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ey那年21歲,在一座差不多的大學以差不多的成績讀大三。 Joey的模樣,是路人看了會誇「小靚女」的那一類好看。桃心臉,雙眼皮,戴著茶色美瞳時,眼中好像泓著一汪水。笑起來時,像是奶油草莓的慕斯上突然出現兩個酒窩。

Joey有一個男朋友,兩人有十二厘米的最萌身高差,男朋友生得白皙,手指修長,穿衣簡單乾淨,是傳說中的「鹽系男」。僅大Joey一歲,卻好像比Joey懂很多,因此很受Joey崇拜。兩人從大一的尾巴開始交往,一直到大三的尾巴,也算是大學小情侶中的老夫老妻。

兩年中,他們始終保持著相對小清新的關係。政治正確地一起上自習,一起吃飯逛街,旁若無人地在街上親親抱抱舉高高,一口一個寶貝叫得甜膩。

然而他們直到大三還沒有一起睡過。

你敢信?

但事實就是如此。

直到7月11號那天。

男人有多在乎女生的「初夜」?

那天並不是什麼特殊的日子,和普通的夏季任何一天並沒有什麼兩樣。

潮濕,悶熱,雨沒有下透。晚上也沒風。

Joey那天和她的男朋友像往常一樣,在圖書館用30%的時間學習,70%的時間玩英雄聯盟,度過了表面充實然而實際毫無效率的一晚。

然而不知是敵人太強大,還是己方隊友不給力,他們開黑達到了十連跪的敗局,生生從鑽石跪到了鉑金。 「還玩麼?」男朋友問。

當時Joey正沉浸在失敗的憤怒和不甘心中難以自拔。 「這把結束就回去。」她說。

於是,十連跪被他們打到了十五連跪。 Joey氣得開語音想罵人。

正在她要爆發的那一瞬,男朋友伸出一根手指抵在她的嘴唇上,輕輕地「噓」了一聲。

「會贏的。」他說。

Joey看著他微微瞇起的笑眼,突然覺得被什麼撩到了。那是和之前小清新戀愛時很不一樣的感覺。

就像,有什麼從心裡悄悄萌發,然後伸出手,不輕不重地搔著她體內的某個部位,一下,又一下。

她怔怔地看著身旁這個年輕的男孩子,連團戰都忘了。

然而,在第16局,他們像是有魔力相助,頂著逆風局向死而生,爆掉了對方的水晶塔。

他晃晃手機:「你看,我說會贏的吧。」

不長不短的頭髮,乾淨的眉眼,衣服上淡淡的香味,都讓Joey體內的感覺越發清晰。那種感覺像一條匯聚的溪流,徑直流向她的腿間。

她微微抿著嘴唇,心臟怦怦直跳。

「…幾點了?」她輕聲問。

「快十二點了。」他說,「我手機電量只剩5%了。」

Joey悄悄在桌下併攏雙腿。她鼓起勇氣,注視著對面的男孩子「我宿舍…快關門了呀。」

Joey的男朋友並非聽妹子說宿舍關門回不去了,便帶著人家去網吧通宵的鋼鐵直男。他略微思索了一下「那…要不,我們今天出去住吧。」

他拉起Joey的手,兩人不緊不慢地走出校門,來到校外的腐敗一條街上。

十二點的夜宵攤仍舊繁忙,路旁就是鱗次櫛比的酒店。

男人有多在乎女生的「初夜」?

前面的一家看起來還算整潔大氣。他們開了一個房間,然後上樓。男朋友坐在床沿,給手機充電。 Joey把自己整個撲在床上,伸了個大大的懶腰,托著腮看他。

他察覺到Joey的目光,回過頭,眼中笑意盈盈「幹嘛呢?睡覺吧。」

Joey搖頭「不要啦,不想睡覺。」

他笑出聲,換了個更放鬆的姿勢靠在床頭「不想睡覺?那你想幹什麼呀?」

Joey往他身邊靠了靠,眼神裡一點點戲謔和淘氣。她抬起頭,嘴唇觸碰到他的,輕輕柔柔地吻他。每個吻都像是試探,一隻手伸下去解他的襯衣釦子。一顆兩顆。解到第三顆的時候手被他抓住。

男朋友低聲問「不睡覺那是要幹什麼呀?你還沒回答我呢。嗯?」

Joey順勢跨坐在他身上,貼近他的耳邊,呼出的氣息溫熱,吹到他的耳垂頸際,隱隱的酥癢。

「幹…你啊。」

她滿意地看見他輕輕倒吸一口氣。緊接著小奶狗變小狼狗,整個人被他撲倒。他在她脖子上咬了一下「你怎麼這麼壞?」一手伸到她身後去解她的文胸。

然而即使是在差點就要意亂情迷的時候,Joey還是想到了一個重要問題。

「你買那個了麼?」她問。

他頓了一下,但手上動作仍然沒停,語氣好像是在撒嬌「不管了,好不好……我注意點,不要緊的…」

Joey堅持「不行啊,我這兩天不安全。」

他指了指自己,語氣中滿是委屈「你看我都這樣了,我怎麼出門啊…」

Joey看了看他,確實是很無奈。 「好吧,那我去買。」

男人有多在乎女生的「初夜」?

她懷揣手機。

裝作若無其事地走進了樓下的那家7-Eleven。

便利店燈光明亮,有幾個顧客在裡面遊蕩,一看就是同樣夜不歸宿的校友。

她一眼就看到了她的目標,有杜蕾斯,傑士邦還有岡本。五顏六色的小盒子,就在收銀台的旁邊。

然而為什麼套套會放在這麼顯眼的地方…

Joey環視一下四周,頗有點做賊心虛的感覺。

關東煮窗口有一個大哥正在買夜宵,零食貨架處有一對小情侶正在手拉手挑薯片。

根據她的猜測,關東煮大哥很快就要去結賬了。她可以在他結賬之後轉身離開的一刻飛快地拿起一盒套套,然後店員掃碼不過幾秒時間,優雅,完美而從容。

終於,等到了大哥結賬的時機。

大哥拎著豐盛的夜宵離開,Joey瞅准時機,伸手拿了離自己最近顏色最低調的傑士邦。

可是。

就在她遞給店員準備付款的一剎那。那對小情侶抱著一堆薯片酸奶之類的零食,悄無聲息地站在了她的身後。

這還不是重點,重點在於店員看了一眼那盒傑士邦,對她說「杜蕾斯超薄在打折,挺好賣的。」

Joey不知道身後的小情侶是什麼表情,她也不想知道。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也許還是淡定從容,心照不宣一些比較好。即使如此,第一次買套套的她仍然能夠感到臉上騰然而起的滾燙,再怎麼假裝優雅地離開,也仍然脫不開做賊心虛的感覺。

回到酒店後,自然是一番翻雲覆雨。男朋友經驗也不多,稍有些笨拙。對於她而言,第一次的體驗源自荷爾蒙帶來的衝動,止於一點疼痛和異物感。雖然有不適,但,也還好。

是快樂的。

事後,男朋友翻身起來,看了一眼床單「沒有血哎。」

Joey正期待接下來的鴛鴦浴和事後溫存,卻被他這句話兜頭潑了一盆涼水,不知該如何回答。他的眼神和語氣,讓她感到很失望。

她要解釋嗎?

男人有多在乎女生的「初夜」?

可是,又有什麼好解釋的呢?

於是,她從床上起來,平靜地穿衣服梳頭。

他見她如此,很是詫異「你上哪兒去?」

Joey回答「回宿舍啊。」

此時的她,不再是那個和他撒嬌的小女孩,而像是瞬間長大了好幾歲,體內站起了另一個靈魂。

「這個時間了回宿舍?」

「是啊,反正和你…也沒有那麼舒服。」Joey笑一笑。

說完這句話,她轉身離開,把房門帶上,頭也不回地下樓。

男人有多在乎女生的「初夜」?

7月11日的晚上,是Joey的初夜,也是她的分手紀念日,還是她第一次買套套的日子。

她還年輕,男朋友肯定不會只有一個,套套也肯定不會只買這一盒。

但,她心裡十分明白的一點是,我一定會在以後和值得的人做愛。

他會在意她的身體,注意不讓她受到無保護性愛帶來的傷害,他們會瘋狂地親吻,瘋狂地撫摸,瘋狂地融合在一起,瘋狂地興奮到極點,那一秒就好像是天堂。

事後相擁著說一夜的情話,接著聽到呼吸聲,兩人一起入睡,好香好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