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讀者咨詢:

與男朋友相戀4年,他很愛我,什麼事都以我為先,處處為我著想。他對我是真好,這個我沒得說。

我們感情之前一直也還可以,可好一段時間以來,我越來越覺得沒啥意思了,對他好像越來越沒無感了。另一方面,他工作也一般般,要等他事業有點起色,也不知道等到什麼時候,我怕等不起。

後來我家人給我介紹了一個男孩,各方面都挺好,物質上能滿足我想要的。

短暫的接觸後,我能感覺到他對挺好,對我還是有點意思。我貌似也有點心動了,可我不知道他能不能像我男友那樣對我,有點糾結。同時,我要是跟他交往,會覺得那樣會傷害了我男朋友。

真的糾結,不知道該怎麼辦。求助。

兩個男人,怎麼選?

回復:

先給你講個故事吧,東食西宿。

「齊人有女,二人求見。東家子丑而富,西家子好而貧。父母疑不能決,問其女,定所欲適,難指斥言者,偏袒,令我知之。女便兩袒。怪問其故。曰:欲東家食,而西家宿。此為兩袒者也。」

大意是,有個漂亮的妹子到了婚嫁年齡,父母為他物色了東西兩家的漢子。東家漢子有錢但不帥,西家漢子很帥卻沒錢。

父母就問妹子,你想嫁給誰?妹子想到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我在東家吃飯,在西家睡覺。

如果讓你評價這個妹子,你會說些什麼?

以前讀書時候,老師用這個典故來告訴我們:做人,別那麼貪。

現在,我把我老師的這句話送給你。

接下來,想跟你說三點。

其一,先糾正一下你。

你說「我要是跟他交往,會覺得那樣就傷害了我男朋友」,不是「要是」,也不是「我覺得」,而是你其實已經在傷害人家了。

你在有男朋友的前提下,背著他跟別的男人相親,並有所接觸與來往,這不就是腳踏兩只船了嘛。這都不算傷害,你要怎樣才算是,非得要跟別人上了床,那才叫傷害?

用現在的話來說,你這叫養魚。

你不僅傷害了你男朋友,同時對相親的男生也不公平。

我們不認為一個人非得要在一棵樹上吊死,在有對象的前提下,遇到自認為更好的人,完全可以跳車。

同樣,就算別人有對象的前提下,挖牆腳都是被大家所默認的。

沒結婚之前,大家都是一樣的機會,公平競爭嘛。

但並不代表,你可以瞞著現有對象在外面尋找新的目標對象。

你現在一邊享受著男朋友對你的各種好,一邊卻在跟別人「眉來眼去」,還心想著一旦時機成熟了,就立馬把男朋友給甩一邊。

這種吃著碗裡還盯著鍋里,說得輕點,叫不成熟,說得難聽點,是有點無恥了。

選擇誰,是你的自由。但知情權是別人應有的權利。

你要選擇現在的男朋友,你就跟相親的男生斷了。你要選擇相親的男生,你至少告知你男朋友一聲。「對不起,我找到比你更好的人了」。

哪怕你有所保留,只告訴他「我不愛你了」。這個總得要有吧?

兩個男人,怎麼選?

其二,跟你說一個定律。

心理學上有個詞,叫貝勃定律。

說的是,當人經歷了強烈的刺激後,若再施予刺激,對他來說,就越來越減弱,最後慢慢變得微不足道了。

放在情感上,一個人剛開始對你好,你會特別感動或心動。隨著時間的推移,即便他對你還是像當初那樣好,你的感動或心動慢慢減弱,最後內心不再有任何波瀾,並將它當成理所當然。

你男朋友對你好嗎?對你很好。可這麼多年下來,你早已習慣,甚至有點麻木了,所以越來越對他沒啥感覺。

相親男生對你,有你男朋友對你好嗎?也許沒有,你卻心動了。

原因不過在於,你男朋友那是舊刺激,像是錦上添花,相親男生那是新刺激,像是雪中送炭。

相比之下,雪中送炭當然比錦上添花更容易觸動人心。

再說一個小故事吧。

一個小女孩和母親賭氣,離家出走了一天。很餓,走到一個面攤邊,老闆問她,你餓不餓,我煮碗面給你吃。

小女孩吃了一碗免費的面,對老闆說,你不認識我,還對我這麼好,不像我母親,她對我很絕情。

老闆說,我只給你煮了一碗麵,你母親可是為你煮了十幾年的飯吶。

前面說那麼多,我想告訴你的是,為什麼你會對一個一直對你很好的人越來越無感,而對一個剛開始對你一點好的人很心動。

同時,也希望你思考一個,你可能沒意識到的問題:

相親男生對你的好,是真心的那種好,還是因為貝勃定律作祟而讓你產生錯覺?

認真思考,心裡有答案就行了。

其三,關於選擇與舍棄。

選擇就是舍與棄,選擇就有失和有得。

這就是小猴子上山的故事了,抱了西瓜,就沒辦法再拿走玉米,人就這麼兩只手,能拿的就這麼多,可貪不得。

小猴子見一個要一個,啥都想要,最後啥都沒得到。天黑了,兩手空空地回家去了。

你男朋友和相親男生各有好的一面,也有存在風險的一面,選擇了東家,必定要放棄了西家。「欲東家食,而西家宿」,這種好事不存在。大家都成年人了,這個不用多說。

其中,風險最大的一種情況就是:

你選擇了相親男生,到了最後卻發現,其實他不過對你只是一時的喜歡,對你遠不及現在男朋友的1%,到時候你又回不了頭來找現在的男朋友,人財兩空,你把自己給困死了。

畢竟,你現在跟他只是初步認識,對他也不是100%的了解。出現這種情況,完全有可能。

當然,前面扯了那麼多,只是一些淺顯分析。一旦涉及到怎麼辦,就不好辦了。

你該怎麼選擇,沒有人有能力和資格幫你。只能說,你在一段關系中,你最最最想獲得的是什麼,誰能滿足你這個需求,你不妨搏一搏。

以上。