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連著三次在NoLita不期而遇之後,Poppy驚訝到約我們第四次見面時去喝杯下午茶。在約定的時間到來之前,我谷歌了一下Poppy,心想著:「Poppy作為口紅品牌Lipstick Queen的創始人,不了解點她的歷史,也不好談話。」 當我在谷歌輸入「Poppy King」這個名字後,出來的是她的維基百科、紐約時報對她的報導、每日郵報寫她的文章、Lipstick Queen的網站······ 這個時候,我明白了,Poppy不只是我們在街頭遇到的一個打扮入時的路人,她來頭不小。而與此同時,Yi在小紅書上也發現國內的代購和博主對這個只生產口紅的品牌Lipstick Queen的高度評價。

剛入夏的紐約,露背裝成為街頭一道很靚麗的風景線。我和Yi正在NoLita的街邊欣賞街頭藝術家給他的塗鴉作品做最後的收尾。正是在這幅用紅與黑勾畫的塗鴉前我們偶遇了路過那裡的Poppy:黑色漏背上衣搭配紅色短裙;一頂洋氣的草帽下是一張精緻小臉;臉上的裝飾就如同她身上的配色——一副黑超和一抹紅唇。這是我們緣分的開始。

Lipstick Queen: 口紅女王Poppy King

Lipstick Queen: 口紅女王Poppy King

小時候的Poppy也像我們一樣,喜歡偷偷用媽媽的口紅。這個不喜歡上學讀書的墨爾本姑娘, 也並非完全無所事事。因為找不到自己喜愛的經典電影里的那種口紅,她毅然走上了一條口紅創業之路。研究口紅,開發產品線以及拉投資,一切都是從零開始。 1991年Poppy18歲的時候,她的第一個美妝品牌Poppy Industries登陸澳洲。產品的走心程度讓公司在成立的第三個年頭就成為了澳洲最大的化妝品公司之一。22歲的Poppy也成了「澳大利亞年度傑出青年」。(斜體部分參考wikipedia)

Lipstick Queen: 口紅女王Poppy King

在這之後,Poppy Industries進軍美國市場。然而這一次年輕的Poppy受到了很大的打擊:當一個公司壯大後管理層、利害方變得也復雜了。Poppy覺得公司的發展和自己的想法產生了背離,自己也不再屬於這里。忍痛割愛,成了她唯一的出路。2002年和2006年間,Poppy接受了雅詩蘭黛的聘請去工作。然而,她發現,她那顆創業者的心沒有辦法接受集團環境的束縛。所以,在2006年,她的新品牌Lipstick Queen誕生了。(斜體部分參考wikipedia)

情懷

在我們和Poppy喝下午茶的那天,她給我們帶來了Lipstick Queen的兩支唇彩:Au Revior (法語里的再會)和 Dear John (Dear John Letter,女方寫給男方的分手信)。這兩支都屬於Famous Last Words (著名的結束語)系列下的。Poppy在Lipstick Queen網站里是這樣介紹這個系列的:「Everything you have been looking for in a Long lasting Liquid Lip, with none of the drying.」 她把這個系列裡每一種顏色和自己喜愛的感覺結合在了一起,而這個系列的名字似乎也雙關代表了它水潤又持妝好的特性。

Lipstick Queen: 口紅女王Poppy King

Lipstick Queen: 口紅女王Poppy King

Yi告訴Poppy,在臉書上有用戶對Lipstick Queen的評價是「比很多奢侈品牌都好用」,並且那款膏體綠色但是上唇會變色的Frog Prince(青蛙王子)口紅很受歡迎。Poppy又驚又喜,因為Lipstick Queen並沒有進入中國市場。Yi問她,怎麼會想到「青蛙王子」這個名字。她說:「我喜歡用起名字的方式賦予產品故事性。這款唇膏是根據每個人的唇溫變化顏色的,也就是說每個人使用Frog Prince後顯出的顏色都是只屬於她自己的。一個人要親吻多少只青蛙才能找到自己的王子?」 變色唇膏不是只有Lipstick Queen有,給這款唇膏起這麼有趣的名字的,她還真是第一個。

產品名字不僅體現了Poppy帶點可愛的浪漫主義情懷,也體現了她夢想最初的樣子。Lipstick Queen還有Silver Screen和Velvet Rope系列。不管是用早已退出影院的銀幕還是明星走紅毯的時候攔在場外的紅絲絨繩來命名產品,Poppy把自己從少女時代開始的對好萊塢黃金時代以及經典電影與人物的喜愛都融進了自己的品牌。而紅色,也是她的代表色。在她看來,紅色是有力的

Lipstick Queen: 口紅女王Poppy King

熱愛

不僅僅是品牌,Poppy的穿衣風格里也盡顯對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的嚮往。那是她的golden age(黃金時代)。我們和她第三次偶遇的時候,她穿了一件綠花掛脖式的連衣裙和一雙花紋與裙子及其搭配的坡跟魚嘴鞋。那都是她在vintage store淘來的。她還像個小孩一樣興奮地和我們說:「快,快看我的頭發。」 為了搭配這一身復古裝扮,她的頭發燙成了上世紀好萊塢的經典卷,很是別致。

Lipstick Queen: 口紅女王Poppy King

Lipstick Queen: 口紅女王Poppy King

而我們第四次見面的時候,她穿著喜愛的紅色T,戴著在復古店淘來的來自威士忌品牌Fireball的紅色墨鏡,挎著同樣淘來的復古皮挎包,又用一串別致的鏈條代替皮帶系在腰間。經典紅色加上皮質與金屬的碰撞,讓人忍不住感嘆:Poppy生活得既自我又精緻。見面之後,Poppy給我們寫了一封郵件,列了一串值得一探的vintage stores和幾個值得了解的紐約時尚人物。而從那天她介紹我們認識的配飾設計師Marina和帶我們去的設計師品牌Wendy Nichol那裡,我們也看到了這位口紅皇後在時尚方面的獨到見解。

Lipstick Queen: 口紅女王Poppy King

後記

我們以為第一次與Poppy的偶遇就像我們在街頭遇到大多數人一樣,是一場相逢的結尾。然而,我們的相逢變成了相識。即便後來在媒體報導上讀到「NoLita是Poppy King活動的區域」,我還是要感嘆:相逢不是偶然。Poppy告訴我們,她喜歡我們的理念,喜歡我們拍的和收藏的搭配。她好奇是什麼把我們帶到了NoLita。其實我們也和Poppy一樣愛著紐約這片安靜而富有個性的地方;我們也和Poppy一樣愛著這個即使面臨被市政府拆除、卻依然不卑不亢生機勃勃的Elizabeth Street Garden以及公園志願者們;我們也和Poppy一樣不愛隨波逐流,穿自己想穿的衣服,做自己想做的事。

第二次和第三次的偶遇也都是在這個被我們愛著的小花園。為了保護這個受NoLita生活工作的人們熱愛的小花園免去變成一棟建築物的命運,Poppy每周都會去那裡進行志願服務,和團隊一起徵集簽名、組織休閒活動、籌集募捐······ 就是這樣三次偶遇和一次下午茶,我們看到一個比媒體報導要豐富得多的Poppy King。她本身就是一支大紅色的口紅:熱情,濃烈,美麗。這個從一開始就追求自我的女性,依然在探索著新的事物。不過這也是我們和她之間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