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想一下,此時此刻,你的另一半正一絲不掛,躺在別人的床上。

而你,完全知道這件事。

不僅知道,你的身邊也正躺著另一個人。

你是什麼感覺呢?

你能接受這樣的婚姻嗎?

這就是「開放式關系」,即使結婚,也不妨礙兩個人在外紅旗飄飄,回家還能享受家庭的溫暖。

震碎我三觀的是,有調查顯示,在美國,有31%的女性與38%的男性認為人類理想的關系應該是非一對一關系。

難道開放式關系真是婚姻困局的解藥嗎?

「我愛你,但也想睡別人」,開放式婚姻就是一場關於性的騙局

把性和愛分開的女人,最後都怎麼樣了?

這幾年,我們對婚姻越來越沒有信心,談論性愛分離和開放式關系的人越來越多。

不少受困於婚姻的人跟我說:

「婚姻這個事兒本身就是反人性的。」

「傳統婚姻的形式終將走向消亡。」

「結婚以後,遇見真愛怎麼辦?」

最後,他們還會感嘆一下:「我也想睡睡小鮮肉啊。」

開放式關系真能讓你更自由,更幸福?

女權主義者波伏娃絕對是開放式關系的鼻祖,他和哲學家薩特的戀愛驚世駭俗。

他們相伴51年,卻從未結婚,連同居都不曾有過。

波伏娃對薩特深深著迷:「薩特完全滿足了我15歲時的願望,我在他身上看到我所有的怪癖都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我可以和他分享一切。」

薩特也是如此:「我一直認為她美貌迷人,波伏娃身上不可思議的是,她既有男人的智力,又有女人的敏感。」

他們無話不說,從哲學、書籍,到朋友、生活,一聊就是好幾個小時。

就是這樣的靈魂伴侶,卻接連簽了兩個契約:

1.他們將盡可能親密地相處相伴,但絕不在一個屋檐下生活。

2.他們可以有各自「偶然的愛情」,但必須要把自己的所有經歷坦率地告訴對方。

為什麼呢?

他們說:「我們之間是一種必然之愛,但我們也需要體驗偶然之愛。」

人固然都貪婪,放縱這樣的貪心,魚和熊掌就能兼得嗎?

我愛你,我也想睡別人。

這事兒靠譜?

對不起,想睡別人,常常只是因為關系本就有裂縫。

冠冕堂皇的理由,說起來過於高尚偉大的真愛,常常是為了掩飾這些裂縫。

可是,裂縫不會因為掩飾就消失,它只會不斷擴大,然後轟然坍塌。

而痛苦,如期而至。

在一場「三人行」開始之後,薩特在《隔間》中寫道:「他人即地獄。」

薩特更是將三人的關系寫成小說《女賓》,一腔怨恨在文字中肆意發泄,在結局讓女主殺死了第三者。

可謂是現實中的《致命女人》。

她說:「我試圖在這種關系中得到滿足,但我白費了力氣,我在其中從未感到過自在。

三人行以後的他們,那顆掰開了揉碎了給出去的心,再也無法收回來。

看著所謂的真愛,即使想要擁抱,卻無法再張開雙手。

直到兩人去世,合葬在巴黎。

這對從未同居的戀人,死後走向了一對一的關系。

「我愛你,但也想睡別人」,開放式婚姻就是一場關於性的騙局

開放式關系,真是婚姻的解藥?

戀愛尚且如此,就更別說婚姻了。

「開放式關系」能夠挽救婚姻嗎?

有本或許會毀你三觀的自傳《野燕麥計劃》,它講了羅賓自己104天的家庭生活,也講了她261年不受約束的淫亂生活。

44歲的羅賓,開始了這樣的生活。

用交友軟體約炮。

放廣告招募30-35歲的男人,一起探索性愛。

加入「One Taste」,聯系高潮冥想,其實是「專家」們撫摸成群的赤身裸體的女人。

你絕對想不到,她一開始是為了挽救自己的婚姻。

結婚十八年,她奉獻了整個青春,就在她滿心期待著一個孩子的時候,老公卻做了絕育手術。

傷心絕望的她在心底吶喊:「在我入棺材之前,要麼有四個情人,要麼兒孫繞膝。我不能兩樣都得不到。」

於是,她和老公約法三章:

不談走心的戀愛。

戴套才能做愛。

不能和共同朋友睡覺。

然後,開始了放飛自我的一年。

淫亂的生活的確讓她對婚姻有了新的認識。

她明白了,結婚之後,她把對生活的熱情和期待全部寄予在婚姻與孩子上,給了老公太大的壓力。

「期待你的另一半給你熱情、安全感、生活的目標,這要求太多了,這其實不公平。」

她也讀懂了老公對自己來說,是多麼的重要。

當她害怕時,當她發生車禍,當她收到惡意簡訊,第一個想到的永遠是老公。

老公也是如此,沒有老婆在身邊的夜晚,他總是含著淚水入睡。

看起來皆大歡喜,兩人都成長,牽手回到最初,好好生活吧。

對不起,生活是一條單向通道。

一開始,就回不去了。

滿心後悔,重新成長,都無法阻止那些最重要的人漸行漸遠。

最終,兩人離婚。

你看,開放式關系看似是婚姻困局的解藥。

其實,它不過一針麻醉劑,讓你暫時麻痹在欲望的深淵中。

等你回過神來,早已丟失了真正珍貴的情感和重要的人。

人性的確有很多面,它有醜陋,陰暗,貪婪,自私,在有的時候讓人無法直視。

我不否認,婚姻在某種意義上是反人性的。

誰不想有家的溫暖,還能被一群人寵愛呢?

可我想,婚姻最美好的地方,就在於它的反人性。

婚姻是什麼?

婚姻是我願意讓渡一部分我自己,和你攜手成為「我們」。

婚姻是我願意閹割我的自由,給你一份心安,陪你到白頭。

婚姻是我願意違背我的天性,收斂我的欲望,盡最大努力地愛你。

它有些平淡,時常鬧心,偶爾痛苦。

可這不就是每一個平凡的人,一生之中最不平凡的事情麼?

「我愛你,但也想睡別人」,開放式婚姻就是一場關於性的騙局

究竟什麼是婚姻困局的解藥?

說白了,哪有什麼開放式關系?

無非就是吃著碗裡的,看著鍋里的唄。

他們的思維是這樣的:

我完全屬於他以後,我會沒有自由。但是我離開他,又太虧了,因為我還需要一個家。

放縱的生活背後,是分裂又擰巴的內在。

想要靠近,又不敢親密。

渴望著愛,又害怕拋棄。

想要自由,又害怕孤獨。

盧悅老師說過:「在心理學的視角中,所有的「性問題,其實無關乎性,而是關乎於我們的內心。」

當我們相愛的時候,荷爾蒙主導了一切,這是由性而愛。

而當我們相守的時候,情感主導了一切,才是由愛而性。

盧老師給我們舉了個例子。

一個學員小夏說,老公總是想要嘗試「開放式婚姻」,原因是——他不能接受一輩子只和一個人做過愛,就算是天仙,終日相對,也有疲沓的時候。

小夏也有同感,也覺得和老公在一起,沒了激情,可是又覺得哪裡不對。

於是就帶著老公來找盧悅老師問:「是不是結婚久了都沒有激情了,是不是我們可以實現性愛分離?」

盧悅老師問小夏的老公:「什麼讓你覺得沒激情?」

小夏老公說:「她喜歡逛淘寶,我喜歡看足球,她天天聊孩子,我就喜歡玩游戲,我們說不到一起去。」

盧老師說:「你們在談戀愛的時候,也是這樣嗎?總是在說事兒?」

小夏說:「我們經常說,我想你,說很多情話。」

盧老師說:「你們沒有激情,不是因為婚後時間久了,也不是肉體不新鮮了,是因為你們再也沒有情感的溝通了。

男人在外面奔事業有多少辛苦,有多少焦慮,卻不能跟妻子說;妻子帶孩子有多少艱難,有多少困惑,也不能跟丈夫分享。

當我們的情緒無法很快消化的時候,我們就傾向於用最快捷的方式來解決,那就是性,或者酒,我們用狂歡來掩蓋我們的情緒,但是情緒無法真正消化。

激情的真正解藥,是交心,而不是放縱。」

小夏老公說:「對啊,我每次說我很累,她都說我一個大男人,天天叫屈,太沒出息。」

小夏說:「對啊,我每次說帶孩子辛苦,老公都說,哪裡比他在外面求爺爺告奶奶更難受?我就不想說了。」

盧老師說:「其實,如果你們願意,可以一起學習如何去疏通你們不知不覺淤堵的情感的通道。

愛就在於堅持,只有堅持,我們才會想方設法,只有想方設法,我們才會更加理解彼此,而只有更加理解彼此,我們才不會愛得那麼膚淺,而是愛得更深。

而只有愛得更深,才會發現,只是和一個人相愛,就夠了,一生也無法探索完其中的幸福。」

小夏和老公在盧老師的教導下,學會很多情感溝通之道。

他們發現,最好的「前戲」就是兩個人摟在一起,彼此訴說心事,表達自己的內心。

每次這樣交流以後,他們都情不自禁地深情地做愛。

其實,很多時候我覺得女生會覺得算了算了,我說了他也不懂,可是你為什麼就那麼篤定不願意去試一試呢?

也許試一試,你的伴侶就會因為愛你去嘗試著去理解你。

我覺得最好的愛情不是在一開始就找到一個能夠符合我標準的人,而是我們兩個彼此磨合,尊重彼此每一個不同的選擇。

你的伴侶,他有多麼的願意想要理解你,他就有多麼能夠包容你,關鍵在於你對於自己的那個選擇,到底有多堅持?

因為堅持才會解釋,因為解釋才會嘗試理解,因為嘗試理解才會愛的更深。

最後一句話,愛,不僅愛你偉岸的身軀,更愛我的這份堅持和足下的土地。

電影《准許》也講了一段開放式關系,男主和情人在一起後,第一次展現了自己的怪癖。

他捏開情人的嘴,朝裡面吐了口水。

你想不到,接下來,他趴在情人的身上哇哇大哭。

那是他一直以來的渴望,一直隱藏著自己。

其實關系真正的春藥,不是開放式關系,而是有一個人真正接納了自己,和理解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