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愛情怎麼了?真假摻半而已。

// 阿偉和小雲的故事 //

阿偉跟小雲認識2個多月了,一開始是通過朋友的一個飯局認識,然後互相加了微信,但平時也沒有怎麼聯系。直到1個多月前,一個巧合,兩個人一起吃了個飯,就有了好感,然後迅速墜入愛河。

這一個月來,有過開心,有過溫馨,有過不開心。慢慢的,感情淡了,小雲向阿偉承認:「對不起,一開始是我太著急了,我只是想找個好人結婚,但現在我覺得,我不可能跟一個我心裡不愛的人過一輩子的。」。

她交際能力特別出眾,平時生活小資。而阿偉是個內向悶騷男,平時只會哄哄她,從語言上關心她,也確實沒那個能力給她想要的。

不久之前,阿偉決定開始改變,決定明年買房,後年結婚,決定好好經營這段感情,決定以後用行動上去真正關心她。但她最終還是說了「對不起,我們真的不合適,之前都怪我太沖動了」。

可是阿偉不理解,為什麼愛情這樣的來去匆匆,就像自己堆得好好的積木突然被人推倒了。先和我試一試,不愛了就分開,愛了就繼續。

為什麼感情這樣隨便,沒有太多的情感鋪墊,很輕易便在一起,也很草率便說了分手?

// 速食的愛不是愛,是化學反應 //

愛情是一種化學反應,毫不夸張,也不是比喻。從多巴胺到催產素,不管是多不合適的人,都會感受到愛情。

對於大多數短暫愛情的分手,具體的矛盾只是表面的原因。矛盾可能是戀情結束的導火索,卻通常不是愛情真正的殺手。

昔日神仙眷侶,如今深仇大恨,同樣的兩個人,為什麼只能維系一段十分短暫的美好戀情,當激情褪去,矛盾逐漸浮出水面,無法被忽視的時候,見面第一天就發下山盟海誓的人們為何邁不過這個坎?

1993年,大衛·巴斯(David Buss)針對大學生做了一個親密關系的調查。這些青年男女們被問及這樣一個問題:

「在一段短戀情和一段長戀情中,你最看重的對方特質是什麼?」

人們在短期戀情中,無論男女都格外看重對方的長相、身材等外在表現。這沒什麼可奇怪的。但是在問及長程戀情中的要素時,女性明顯開始更加注重伴侶的內在特質了。

「不合適」不僅僅是評估出來的,更是相處出來的。大量的短程戀情之所以成為短程戀情,就是因為一開始就不是嚴肅的想天長地久的。

很多人因為寂寞尋求快餐,愛是真的愛了,離也是真的離了。

遍地的速食愛情,有多少男男女女,打著愛情的名號,做著違背愛情的事情。

現代人的愛情焦慮:不是太短,就是太淡

一份完整的愛情不止要守護,還需要更新

// 愛太脆弱,永遠遙不可及 //

不少人一直以為只要確立了關系,結了婚,自然而然就會變得親密無間。

可是,為何成雙成對的新人還是會變成「陌生人」。雖然相處多年,但是仍然覺得孤單:

「我們在同一所房子裡住著,在同一張飯桌上吃飯,在同一張床上睡覺,可是我們之間卻形同陌路」;

「我和我的另一半已經生活了二十多年,不過,我對對方的了解還和我們剛結婚的時候差不多」;

「即使我們周末一起吃飯,一起看電影,我還是覺得孤獨。我想彼此更喜歡一個人生活"。

我們都理所當然地以為愛就是永恆,不知道其實愛情比青春還脆弱。一旦愛老去了,心就會變得麻木不仁,失去激情。

這樣的愛簡直就是不堪一擊。我們只是凡人,愛未能完美自足,是我們自己先麻木了愛,過分重視經營生活。忘記了曾經親密的方式,彼此成為「親密的陌生人"。

所以,愛不止要守護,還需要更新,親密感不是自發產生的,而是要靠交流來維持火焰。

// 完整的愛情,究竟應該包含哪些因素 //

☞ 第一種:激情之戀

個人在感官永遠是第一步,美貌與氣質,這個無可否認。但每個人都知道美麗不能永恆,但可以在擁有美麗的時候培養出其他的價值去代替美麗,甚至超越美麗的得分。

設計一些活動,去營造新的共同價值。這些活動可以是潛水、滑冰、爬山、打球、繪畫、手工等等等等。

不論愛了多長時間,維持欣賞是一個基本前提,同時再發展新的共同興趣,商討共同生活習慣里未曾調和適應的事項,這才是經年累月,激情長存的辦法。

☞ 第二種:說不清、道不明的迷戀

也許就是一個人眾多個性特質的獨特組合輕而易舉地打動了另一個人,總有些情侶也不清楚自己到底為什麼那麼喜歡對方。

每當被問道:「你喜歡他/ 她身上的哪一點?」時,很多當事人的第一反應是「我也不知道」。如果繼續追問,則會說出一些具體的優點和特質,但是從語氣中不難猜出,訪問者與受訪者都知道這些因素並不是相愛的真正原因。

迷戀產生的機制我們給不出科學的解釋,它一般與強烈的性吸引或者情感強度並存。

☞ 第三種:理性的選擇

戀愛需要理性嗎?很多人可能不會同意,真愛應當是無條件的對他好。但親密關系中絕多不是毫無條件的,即使你一直一味地付出,你也是渴望的對方報以相同的尊重。

對於很多人來說,愛情的到來像是一場突如其來;可對於另一些人來說,愛情的到來是按部就班。

談戀愛對有的情侶來說,是深入評估對方的方方面面後做出的理性選擇。這並不意味著對他們而言,談戀愛沒有真感情。只是有的人選擇了用這樣一種方式評價外界與建立關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