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侶在其他城市找到很好的工作,我要不要放下一切跟他去?」

異地戀的成功率或者失敗率有多高呢?一個德國洪堡大學的社會調查,他們通過分析了接近一千對戀人,最後得出數據,發現本地戀的平均長度是7.3年,而異地戀的平均長度是2.9年,連一半都不到。

誰都知道異地戀的難度有多大,可當機會和愛情都擺在眼前的時候,又該如何抉擇。

很多人都會說:你跟我一起去吧。

對於他而言,所想要的機會在眼前、所愛的人在身邊是一件再完美不過的事情。可是對另一個人來說,卻是拋下一切。

所以很多人都會理智地說:每個人都有夢想,我為什麼要為了你的夢想放棄我的所有?如果結果終將遺憾,那為什麼不保留我們自己閃光的人生。

而在他們眼裡,那些為了所謂愛情拋下一切的人,只是到犧牲自己成全別人,那不過是卑微的「戀愛腦」罷了。

但事實真的是這樣嗎?

黃執中提出了這樣一個觀點:

自我犧牲會讓人覺得自己很不錯,可是它在親密關系中,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所有的情感綁架和道德勒索都是在於我們自己覺得自己付出開始的。

「我願意為你放棄一切」 「我不需要!」

愛的卑微,對方其實滿懷愧疚

很多人對愛情中「卑微」這個詞的看法就是,毫無主見、毫無決定權,全身心繞著另一個人轉,沒有一點兒地位。

並且很多女孩一旦愛上一個人,便會不由自主地變得有些卑微。

我們經常會聽到這樣一句話:我為你付出這麼多,你竟然還這麼對我?

這句話乍一眼看起來是一方在卑微付出,而另一方卻在傷害背叛。可仔細想來,說出這句話的那一方就已經把自己想要的回報強加給了對方。

一位好友談及自己的初戀,分明是在一個最好的年紀,卻偏偏把自己活成了一個「潑婦」的模樣。

大學畢業的她,放棄了家人為她談好的工作、不顧父母的勸阻、毅然決定跟隨男友來到他的城市打拚。身邊的好友都表示不解,何必為了一個人而放棄自己的大好前程,這樣愛情是不是太卑微了。

兩個人也經常會有爭吵,她說的最多的一句話就是:我為你放棄那麼多,你還不對我好一點?

久而久之,每當男友想到她,內心除了愧疚還是愧疚。

最後一次的爭吵,他提出了分手。理由並不是感情淡了、更不是有了新歡,而是他說他已經承受不起她的付出了。

每當工作遭遇不順,他想到的是這樣怎麼對得起她的犧牲;每當被繁忙的工作絆住了腳,他想到的是怎麼對得起她一直以來的等待...

壓垮這段愛情的,不是兩個人有多麼不愛,而是一個人太愛,而另一個人承受不起。

卑微不一定是戀愛腦,還可能是情感的綁架。

「我願意為你放棄一切」 「我不需要!」

付出太多,對方其實深感壓力

心理學家研究表明:犧牲感會大大降低一個人的幸福感,而且犧牲感,有時候會讓人產生慣性甚至成癮。

就好像黃執中講述的那個故事:

媽媽每次都把魚頭給孩子吃,並且在她看來她是通過一種自我犧牲的方式,把自己覺得最珍貴的東西給了孩子,卻從來忘記問孩子到底愛不愛吃。

我看到過這樣一對離婚的夫妻:

兩個人曾經是同一家公司的搭檔,但是結婚後為了安心照顧家庭,女人辭去了工作當起了一個家庭主婦。她一直以為自己這樣的犧牲,可以讓丈夫安心忙於工作,成為他的後盾。

可是每一次回到家中,充斥著的都是孩子的奶粉味、還有那幾乎每天都在打掃卻打掃不完的家務活...最後的他開始對這樣的生活感到厭煩。

甚至他感覺自己獨自一人要承擔起整個家庭的重擔,也太過疲憊,最後提出了離婚。

女人表示萬分的不解:我為了你放棄了自己的事業,甘願當一個家庭主婦,可你卻說厭倦。

他的回答是:你口口聲聲為我的犧牲,你有沒有想過那根本就不是我想要的?我想要的不過是最開始那個能和我並肩齊驅的你而已,可你早就不是了。

一句話徹底打醒了她,原以為自己的犧牲可以換來他的保護與尊重,卻好像從來沒有問過他希望看到的自己是不是今天這個模樣。

將自己的犧牲強加給另一個人,是換不來對方的體貼與理解的。

對方的快樂,也不會建立在你一味地委屈自己之上。

「我願意為你放棄一切」 「我不需要!」

得不到回報,對方就成了加害者

有沒有這樣一種情況,當你的付出沒有得到你預料中的回報,你便覺得自己受到了傷害。

後台有粉絲私信我說:

我為他改了志願、背井離鄉、甚至為了他放棄自己的那麼多喜好、不顧家人反對執意要和他在一起,結果他每天早出晚歸、天天加班,我說希望他能夠換一份工作、多陪陪我,可他卻死活不同意。

為什麼付出和犧牲的只有我一個人,他卻連換一份工作都不願意?渣男是不是都這樣,只享受別人的付出。

其實我想說的是,你之所以會選擇跟他走,是因為在當下那個時間你想和這個人在一起,你不想在最好的年紀錯過一個自己那麼愛的人。

其實你自以為的犧牲,是在你內心權衡得失後心甘情願做出的決定。比起離開他,你更享受陪伴在這個人身邊的快樂,而不是建立在他能給予你同等回報的基礎上。

所以,你的犧牲其實是在無形中得到了回報的。

可是女人總會覺得,自己的犧牲一定要建立在對方也為自己犧牲的基礎上,才算是平等。倘若沒有,自己就成了一個一味付出得不到回報的受害者。

正是這樣一份無形的壓力,才讓對方越來越承受不起這份犧牲。

人總是以為只懂得付出的那一方是卑微的、無力的,卻從來沒有想過在承受這些犧牲的那一方,又有多少說不出的壓力。

對於伴侶要去另一個城市這個話題,影響你決定的從來就不應該是那個人。

而是你必須要知道,如果你選擇跟他去,一定是因為你有這個能力和自信在那裡立,不是因為無條件的自我犧牲。

你以為的自我犧牲不過就是為自己的情感綁架找到藉口,可對方卻無力承受。

黃執中說了這樣的一個解決方式:

把自己弄幸福了,再讓別人幸福,不用任何人對不起任何人。

當你在做出一個決定的時候,當下一定是能讓自己感覺到幸福的。因為犧牲這個東西,如果你犧牲了卻感受不到幸福,那對方更不會感受到。

你在取悅別人之前,必須要先取悅自己,而這個取悅無非是清楚自己究竟想要些什麼。

每個人這一生都在做各種大大小小的選擇,當你為自己的選擇做出了犧牲,卻不能讓其成為「綁架」別人的理由。

願你們這一生所做的選擇,一定別忘記讓自己感到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