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又冷了下來,每年冬天總有種說不出來的寂寥感,路邊的樟樹,在風里寂寞地舞動著。我還挺喜歡這種莫名其妙的感覺,能讓人安靜地專注於自己。我站在樟樹下,點燃一根煙,擁抱著那微小的溫暖。

我們每個人,都在朝著自己的方向快速前行。十字路口的綠燈亮起,縱橫交錯的人群從四面涌來,然後快速地消失於各處。大部分的人,都是孤獨的,人們渴望擁抱,卻又寧可孤獨,這個世界很奇妙。

今天,我要去見一個姑娘。她是我上周認識的,認識的方式很粗糙,就一句HEY,在人來人往的街道里,我要了她的聯系方式。我們沒有說什麼話,過了幾秒,她淹沒在人群里。

這樣的場景出現過很多次,第一次這樣要姑娘的聯系方式,是興奮,是期待,是緊張。第N次的時候,沒啥感覺。這不是麻木,也不是老練,對於戀愛,我希望每個人都應該一直激動和稚嫩。

所以,沒啥感覺,是因為這很平常,就像點一根煙,從煙盒裡隨意抽出一根,點上,迅速地抽一口,然後逐漸釋放,菸草的香味一下子把自己從游離的狀態拉了回來,暖了。

在人海里會願意為你停留的人,哪怕只有一分鍾,都是溫暖的。那一瞬間,我認識她,有了意義,有了溫度,這樣就夠了。有時候,要懂滿足,一瞬間而已,如果當下不去認識,這一分鍾也就過去了。你依然是你,她依然是她。誰也不記得誰。

當然,你也可能被姑娘拒絕。生活一直都是失敗與成功交錯的狀態,你得去理解這一點,所以不要總是一味地追求成功,也不要指望所有人都會與你有故事,那樣只會讓你心煩,意亂,無助,寂寥。

但是,你得學會嘗試,不要拒絕嘗試。

比起沒溫度的擁抱,寂寞寂寞就好

我和她的第一次約會,是一起去美術館看展覽。她喜歡油畫,各種各樣的油畫,她說不管什麼樣的人物風景,只要用油彩去呈現,都會有種特別的感覺。於是,我就邀請她一起去看油畫展。想約一個姑娘出來,就這麼簡單,發自內心去邀約她就行了。

我們從美術館開始,一路走一路聊,忘記了冬天的寒冷。我帶她去了我曾經念過的中學,喝了路邊的奶茶店,吃了麥當勞。有時候,我們也會不說話,安安靜靜玩手機。總之,很平常,這就是我理想的約會,享受兩個人待在一起的感覺。

過程里會有很多機會可以牽手,我都沒有想去牽,當牽手只是我想不想的時候,我就不會那麼想。得到的能力越強,越不會老想著得到。換句話說,不會老想著得到,是一種能力。

當然,我們還是牽手了,不知不覺。

這是戀愛最合理的發生方式。追求一個姑娘,你只要建設好自己,傳播好自己就行了,就這麼簡單。

從本質來說,不存在「和姑娘聊天該如何聊」這樣的問題,當你建設好了自己,你怎麼聊都是對的。如果把追求視為方法,就會有對錯,而真正的追求與方法無關,所以沒有對錯。

只要遵循自己的內心,就算追求失敗,也沒有錯。每個冬天對我來說,都有著各種故事,有成功,有失敗,這都是戀愛的意義。

比如前段時間,我認識的另一個姑娘,就沒有成功。她允許自己兩小時不回微信,不允許我兩小時不回微信。這樣的相處,就沒法合拍。當然,我可以為了得到她去調整和迎合,但我沒有這麼做,所以我選擇了失敗。比起沒有溫度的擁抱,我寂寞寂寞就好。

當你為了一個姑娘選擇做另一個自己,如果成功,你不會真的快樂,因為那不是你;如果失敗,那你連原來的自己都可能找不回來。

諸多的類型里,你只能選擇一種去建設自己,那一定是最適合自己,讓自己最舒服,最能發揮自己才能的那一種。去建設它,讓它成為你的定位;去傳播它,展現出你的風格。等你有了清楚的自我定位和自我風格,你就一定能與一部分姑娘契合,這就是戀愛。如果你的風格是B,而那個姑娘喜歡的風格是A,何必強求。何況還有ABCDEF等等。

又一個冬天。樹梢如畫筆般,將天空塗抹成油畫。行人匆匆,車水馬龍,寒冷布滿了城市的每一個角落,朦朧的夜色里,路邊的樟樹依然在風里寂寞地搖曳。樹下,有個男人點了一根煙,靜靜地遙望著遠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