剝開他的衣服,從脖頸處露出光滑的皮膚,纖軟的體毛從後背蔓至腰間,再往下還有濃密的,嗯,是少年的味道。

再往下,兩個人之間便沒有什麼好隱瞞的了,但凡觸碰過的地方,都會留下淺淺的紅暈,皮膚所賦予的質地,是任何材料也無法比擬的。

隨著在對方身體上探索的部位越多,接觸的地方也越多,相擁而吻,給對方以熾熱。

但故事到這里就結束了,是的,沒有亦無需要再有發展,這就是今天我們要聊的素炮。

所謂素炮,簡而言之就是八個字:抱著睡覺,不干別的。

「孤男寡女」相約同床共枕一整晚,卻「什麼」也沒干?

難道褲子都脫了你跟我干這個?

其實,這類活動在國外社交活動中早就有了,叫做cuddle,意思是依偎著入眠。在一些地方還提供professional cuddlist這種服務,產業化了這個提供「親密感」的行為。

通常來說,人類對於親密感的獲得都源自於母親的愛,吮吸母親乳房時,或卷縮在母親的懷中時,這種親密感源於人類本能,當個體尚不能理解什麼是愛,就已經開始用身體感受愛。正值年幼的我們與母親身體的接觸,譬如懷抱、輕撫都是個體情感支持和安全感的強大來源。

隨著年歲的成長,來自母親的愛撫會逐漸減少直至停止,但是人對於情感慰藉和安全感的需求始終存在,期望於再次獲得身體的接觸,心理學家將其稱之為「皮膚飢渴症」。

皮膚飢渴並沒有性意味,它實際上指向的人是對於親密感的需求,嚴重的親密感缺失會讓人感到壓力,並且難以與他人建立親密關系。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法國一家孤兒院收容了大量棄嬰,這些嬰兒雖說不缺乏奶和營養品,但都哭鬧不安、發育不良、疾病不斷、死亡率高,研究發現主要是孩子得不到及時的觸摸。後來增加了保育人員餵奶時抱著孩子給以觸摸,結果出現了意想不到的奇跡,孩子食慾增加,疾病大大減少,死亡率下降。邁阿密大學觸覺研究所的心理學家菲爾德在一次試驗中觀察到,每天觸摸新生兒 3次,每次15分鍾並活動四肢。10天之後,受觸摸嬰兒的體重比放在保溫箱內餵養未接受觸摸嬰兒的體重增加了 47%,睡眠、警覺性和活動性都有明顯改善。

正如一些心理學家指出的:兒童降生在一個充滿溫情和肉體之愛的世界中,但當他長大了,卻被訓練成抗拒他的生物正常反應的人,對任何他人的觸及都唯恐避之不及。在被這樣訓練了15年到20年以後,人們又指望僅靠一個婚禮,就把深植於新郎新娘心中的對觸摸的否定式反應一下子矯正過來,指望他們從此在婚內就象嬰兒一樣自然地、無拘無束地相處。這個期望實在是過高了。因此毫不奇怪,很大一部分受過最好教育和訓練的人,例如具有大學文化的男女,在婚後卻不會和不能發展溫情關系。

——沈農夫《心理世界》2003年第六期

「孤男寡女」相約同床共枕一整晚,卻「什麼」也沒干?

當個體再一次獲得接觸,懷抱、輕撫時,通常第二性徵已經發育完全,自己的伴侶藉由上述行為,可以強化兩人之間的親密感,卻也容易產生一個定式思維,即與他人過多的皮膚接觸會產生濃烈的性意味。

人體的性需求可以通過約來解決,那對於親密感的需求為什麼不可以通過cuddle解決呢?

在鄰國日本,就出現了「kiss friend」這個新名詞,「kiss friend(日語簡稱kisufure)。日媒以619名女性為對象進行了相關調查,有36%的受訪者表示,有過類似的朋友:兩個人並沒有發生性關系,只限於接吻。

N女性表示「我有一個2年的「kiss friend」,和我住的很近,我們經常在車站的酒吧喝酒,每次見面都會接吻,我們都很享受這個過程。對於我本人來說並不覺得接吻是多麼特別的事情,除了接吻之外他也不會有別的行為,我很安心。另外,我有自己的男朋友,只是他不知道這件事情。

《經濟學人》的報導曾講述日本的性產業正變得越來越不正經,更多樣的服務比如聊天、擁抱等被稱之為「軟風俗」,也囊括了「素炮」服務,可以選擇躺在對方懷里,毫無顧慮地睡上一覺。

「孤男寡女」相約同床共枕一整晚,卻「什麼」也沒干?

這與日本目前的「低欲望狀態」相關,比起事實上的愛情動作場面,人們對於陪伴和傾聽的需求遠遠高於對生理快感的需求。

「低欲望狀態」並非日本獨有,根據潘綏銘教授的《2000-2015年中國人的「全性」(Sexuality)》裡面的調查數據,從2000年到2015年,18歲到29歲已婚或同居的年輕人里,男性每月性生活少於一次的比例從7.6%上升到10.2%,女性則從3.1%上漲到14.3%。

在「佛系」標簽盛行的中國年輕人身上同樣能找到類似的印記,尤其是當下快速的生活節奏之下,每天打交道最多的就是手機、電腦、外賣,真實社交的缺乏又促使了「皮膚飢渴」的加重。

如果說約炮解決的是對性的需求,那麼「素炮」解決的跟多的是對於親密感的需求。

對於所有性別的人來說,任何形式的約會,前提都是知情、同意、自願。充分的溝通必不可少。一不小心把素炮變成葷炮可能會出現意料不到的問題。

當然對於朋友而言,熟悉且沒有負擔的親密感自然是最好不過的,從這一點出發「kiss friend」當然是很好的選項。

當愚蠢的人類通過愛撫阿貓阿狗來獲得溫暖時,又何曾不想被一個溫暖的物體攬入懷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