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如果你不嫌我的故事髒的話,那我就說說吧。

我男友是做房地產銷售的,平時壓力比較大,再加上最近地產行業不景氣,收入少了很多,加班卻變得更多了。

在各種各樣的壓力之下,他之前的溫柔和體貼都沒了。兩三天就要吵一次架,然後跟我冷戰。

朋友們都勸我分手,但我實在離不開他。

我父母離婚得早,媽媽帶著我改嫁了。

讀初中的時候,有好幾次,繼父帶過來的兒子,都對我動手動腳的。

我告訴了媽媽,她反而讓我少待在家裡,就不會有這些事了。

對,我就是那個怎麼都是錯的多餘人。

所以碰到現在這個男友,我真的沒辦法離開他,至少我認為他是愛我的。

但是上個月,他居然在跟我親熱完以後,告訴我,他把我們的親熱過程直播到了一個色情網站。

我當時都要瘋掉了,哭著問他為什麼要這麼做。

他毫不在意地說,色情網站上直播這些東西,能得到粉絲,粉絲送禮還能掙錢,為什麼不直播,反正他也看過別人直播的。

從那以後,他要跟我親熱,我都很恐懼,害怕自己赤裸裸地暴露在那些淫穢的眼光之下。

昨晚他偷偷摸摸,趁我洗澡的時候打開了電腦,又一次直播了我們的親熱過程。

我其實知道,但我告訴自己不要想這些事,因為我真的離不開他。

我這一輩子,從來就沒被人喜歡過,沒被人愛過,我想,我應該是一個不值得被愛的人吧。」

「為了滿足男友,我在情色網站直播性生活」

「生而為人,我真的很抱歉。」

讀完上面這則留言,我突然想起了《被嫌棄的松子的一生》。

這句「生而為人,我真的很抱歉。」大概就是松子在電影里,說出的,最讓那些不被愛的人,感同身受的話了。

電影里的松子,從小就被家裡人忽視,「不被愛」,是她的人生注腳。

但人都是渴望被接納,被愛的呀。於是松子,慢慢地變成了「渴望被愛」。

人生就是這樣,一旦有了「渴望」,我們就失去了防禦。

渴望被愛的松子,為了討好別人,永遠在搞怪,永遠是別人眼裡可以輕賤的那一個。

長大以後的松子,愛上過脾氣暴躁的作家,愛上過理發師,愛上過猥瑣的已婚男,愛上過吸毒小伙,愛上過學生阿龍。

唯獨,她沒有辦法愛上自己。

渴望被愛的人,卻總是不被人愛。

「為了滿足男友,我在情色網站直播性生活」

給我寫信的這個女孩也是一樣。她太渴望被愛了,以至於可以放棄掉自己的尊嚴。

在情色網站上,被自己心愛的男人直播自己的性愛過程。

這是多麼讓人惡心和傷心的行為。但女生卻沒有辦法離開這樣的男人。

是啊,她太渴望被愛了。

可是放棄了尊嚴去愛,又有什麼用呢?

這個女生,一生都在追逐愛,但也許一生都在被愛拋棄。

「我不在乎被鄙夷,我只害怕被拋棄」。

其實我想說的是,沒有任何愛,值得你委曲求全;沒有任何關系,值得你放棄尊嚴。

愛情不是你我的救命稻草,它只能是我們生活的錦上添花。

得不到愛的人,是很悲慘的,但人生里所有的灰暗,都是我們不可逃離的一部分。

那些負重前行,掙脫泥濘的人,絕不是只會蜷縮在黑暗的角落裡,求饒的人。

「生命里的所有苦難,我都親力親為」,只有這樣,我們才有可能穿越黑暗。

最後,我想告訴那位來信的女生,你不必帶著他人給你的陰影度過餘生,如果可以,希望你能勇敢一點。

拋棄掉那些鄙夷,拋棄掉那些恐懼,你當然值得別人更好、更多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