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被分手了。

在他說出「分手」這倆字的時候,她感覺腦袋就像被重重的錘了一下,有點懵。

仿佛本能般地向他問道:

「為什麼突然這樣?」

他反問她:

「突然?難道這段時間以來你真的一點感覺都沒有嗎?我不再喜歡你了。」

直到那一刻,他所有帶著變心訊號的行為才一一在她腦海中鋪展開來。

不知道是在嘲諷她的後知後覺,還是在嘲諷她的自欺欺人。

畢竟現在回想起來,分手這事兒他應該已經醞釀很久了吧。

是自己太傻了,才會沒發現任何蛛絲馬跡,又或者是即使知道卻還堅持視而不見、掩耳盜鈴。

其實,每個男人在變心前都是會多多少少釋放出一些訊號的。

最明顯的就是他會變得很經常對你說下面這三句話——

一個男人變心前,最經常說這3句話

/ 01 /

「隨你的便。」

這句話具體是什麼意思呢?

就是無論你做什麼、怎麼想、想要什麼,他都覺得無所謂,不想理會,不想要在那些於你而言很重要的事情上花費一分一毫的時間和精力。

當一個男人開始經常對你說這句話時,經常都對兩個人之間的事情和問題表現得很無所謂時,那麼就可以說明——

此時此刻他是一個沒有責任感的男人,只有當一個人已經不愛了的時候,他才會對對方以及這段感情變得毫無責任感可言。

之前有個讀者私信問我,兩個人有矛盾的時候,無論她如何嘗試著去和他溝通,了解他內心的想法,他總是用一句話就毀掉了她的所有表達欲:

「隨便你怎麼想。」

每當他這樣說的時候,她縱然有一千句話一萬個想法想告訴他,都已經說不出口了,因為她知道即使說了,他也不會聽不會在意。

其實在這個時候,男人就已經從根本上把她認定為一個不可理喻、無理取鬧的人了。

所以無論她說什麼做什麼,心裏面是什麼樣的感受,都是她「想太多」而導致的,與他無關所以他不想理也懶得理你。

他不會再去設身處地換位思考,為什麼你會有這樣的感覺,為什麼你會有那樣的表現,為什麼你會因此不開心,為什麼你會情緒崩潰…

他再也不會像以前愛你的時候那樣去反思,是不是自己做錯了什麼。

因為當一個人不再愛你的時候,他自然是不會過多地去考慮和尊重你的感受的,更不會照顧到你的安全感。

第一次,你告訴自己他只是心情不好,第二次,你告訴自己每個人都有他的脾氣。

可是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出現的時候,你就不應該再欺騙自己了。

你知道愛是什麼嗎?愛是能夠並且應該去努力理解和包容對方。

當他對你再也做不到這點的時候,當他越來越無所謂的時候,那麼他的心或許真的已經不再逗留在你身上了。

/ 02 /

「你還有完沒完啊?」

這句話的深層含義又是什麼呢?

大概就是——

「你能不能別那麼煩啊?」

朋友梔子就曾經跟我說過,判斷一個人還愛不愛你有一個特別簡單有效的方法,那就是看他會不會總是嫌你煩。

大劉追了她很久,她才答應的。

她這個人性子比較拖拉,看場電影總是要花上一兩個小時才能出門,壓著開場時間急急忙忙地進場那也是常有的事兒。

可是大劉說,他一點也不覺得那樣會煩,反而是覺得她朝自己跑來的樣子可愛極了,就像個小動物似的蹦蹦跳跳。

她這人遇事容易較真兒,一旦出現了什麼矛盾,換別人可能睡醒覺就過去了,可她必須要打破沙鍋問到底,即使是要花上很多時間也要把事情說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對此大劉說,這真好啊,兩個人在一起就應該把問題說的清清楚楚的,他真喜歡看梔子那一臉認真的模樣。

還有,梔子這人一旦談戀愛了就愛瞎操心,吃了嗎?吃了什麼?睡了嗎?幾點睡的?玩游戲別玩太久,天好冷啊你把外套帶上呀…

嘮嘮叨叨地像個媽,大劉說真好啊,有這麼一個女生關心我愛護我。

可這些都是大劉喜歡她時的樣子。

可後來他總是在她差點遲到時一臉不悅地說她「磨嘰」,總是在她對他嘮叨時不耐煩地說「你好煩啊」。

也總是在她想要好好溝通解決問題時對她說:

「你還有完沒完啊?」

梔子那時候不理解為什麼他突然就變得和原來完全不一樣了,為什麼突然就像個陌生人似的。

於是她試探性地對他說:

「我們分手吧。」

沒想到卻換來他的一句:

「你有完沒完啊?分就分。」

分手後不久,梔子在電影院門口偶遇了他,另一個女生就像當初的她那樣急急忙忙地跑向他,她聽見他溫柔地對她說:

「你別急呀。」

梔子那一刻才徹底明白,並不是她的關心變成了令人生厭的嘮叨,而是當一個人變心了,不再愛了,他也就不再需要你的心意了。

/ 03 /

「我真的很累。」

當他總是對你說他很累的時候,他的潛台詞就是——

「我沒空,對你沒空。」

之前在看到過這樣一條留言:

「愛是魔法吧?才剛拿起手機和她聊了一會兒,可是窗外天已經亮了,才剛盯著她的臉看了一會兒,可是午夜的鍾聲已經敲醒我該送她回家了,和她走了一圈又一圈的操場,卻不覺得累,和她走了幾小時才走完的路,卻顯得那麼短。」

愛是能讓人忘卻疲倦、克服忙碌的東西,它能讓你實現一切在此之前不可能實現的事情。

因為愛就是心甘情願地付出,我們要靠什麼去表達自己的愛意,我們只能依靠不知疲倦、不覺疲倦、不怕疲倦的付出。

我見過每天兜四十分鍾的路程也要送對方回家的,也見過即使就在路口也不願意穿上拖鞋出去接對方一下的。

見過忙得一日三餐都沒法准時吃卻事事有回應的,也見過閒得無所事事卻還是樣樣無著落的。

心在你身上的人,不會一點小事就覺得累,更不會在你面前表現得比總統還忙。

心不在你身上的人,和你多說一句話他會覺得累,和你多發一條信息他會覺得沒時間,和你多待一會兒就會想要進房間睡覺。

他往往只知道他自己很累,知道自己很忙,卻從來都不會再去想,在為這段感情努力時,你或許比他更累,比他更忙。

畢竟當他變心後,你對他來說就是一個已經玩膩了的游戲。

誰會花時間和精力在一個已經不再感興趣的游戲上呢?

最後,花塘想說

有一句話相信大家都不陌生:

「見過他愛你時的樣子,又怎麼會不知道他已經不再愛了呢?」

黎明之前必有黑暗,突然的寧靜之下必然藏著一場狂風暴雨,愛有跡可循,不愛同理。

就像那句話說出來那樣:

當一個男人不再愛一個女人,她哭鬧是錯,靜默也是錯,活著呼吸是錯,死了更是錯。

別再去做那個在感情里掩耳盜鈴的傻子了,當捕捉到他變心的訊號後,請別再以各種冠冕堂皇的理由為它們打掩護。

你要接受現實,面對現實。

無需自責,無需苦求,失去一個愛他的你,是他的損失,離開一個不愛你的他,是你的幸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