。

泡,不一定需要結果,其最大的目的是釋放,你去感受那個完全由自己為核心的過程。

說得再直白點,泡更像是吃男人的豆腐。勾引和撩漢的目的更傾向於把豆腐變成自己的私有物,在這個過程中,女人並不能完全以自己為核心。

後者其實不自由,泡是自由活躍且張弛有度的。反正就那麼一回事——

跟有同情心的男人聊「我有過一段十分悲傷的感情」的故事。反正玩憂郁玩傷感,就行了。

跟大哥大的男人聊「其實我內心特別脆弱」的心路歷程,順便加一句「你讓人好有安全感哦」。

跟小男人聊「我不需要依靠男人」的獨立宣言。跟年輕男人聊「好想浪跡天涯,身心不歸」。跟成熟男人聊「爐邊煙火,兩人一屋,三人一家」。

不要管對方信不信,你只是泡,別在乎泡不泡得到。一旦開始要結果,泡就不再是泡。

泡,並不深入,就是浮於兩性關系中的一種火花摩擦而已。不要小瞧這種摩擦,它只有快樂,沒有悲傷。

不存在玩弄,也不存在辜負,是一種男女之間心照不宣的相互借用。很微妙,如同走在大街上,兩個陌生男女一見如故,女人輕佻地調戲了一句:長得不錯,我喜歡。

而後,揚長而去,彼此都有些心有餘悸,但這種餘悸掀不起風浪,也就不至於亂了分寸,又能帶給你一絲欣喜與活力。

男女關系是非常多樣化的,一次擦肩而過的回眸是短暫的心動關系,只有兩日的談天說地是周期性的互動關系。你愛我我愛你,就算幾月一年,是階段性的戀愛關系。

女人最容易拎不清的就是把每一種關系都匯總到戀愛里,男人跟你聊兩句而已,你想到戀愛,發現他不是找你戀愛。你生氣:哼,亂撩妹的渣男。

每一種關系,都可以獨立成立。大道至簡,各行其路,可匯為一體,也可互不干擾。

活法這個東西,沒有一成不變。今天這樣,明天那樣,說穿了,不過是各領風騷三五天。

也許有些人覺得如此善變的活著,沒有信仰。可沒有信仰,何嘗不是另一種信仰?

願為聲色效犬馬,也不失為一種坦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