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男人的避孕方式,暴露了他愛不愛你,是這樣吧。」

粉絲問了我這樣一個問題,一看就是兩人在房事裡有了分歧。

「那男友不願為你戴套,那是愛麼?」

粉絲的連環問,想必也很苦惱。

和我談起她男友時,又有些欲言又止。

在一起兩年,同居半年,兩人是朝著結婚去的。但有一點讓女生介意,在性事上面並沒有專門進行保護措施。

曾懷過孕,但男友又口口聲聲說不想未婚先孕,最終做了人流。

自此後每次發生關係,都是女生事後吃避孕藥。

她曾提出讓男友戴套,在那段時間不想再吃藥。或許是想以此證明男友是愛她的,願意為了她犧牲一點快感的。

「你非要戴保險套,一定打過胎?」

可是,男友拒絕了。

這讓我想起《絕望主婦》裡,Lynette和她老公Tom。

Tom既不願意戴套又不願意結紮,結果讓自己的老婆吃避孕藥,吃到全身浮腫。

問我愛不愛,我不甚清楚,畢竟不是當事人,何況從一個套套也不能看出複雜的情緒來。但能看出來性安全意識的淺薄,一上床,就失了智,對伴侶不管不顧,只管自己爽翻就行。

自私是肯定的,也沒什麼床品。

別光迷戀情愛中的性,彼此保護更重要,那是在互相學習承擔責任。

別做只想自己爽翻的膽小鬼。

02

記得曾經有人問過我隨身帶套的男生靠得住麼?

隨身帶保險套也不是檢驗作為一個男友是否靠譜的標準,情況可以分很多類:確定關係後想要更進一步的;以備不期而遇的艷遇又怕得病的……

很多表像都能作假,而愛與不愛,靠不靠得住,這些都是自己可以看清的。

而且大多數女人問起「他是不是不愛我」這個問題時,其實多半已經有了答案。

而保險套,能代表的只是衛生安全意識,並不能明確性的指向我愛你。

我愛你,這三個字是靠心表明一切,也是用心感受一切。

「你非要戴保險套,一定打過胎?」

但在兩人共赴愛河時,一方要求做好保護措施,另一方不聞不顧,就像個為了得到糖果不擇手段的自私小鬼。

自己甜,不過是一廂情願。

03

說到這裡,我記起來一段故事。

曾經的大學同學阿凱,我不是很願意和他一起喝酒吃飯,這一切都要從那一次男生聚餐開始

阿凱當時有一個外校女友,長得很漂亮,很多人羨慕。不知是酒喝多了開始得瑟還是他太過自卑,和一眾男生說起自己和女友的性事。

女生強烈要求發生關係要戴套,他苦苦哀求不想戴,但女生依舊不鬆口,有些惱怒的凱子說了一句:

「非要戴套,你以前打過胎?」

女生氣得哭泣,他說自己邊道歉邊吻著,沒戴套就成事了。

其他人愣著看著醉酒的阿凱,尷尬的打著哈哈。

這種人,我不知道有沒有心,懂不懂得傷害是相愛最難癒合的傷口。

但無疑是自私透頂的,還說著詆毀女友的話。

「你非要戴保險套,一定打過胎?」

後來他們的故事我就不知道了,也沒打聽,也不想打聽。

04

現在的大多數人追愛途中也更講究性愛同一。

這很正常,越來越多的人敢於表達慾望,追求慾望。

但無論是哪種形式佔比更多的感情模式,尊重和表裡如一一直都是愛情不能割捨的原則。

哪個人不想與自己愛的人共達精神和肉體的巔峰?

要想靈肉合一,得先確保自己能擁有這美好事物的資格。

你是什​​麼樣的人,就會擁有怎樣的愛情。

就像村上春樹所說:所謂紳士,就是不多談論付過的稅金和睡過的女人的人。

真正的紳士,床上床下都一樣。

床品即人品。

那些只顧自己爽,不顧伴侶感受的人;那些只顧自己爽,不關注衛生安全的人;那些只顧自己爽,把床事當談資的人;趁早讓他們滾蛋,滾得越遠越好。

自私又刻薄的小鬼誰不會當,憑啥留著你禍害我?

還想靈肉合一?

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