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密關系中的控制和虐待,總是以「愛」的名義出現,被冠以「考驗」、「承諾」的名義。

就像毛姆的名言,「在愛情的事上如果你考慮起自尊心來,那隻能有一個原因:實際上你還是最愛自己。」只是這句話原本是在形容一個人愛上他人的真摯,但很多時候,被一方當成了洗腦和控制另一方的工具。

但也正如毛姆所言,戀愛中,就是會有盲目、狂熱且不切實際的瞬間,固執的認為自己可以和另一個人白頭到老,遇到挫折也還是想要不顧一切地走下去。一段長久的親密關系,又總是會遇到很多不同的挫折,如果一遇到挫折就放棄,那我們很難建立一段長久穩固的感情。

由於這些因素的存在,讓「控制與虐待關系」不容易識別和處理。我如何能夠知道,當下我所經歷的痛苦,是一段親密關系必經的挫折,還是一場需要立刻醒來的噩夢。

我們整理了一些「控制和虐待關系」的特徵,希望可以幫助你盡早地識別出你是否處於這種狀況之中。

01 標榜自己的付出

一段戀愛關系需要雙方付出努力去經營,時間上、金錢上還有精力上。但這種付出需要以雙方的自由意願為基準,沒有人有權力要求對方為自己做某件事作為回報。

「我是為了你才這樣做的」和「我自己想要這樣做」,是不一樣的。「你不為我做什麼事,怎麼證明你愛我」和「我喜歡什麼東西,而你用你覺得合適的方式和對我好」,是不一樣的。

戀愛的每一方都需要能夠正當地談論自己的願望和喜好,但都無權以自己的付出為籌碼,逼迫對方滿足自己。

如何識別「控制與虐待關系」

02 打壓對方的自尊

沒有人是完美的,每個人都會犯錯,都會有做得好的事情,和做的不好的事情。

如果你的另一半永遠只能看到你的缺點,不停提醒你你的缺點,並冠之以「為你好」、「催你上進」的名義。你真的需要停下來非常認真的想一想,ta配嗎?

這是一種非常詭異的情況,因為小的時候我們的父母也常常會提醒我們的缺點,督促我們進步,這個社會也常常讓我們覺得焦慮,所以我們對這種督促習以為常。

可我們是成年人了,我們有權決定自己的生活方式。即便是退到十萬步之後說,父母養育了我們至少十八年,才有了在成年前看護我們的權利和義務,這個不停提醒你的缺點的人,實際上為你做了些什麼呢?

03 隔離對方的社交圈

所有的洗腦過程,都需要被洗腦的人遠離主流的社會價值觀,慢慢用被灌輸的價值觀取代原先的價值觀。

但核心的環節在於,這個過程很多時候是我們自己選擇的。就好像當我們被帶到一片原野中後,越是恐懼,越是會緊緊地跟隨著那個人的腳步,害怕被拋棄在一片荒涼里。

有時我們也意識到了不對,但是不知道要如何改變。面對疑惑我們為什麼不回頭的朋友們,我們感到迷茫而羞愧,甚至會主動避開哪些關心我們的朋友們。

所以如果你已經發現自己慢慢的遠離了過去的社交圈,請及時向專業人士求助。接受過心理治療訓練的人,有義務以不評判、不傷害你的方式,幫助你走出困境。同時在你走出這段關系的過程中,向你提供長期的支持,幫你度過這個痛苦的階段。

如何識別「控制與虐待關系」

04 控制對方的各個方面

精神上的控制往往和經濟、身體、社交方面的控制共同進行。人是社會關系的總和,一旦一方能夠掌控另一方的金錢、工作和社交,ta在事實上就已經掌控了你,這和意願無關。

我們並非反對雙方「一方主外,一方主內」的家庭結構,但請慎重地做出這個決定並為自己設立好底線,無論是怎樣的經濟分工,一方都無權以任何理由對另一方施加言語和身體上的暴力。

而一旦發生身體上的虐待行為,或者是出現了「如果你離開了我,我就不活了」、「如果你離開了我,我不知道自己會做出什麼事情」,這種情況,立刻報警,在校的話,馬上聯系班主任、團委老師,這已經構成了對人身安全的威脅,很大程度上超過了個人的處理范圍。

05 高密度的監控對方的生活

這也是所有「控制和虐待關系」中最讓人窒息的地方。就是那個不停聯系你,關心你在做什麼的人,並以對你好的名義的人。ta其實並不愛你。

Ta愛的只是一種掌控你的感覺。我們都希望被人關心,但真正長久的愛,是一種平淡自然的方式,就像父母對我們的愛。

這種看起來炙熱的關心,只是激情、欲望驅動下的占有欲和控制欲。Ta在乎的,並不是你過得好不好,ta只是希望你為ta活著。

但有的時候,當我們發現自己處在被控制中的時候,已經泥足深陷,不知道要怎麼回頭了。和這個人在一起讓我很痛苦,但我根本無法想像失去ta的樣子,我已經沒有足夠的力量支持我離開ta了。

這不怪你,真的。並不是你懦弱或愚蠢,只是有些人是如此深入的研究如何控制和傷害他人,乃至以此為樂,以至於有時我們在毫無知覺的情況下就被擊潰了。但是,也有很多的人,他們同樣以真誠和熱情深入的研究著如何理解和幫助他人。所以,在絕望之中,再給世界一個機會。你在痛苦中獨自跋涉了那麼久,剩下的路讓我們來陪你走。

如何識別「控制與虐待關系」

(一)不要放棄自己

在一段被控制和虐待的關系中,開始是放棄了自己的底線,後來是慢慢放棄了對自己日常生活的控制、對自己社交范圍的控制,再然後就是對經濟生活、身體的控制。

直到某一個時刻,我們放棄了自己。放棄了自己的價值,放棄了自己的希望,乃至放棄了自己的生命。

可你的價值一直都在那裡,你一直是父母珍愛的孩子,一直有欣賞你、想要幫助你但不知道有什麼辦法的朋友,你只是遇到了一個不停否認你的人。

而離開的過程也許困難、漫長且痛苦,但有很多人會陪著你。親人會守在你身邊,朋友們無論你做出什麼決定都會支持你,心理咨詢師願意傾聽你的不安和恐懼,警察、老師和學校會幫你遠離後續可能的傷害。

(二)尋求專業幫助

尋求專業幫助或者說心理治療並不是一件恥辱的事,因為這個世界上,有以騙人和傷害他人為樂、為生的人,也就有了把幫助他人作為職業的人。

我們渴了要喝水,餓了要吃飯,被騙了要找警察,內心痛苦的時候會尋求心理治療。這只是社會分工下的自然結果,因為有人以製造痛苦為樂,所以就有了專業的心理醫生。

就像最初我們不知道如何被擊潰了一般,我們也將走向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