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我和一個粉絲探討了一個很有意思的話題。

她是一個在工作上非常上進也很有天賦的女生,不到三十歲就坐到了公司高管的位置上,過著非常令人羨慕的生活。

但是她找不到男朋友。

並且,她的閨蜜都說,她單身的原因是因為不夠有「魅力」——這讓她有點生氣。

她跟我承認,她是不太擅長,也不太有空打扮自己,絕大多數時間也基本上被工作填滿,沒有多餘的精力去像大多數女孩子一樣去經營生活,但是自己也有擅長的地方啊——工作能力強,事業心強,有一定的經濟基礎,這難道就不能算作優勢嗎?

我說,這當然是優勢,而且這是非常好的加分項,至少以她當下的水平,身邊能夠接觸的男生一定也都是很優秀的,平庸之輩根本沒法近她的身,能幫她省下不少甄別挑選的工夫。

但是,這些和她一樣優秀的男人眼裡,一個女人的工作能力,事業水平和經濟基礎,顯然就不太能構成「核心魅力」了——這就好比兩個人一起上戰場,一個擅長進攻,一個擅長掩護和防守,才能把仗打贏,如果兩個人都只會進攻,這個組合的戰鬥力一定不會強到哪裡去。

女人擅長拼事業,會賺錢,是一件非常好,非常值得贊賞和尊敬的事情,但我們也要承認的事實是,男人的事業水平往往會成為他「魅力」的一部分。

但是女人的事業水平,往往更應該稱之為「實力」,而不是「魅力」!

兩性相處中的「魅力」是什麼?是能夠讓異性看到你的時候為之心動,產生迷戀感的東西。就像很多女人說,有上進心的男人最有魅力,她們看到男人專注工作的樣子就會覺得心旌盪漾,但很少聽說哪個男人看到女人拚命工作挑燈夜戰的樣子,會突然愛上她。

實力和魅力,誰更重要?

女人的「魅力」在哪?

我認為,更多地體現在生活的細節上。

我有很多事業有成的男性朋友都說過,最容易讓他們心動的女人,是「懂生活」的。

這里的「懂生活」當然不是洗衣服做飯打掃房間,這些瑣碎的家務事請個家政就能搞定了。有一位朋友的原話是這樣的:

「我也許能搞定數不清的合同,談下來幾百萬的生意,但是我永遠想不到,在家裡的什麼位置放一盆綠植會讓人一回家就心情變好——而她,輕而易舉地就做到了。」

我一直覺得,女人對於「生活」的熱愛和敏感程度,和男人壓根就不在一個層面上。

在我大學剛開始有喜歡的女生時,第一次邀約她一起吃飯,我就面臨了一個困境——盡管我已經上了一年多的學,但我壓根就不知道學校附近有什麼好吃的餐館,也不知道吃完飯之後該帶她做什麼。

畢竟當時的我每天的娛樂活動也就是打打球玩玩電腦,吃飯要麼在食堂,要麼隨便找一家最近的小飯館,甚至直接泡麵了事。吃飯?那完全只是為了維持生命。

後來,是我的一個女性朋友幫了我的忙,她給我推薦了周圍好幾家有特色的餐館,日料西餐粵菜火鍋一應俱全,每一家的特色菜是什麼,哪家環境最好,哪家需要提前預約,都給了我很詳細的攻略,還順帶著推薦了我幾家咖啡館和甜品店,讓我吃完飯帶女生去坐坐,喝杯下午茶,最後還告訴我,附近有一家創意禮品店,如果需要送女生小禮物,那裡有很多精緻有趣又不算貴的小玩意兒可以挑選。

我那時候懵懂,我問她怎麼會知道這些,她說,她經常在課余和閨蜜去學校附近逛街和吃東西,哪裡的東西好吃,哪裡有好玩的小店,她們都知道。

「這是我們女生的生活樂趣,你不懂的。」她跟我說。

實力和魅力,誰更重要?

我承認,即使我認為我對女生的了解已經比大多數男生要強不少,依然不太能感同身受地體會到,為什麼女生會那麼樂此不疲地去尋找美食,去逛街,去采購各種看上去「華而不實」的小玩意兒。

但我非常羨慕她們這樣的狀態——對生活充滿源源不斷的好奇和元氣,會為了吃到一個好吃的冰淇淋或者喜歡的裙子正好打五折而開心一整天。

這種對生活的熱愛,是絕大多數男生難以企及,卻又非常嚮往的。

女人越熱愛生活,男人就越熱愛女人。

當然,有人會說,你是不是說,女生就要會花錢?

我想說,如果只是「提高生活品質」,我認為並不足以構成女生的「核心魅力」。

畢竟生活品質歸根結底是可以用錢來堆砌的,任何人只要有足夠錢,都能讓自己看上去「生活品質很高」的樣子。

什麼都買最貴的,誰都會。這叫做浮誇,談不上是魅力。

但是很多女孩子非常厲害的一點在於,她們能把日子過得有聲有色,又能把自己手頭的錢規劃得明明白白。那是一種精緻,也是很打動男人的一點。

我有個室友家境不錯,大學時候的生活費是每月20000圓。

每個月他剛拿到生活費的那幾天都過得非常瀟灑,請整個宿舍的人去喝酒KTV,給自己買衣服買耳機,玩命給游戲里充錢。

但是每到月底,他時常連食堂都去不起,有一次我去他宿舍找他,正看見他抱著一個饅頭蘸著辣醬,有點窘迫地問我能不能給他根煙抽。

其實我自己也一樣——我第一次拿到十萬圓的月薪時,感覺自己好像有了一筆永遠花不完的巨款,但事實上,還沒到月底這筆錢就已經花得差不多了。

而且我根本想不起來都花在了哪裡。

我大學時候有過一個女朋友,她第一次讓我知道了女生的花銷有多瑣碎——衣服鞋子要買,基本的護膚品化妝品要買,時不時要看場電影唱唱歌,和朋友出去玩總要吃點小吃買杯飲料,就連每個月「那幾天」也要花掉不少錢……

她一個月的生活費也就不到五千圓,但是她不僅從來沒有捉襟見肘,甚至月底還能存下來一千圓。

她告訴我,從上初中開始家裡給零花錢,她就有了記帳的習慣,這麼多年一直在堅持著,已經養成了習慣。

那時候我剛因為買了雙鞋把生活費花得差不多了,聽她這麼說我才開始明白,為什麼我們的父母輩總是說要把工資卡交給妻子,家裡最好讓女人管帳。

就在那一刻,我對她有一種前所未有的心動——她,以及很多和她一樣的女生可能都不知道,這是一個女生最有魅力,最容易讓男人難以抗拒和割捨的時刻。

那是一種「安心」和「放心」的感覺,也會想和她一直在一起,特別想把往後的生活,都交給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